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哥

走了太远,忘了从哪出发,也不确定终点。

流放:第六十七章

(edited)

从深圳机场出来,旅行社大巴停在了深行办公大楼前,东南北帮着大家把行李全部搬下来,最后拎起自己和许美慧的行李和同事们告别。

“我还是自己回去吧。”许美慧说。

“顺路的。”东南北说。

“我搬家了。”许美慧说,“深大。他调过来了。”

东南北怔了一下说:“那我送你到校门口,深大很远的。”说完径直往车边走,许美慧匆忙和同事打过招呼跟着东南北走去。

一路上东南北默默开着车,许美慧双臂抱在胸前望着车外若有所思。

车子从深圳大学西门进去后又开了一段,在一排小洋楼前面停下,东南北下了车,取下行李等在车边递给了许美慧。

“好好休息。”东南北看着许美慧接过行李的手说,“祝主任新春快乐!”

说完钻进车里掉头开出了校园,回到家里直接卧倒在沙发上。

醒来后打开呼机看到堂哥传呼,东南北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熊猫,我跟你说,你那笔钱放出去了。现在是收到了四十八万利息,本金他输光了没钱还,他名下有套丽景花园独栋别墅怎么都值个二百多万,还带精装修的,就看你是要房还是我把房子卖了给你现金?”

“嗯……要房子吧,还能住,钱没啥用,我正准备把妈接过来住一段时间。”东南北说,“问题是他房子手续全不?能不能正式过到我名下?”

“那是必须的,他写个委托,我直接找发展商重新出个合同,算新购就行。我认识发展商大老板,房子有问题过不了户咱肯定不能要。”堂哥说,“那就这么定,你给我个银行账号,我把利息打给你。”

“利息你留着周转吧,我听光仔说你车行和修理厂现金一直紧张。”东南北说,“要房子我已经赚了,我那些钱哪买得起别墅?”

“我能花你钱吗?利息我继续给你放出去吧。”堂哥说。

第二天一下班东南北就把身份证复印件送给了光仔,转了一圈没看到兰姐,绕到旧货市场买了一捆编织袋就直接回家了。到家后东南北开始收拾东西,拿着考研的书想了很久装到了一个塑料袋里扔在了茶几底下。坐在朱珠的床上看着古琴想了想,打开琴套,调好音弹了一曲《酒狂》。

    

过了不到一周,东南北接到堂哥电话,让他带一万元现金去丽景花园物业管理处办理入住手续。东南北赶到后和物业人员一起走到别墅门口,发现别墅靠近社区的一边,总共有三层,正门的右侧是一面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四周加起来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院子,铺着密实的草坪,院门前至少可以停三辆汽车。

室内空空如也,九成新的装修,实木地板、吊灯,到处是镶着金边的浮雕线条,东南北微微皱了下眉头。地上一片狼藉,都是印着杂乱脚印的各种纸片、包装盒、枯干的植物叶子。

物业人员抄完水表、电表后离开,东南北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后回到物业管理处,把钥匙交给前台,让她帮忙找两个保洁彻底打扫一下,多余的东西全部清理走,最后喷一遍消毒水。

周六下午,东南北开车拉着朱珠和多多跟着搬家公司的车一起到了别墅门口,朱珠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别墅瞪大了眼睛说:“哇塞!这是你的新家?太豪了吧?一个月多少租金?”

东南北笑笑打开了车门,放倒驾驶座,多多一下子窜了出来在草地上欢快地跳跃着。等了一会儿,东南北拉着朱珠的手臂说:“走,我带你看看你的工作室和卧室。”多多在门口到处嗅了一下,迅速跟着两个人一起进了大门。

从客厅开始,东南北边走边说:“我是这样计划的。一楼客厅呢尽可能少放东西,咱客厅那套东西放在一个角落就行,其他地方就当咱俩的画室。里面那个大房间是你的缝纫铺。”

“二楼呢,男女生宿舍正对门,再留一间给你的合伙人或闺蜜临时过来住,我妈住在靠近洗手间这间。因为你不常在这里过夜,所以我住有独立洗手间的卧室,你来了让给你。”

“三楼呢,我不想住人,我觉得你应该把你的香水工作室开起来,弄出些产品在店里卖。也是我们的琴房和书房,有香气的琴房,你调香没灵感时就弹弹琴、看看书。琴棋书画,我们挑几幅不给外人看的画挂在墙上,再弄一付国际象棋,我教你下。”

朱珠面色慢慢沉了下来低着头说:“我可分担不起房租,我只能要缝纫铺,我把自己的床也放在里面,刚好一楼还有卫生间。”

“那干嘛?”东南北扳过朱珠肩膀看着她说,“我是大房东,免你租金九十九年。再说你照顾多多、包揽家务,人工肯定超过一半租金了。就这么定。”

