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deng

Citizen Yideng

乞讨

發布於

拼接的,灰暗的颜色,比如乘车。当我们到达时我看见一位我熟知的女子,她正向我们鞠躬,记忆里她明明没有父亲,但她的父亲却躺在地上。车停靠在尸体旁,我只好从另一个方向下车。跪拜,然后逃亡。

公路没有尽头,人们排着队前行,是诡异的祭天活动。有暗淡的彩旗,花的粉红被绿叶遮盖,人脸上的妆容是这样,我颤抖着穿过他们,脑袋掉下了桥,山谷里只能有小溪,从上而下,跌跌撞撞…

忘记如何到达海边,像醒来看见明亮的光。海水清澈得能看见海底的人,他们一动不动,赤裸着身体,一半埋进沙里,一半明晃晃的躺着。总共六个人,我对我见到这景象感到惊讶,想拿手机拍下,镜头里却怎么也无法全部容下他们,镜头总是在游戏般变形。

哦他们不是沉在海底的尸体,他们只是在练习憋气。吓人的把戏,喧闹的戏剧。镜头里,忽然出现一个男人撅着屁股被另一个男人玩弄,令我震惊,这惊世骇俗之境,我要留在梦里。之后,他向我走来,原来他是乞丐,他是卖身的,因被人欺骗了五万块钱,生活中不再买得到糖吃。他要找到那个骗他五万块的人,用这一生的时间。

他向我们问一个名字,那个名字我很熟悉,我对朋友愚蠢的暗示:不要轻易说出,但他说出了。我只好告诉那乞丐:“这是一个被父亲陷害的儿子”。

清明节,大雨,浇灭了一整个山头的红蜡烛。那是他父亲去年插在那儿的,用于制造仪式感,供人观赏,说至少能因此赚五万块钱。但大雨持续不断,我们躲在一个亭子里吃饭,等雨停。

垂掉的白炽灯,缓缓照进这小商店里每一个角落,照在五颜六色的包装袋上。我们簇拥着,玩一个有奖游戏。我和他都输了,他输了五万块,我输掉了父亲,被安排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街上是坑坑洼洼的道路,和穿行的大货车,漫天灰尘。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这里离家很近。

我和他都渴望,砍掉自己的脑袋,让脑袋随着溪流,从山上滚到山下,浏览一生的风景,触碰整个世界的石头。

4.1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