昆仑明月

自由寫作者 | 冥想者 | 入門茶人

己亥已立冬,文笔忆初春

發布於

执笔之时乃 己亥年,乙亥月,辛亥日,己亥时。

此时此刻分享一篇写于初春之时的文章。

————————我是时光机器————————————

今天,是己亥年,丁卯月,春分,二月的月圆之日,是己亥年的花朝节——百花的生日,也是大乘佛教中认为佛陀入灭的日子。

 

己亥 | 南方之行

十分的荣幸,可以在春节后和朋友到中国南边的一些国家(印度,柬埔寨,泰国)去出行考察。这样的旅程可能是我没有想过的。也着实给我一次难得的成长和锻炼机会。或许,人有时候在被欲望牵引的时候而不自知,殊不知自己已经偏离了自我的轨道。有时候,真的要觉知自己,或者问自己一句“你是谁”、“你究竟在做什么”。(也因此实地了解了”一带一路“)

 

己亥 | 春分

祖国的春分,或许就是南半球的秋分吧?

安静的墨尔本,总是容易在深夜醒来。刚从热闹的祖国大陆回来,总还是需要几天来适应。春分,白昼与黑夜在今天又一次达到了彼此的平衡,这种感觉仿佛昭示着新的开始。家父刚才的微信语音也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今天太阳直射在了北回归线……而且今天月亮很圆…”其实我还没来得及纠正……应该是赤道吧…

 

己亥 | 花朝节

既然是百花的生日,自然少不了关于花的记忆。96年初到北京时,我和父亲走在北京的街头。他看到有人卖地图,他上去就买了一份。同行的一位叔叔说,你不是有地图吗?老爸指着地图封面的花坛摆设说:”其实我要的是这副图”。印象中,那张地图封面是天安门国庆期间鲜花摆放的照片。

或许也是受家里的影响,父母对于植物总是情有独钟,而我也总觉得 植物是一种神圣的存在。特别少年时期,受到姥姥和宫崎骏的动画影响,认为一切皆有灵性的存在,,山川草木皆如此。花朝节这样的节日,自然也会关注一些。还记得曾经听过一个人讲过一句话:“男人爱花,不色也渣。”当时还觉得挺刺耳…反正我不是这样。


己亥 | 涅槃日

佛陀涅槃日,确切的说是佛陀肉身入灭的日子,在北传佛教地区,是定为了今天。当年,佛陀因食用了一户村民供养的蘑菇饭。而谁知,这蘑菇是有毒性的。佛陀因此患上了胃绞痛,不久后便离开这个世界。我仿佛听到了有人在问我:他既然是这么伟大的佛陀,怎么还能犯这样的小错误呢?还记得《故道白云》中所讲,佛陀在此之前便了知自己将不久于世。

 

或许每个人都渴望被解读,自己通过一些知识,可以做一些粗浅的解读,可以了解人内心深处渴望被理解的一面,特别是那些羞于表达的朋友。这样时间久了,其实自己的内心也是会有渴望被解读的想法。因此,自己会常常被忽略了这一点。所以对于一下子能够戳中自己内心想的人,也会显得格外珍惜。这就是难得的缘分吧。但这也是不应该执着的事情。

 

假期四个月的时间,三个多月的时间都是在到处跑。一个假期,跟父母春节期间的陪伴成为了一种奢望。还是感谢父母的支持。跑来跑去的日子,见到了不同的人,见到了不同的光景与人文,这是一种难得的经历吧。也许是这样的经历,让自己明白了自己所追求的,所要的是什么。

回到了澳洲,有的朋友毕业离开了,甚至没有来得及道一声离别。所以说,成长总是不经意的给你一点伤痛和快乐。既然回到了澳洲,那么就好好努力的开始新的学年咯!(此时此刻的当下,我即将毕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