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嘿潶

發白日夢者。 想做的事情太多,奈何能力太低。 做不了學問,但願能追求一下雅俗共賞的脫節者。 試著花5-10年完成一件事情。

The Father——交錯的時空

到目前為止,我們不知道dementia患者的生活到底是怎麼樣的,也不會有人知道,因此存在了想像的空間;而以前類似的電影多數都是站在carer的角度和經歷來思考照顧問題;這套電影則是在虛構了有點兒說服力的dementia患者的經歷。


電影講述的是一開始Father自認為可以self-care到最後忘記了自己是誰的過程。作為一個觀眾,我旁觀了Father對於女兒的婚姻狀態、女兒伴侶、女兒的模樣、小女兒的事故……等失去清楚的認識和記憶,即Father根本不清楚到底什麼是“我們”認為的現實。所以,儘管他和女兒生處在同一個時空,他們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當下的狀態和經歷,無法形成對話。



這套電影給我最大的感受是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和交錯。


不論Father停留在哪一個居住地(自己的家、女兒的家還是nursing home),他都會潛意識地尋找他的手錶。

手錶記錄的是客觀且單線連貫的時間,而Father實際體驗的則是由多個片段重疊且混淆的時間。這種衝突引發“時間是什麼”的問題。

時間並非我們一貫以為的獨立的存在,最典型的是我做劇烈運動時總覺得時間過得太慢了。而電影提出的是:時間是否理所當然的單向進行?如果Father對時間的認識是“扭曲”的,那麼Father不停尋找手錶意味著什麼?


故事cover了三個主要的居住地,即Father家、女兒的家和nursing home;但無論哪一個空間,室內的擺設和設計都異常地相似(可能是我自己觀察不夠細緻)——走廊兩邊的畫作和房間一邊是窗戶等,令我都無法清楚究竟Father現在在哪裡。Father最初堅持住在自己的家,到錯認女兒的家成自己的,到最後被送到老人院。他自己主觀體驗已經無法分清楚這些空間有什麼不同了;只有三人合照(Father、大女兒和小女兒)依然佇立在他的床邊。


不管是在時間還是空間的維度,我感受到的是Father“想要掌握”和實際上“無法掌握”的巨大反差。



另一個小片段:電影中Father和Carer的對話——Father幽默但嚴厲地指責carer不要用對待小朋友的語氣來和他進行對話——與我前一段時間思考有點類似。當患者失去表面的認知能力時,照顧者視其為“老小孩”,用包容和對待無知小童的態度是否合適?



最後Father以樹葉來比喻自己的生命。There is no leaves。導演甚至細節到最後一shot從father依靠在care 人肩上無助哭泣拉到窗外茂盛樹葉時,還拍到樹葉圖案的窗簾。除了樹葉以外,我認為電影中還有數個比喻Father 狀態的片段:1.水龍頭的水滴從頻密到稀疏和2.光從明到暗。而不管是樹葉、水還是光都是大自然的產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