朱珠扭头打开门走到露台,东南北跟在朱珠身后说:“这个露台呢给多多,足够它撒欢的。”

“太好了!”朱珠笑着说,“但是它小别墅的屋顶你要罩上防水东西。”

“当然,等空下来,我整个罩个玻璃盖,我们躲在里面听雨。”东南北说,“如果你满意这样的安排就赶紧让他们把东西都搬到位。”

“我就是觉得你太亏了。”朱珠想了下说,“对了,我还可以做饭给你吃,我来买菜。嗯……你读研时我还可以帮你看家,我把院子种上花。”

“不读研了。”东南北说。

“为什么?”朱珠盯着东南北说,“你不是骗我吧?还没出成绩吧?”

“再说吧。”东南北说,“反正你不喜欢我读研,我知道的。”

“但我支持你做你喜欢的事情呀!”朱珠说。

搬家工人离开后,东南北把电视、音响都装好,找出一张萨克斯风CD播放着。朱珠把厨房的东西都拆开放好,又把床铺好,卫浴用品放在洗手间。两人一直忙到天黑才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歇息。东南北看着地上的一堆画说:“师姐,我有个想法,咱俩办个画展吧?也算是庆祝我们乔迁之喜。”

“好啊!好啊!”朱珠拍着手说,“还可以在院子里烧烤。”

“不过我们的画都没有名字,感觉不像正式作品,要真办画展我们得挑一些精品起好名字、编好故事,另外再画几张大幅的作品压场。”东南北说,“不装裱问题不大,直接挂在墙上就行。”

“嗯,我得和古丽商量下。”朱珠说,“其实我们现在不用盯在店里,但是我们觉得还是常去看看好,所以我们俩是轮流值班的。”

“哦,对了,我给你们带了礼物,一直忙,没抽出空给你们。”东南北说着站起来拿出两盒燕窝和一个布袋,“你带给古丽一盒燕窝,这是给你的。”

“什么?”朱珠接过布袋晃了晃说,“我猜猜,精油?太爱了!”

“你怎么这么聪明?”东南北说,“哦,我忘了你是缉毒犬。”

朱珠侧过身盘着腿打开袋子把里面东西都倒在沙发上,一个一个小瓶子拿起来,研究着上面的英语标签。

“橙花、茉莉、玫瑰……这个是什么?”朱珠说着递给东南北一个小瓶子。

“这个不认识,薰衣草?”东南北说,“你要是开始调香就得好好学英语了。”

“这个是麝香!不看英语我都知道。”朱珠又拿起一个小瓶子嗅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把泰国有的香料全部买回来了?”

“就差调料了,迷迭香、罗勒叶什么的,不过我以后去波斯给你带回来。”东南北说。

“波斯是哪里?”朱珠说。

“伊朗。”东南北说。

朱珠把玩着小瓶子不住地点头,忽然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东南北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还是你对所有女孩子都好?”

“你说呢?”东南北看着朱珠笑着说,“我的生活对你是透明的。”

“你可以做香囊。”东南北盘起腿拿过一个瓶子嗅了下说。

“我做过,我淘过一些绣片,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带子,最好便于悬挂。”朱珠说。

“还可以用来泡木头做耳环,一晃头就能闻到香气。”东南北说,“咦?我怎么闻不到你身上原来那种香味了呢?”

“我换了,好闻不?”朱珠说着侧过脸对着东南北说。

“闻哪里?”东南北说。

朱珠撩起卷发露出耳朵,东南北凑过去闭着眼睛认真地嗅着。

“别太近了,痒。”朱珠躲闪着说,“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嗯,像上次那种松香味,但又不一样,很特别,好闻。”东南北说。

“大西洋雪松。”朱珠说着从背囊里掏出一个比唇膏小一圈的玻璃瓶递给东南北,“送给你,缓解焦虑。”

“你感觉我焦虑吗?”东南北接过瓶子说。

“对了,你告诉我为什么放弃读研?你准备了那么久,放弃了多可惜。”朱珠说,“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你这个决定。”

“不是放弃,是我错过了考试,所以说是天意。”东南北说着站了起来,“我准备去菜市场逛一圈,你去不?”

“我想和你一起,但我也想好好看看我的香阁,还不想把多多一个人留在新家。”朱珠仰着头说。

“又没人抢你的香阁,多多正好可以帮你看着。走,先去熏点人间烟火。”东南北拉着朱珠手臂说,“看来我们需要个大冰箱了。”

“等下,我给多多放点水。”朱珠说着站起来跑上了楼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流放:第六十六章

流放:第六十八章

流放:长篇小说《边界》三部曲Ⅰ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