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

目前是一個獸醫助理,夢想是明年到紐西蘭打工換宿。 迷戀子彈筆記、Notion、最近正在嘗試卡片盒筆記。 喜歡咖啡、獨立音樂、書跟旅行, 都在裡面找尋自己。 ECHO這個名字來自我最喜歡的作家三毛, 欣賞她內心脆弱仍勇於流浪, 用盡全力去愛去感受這個世界的模樣。

老王樂隊︱細碎到轉瞬即忘的日常,卻成了回不去的過往——安九

原來安九,是我再次回到那片灰色的沙灘。隨海浪拍打而去,我們留下的足跡,再也沒有一點存在的證據。

  據說能夠讓人記得的回憶,通常是因為那段時光裡給人的感受,而不是事件本身。

  如果歌曲能夠用顏色呈現,大部分能夠讓自己印象深刻的,我想也都是帶著自己喜歡或者異常絢麗的色彩吧。無論是快樂、憤怒、無力、悲傷、幸福,通常都帶有明確的形容與樣貌。

  而聽到安九時,在腦海裡總有無限畫面不斷交錯撥放著。但那究竟是什麼顏色,又該用哪種形容詞來說明,一時間卻難以言喻。


  畫面是離開海岸的傍晚,在火車上分享著耳機的我們。畫面是開著車到了忘憂谷,一遍又一遍和你分享音樂祭的我和靜靜聆聽著的你。畫面是我寧願喝著你沖的已經冷了的咖啡,我仍不自覺地喜歡著,仍然喝得忘我,你糗我說外面買的那杯還要你喝掉的樣子。

  畫面是,在那些平凡到再也不能更平凡的午後,細碎到可能轉瞬即忘的日常。只是那些原以為能夠就這樣一直下去的,在後面卻劃上了休止符。

  偏偏總是在分別前,我們都聽著安九。


  在快樂與悲傷,都寫在我們的臉上的那些時代裡,我們不需要去隱藏我們的情緒。

  在快樂與悲傷,都寫在我們的臉上的那些時代裡,我們不需要去隱藏我們的情緒。

  在快樂與悲傷,都寫在我們的臉上的那些時代裡,我們不需要去隱藏我們的情緒。


  副歌的部分不斷重複著我們那時的快樂,轉瞬即逝的。

  明明我們都那樣嚮往的呀,怎麼就這麼不見了。

  原來安九,是我再次回到那片灰色的沙灘。

  隨海浪拍打而去,我們留下的足跡,再也沒有一點存在的證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荷爾蒙少年|ㄎㄧㄤ到被秒圈粉,好想當大姐姐——珊珊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