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祁

馬特市新手。ig帳號同名,沒盜文嘿。 雖然下雨天很煩,但還是很喜歡下雨天的北漂台大生。 讀小五的時候因為喜歡的男孩不喜歡自己所以開始創作,寫到現在,打算寫一輩子。 在某本言情上看過一句話,「這世界上所有人都註定蠅營狗苟的活一輩子,可是每個苟且的偏旁,都應該是讓自己來寫的。」 深以為此話說的對極了。

致那個喜歡彈吉他的男孩

前陣子感覺情緒不斷膨脹,像爆不破的氣球,某晚在宿舍聽歌時,窗外的機車就咻的一聲把它刺破了。
11.07.2021
放棄修改稿子的聲明:(原本發在IG上怕被人認出來所以欲蓋彌彰)

我在想,一個好的作家應該要歡迎所有人對號入座吧,就算是真的,或著假的,或著其實是別人的故事,或著是我的現在進行式,或者是真假虛實交錯,都一樣。
所以說,如有雷同,那就雷同。

另外,此文原名<半夜聽歌聽到情緒爆炸於是乾脆停下來寫文章>。

*以下正文*

午夜12點的機車們總是喜歡用他們尖銳的破風聲碎裂宿舍的窗,從耳機旁邊呼嘯而過。

五月天的<而我知道>和棉花糖的<東京下雨了>有個共通點是都很溫柔,像是床,所以也許只有這樣的車馬聲,能把一個睡在情緒裡的人從現實裡喊出來,提醒她渴望接近的人在離她很遠的地方。


一開始,上大學以後的生活和她想的一直以來都不一樣,所有的時空都只屬於自己。

像是待在一個可移動的空氣格子裡,不斷在移動著尋找每分每秒屬於自己的空位,有時候找到了就會成為一個飯局,或是課程,或是只是純粹的聊天。

她把自己放在那一團空氣之中,去練習如何成為人群中的一個完整的人。

她把自己保護得很好很好。


想談戀愛的浪漫情懷隨著作業來來去去,似乎已成為一個渺不可及的回憶,即使在騎著腳踏車穿過圖書館前的大道時,還是會覺得微風和今天的天空很搭,但也只有在那時候腳步才慢了一點點。

她偶爾還是會飄飄忽忽地想起z,或著應該稱他為學長(她總是害怕稱呼那個所謂暈船對象的名字)。像是微風吹過的時候會想到:「大學那麼大,我們有可能會在路上遇見嗎?」,然後下腳踏車以後,又落回了地上,腳踏實地提醒她應該更加腳踏實地。

解一個不確定性太高的未知謎團需要時間揮霍,然而身邊的人總是在說,「選了頂大就不能再選擇更多的時間」。

沒有時間,她總是沒有時間。


沒有時間是另一個令人焦慮的議題,就在這個議題之下,一個活動之中,她毫無準備的下了船,上了另一艘距離目的地更遠的船。

如果說男孩在課上的表演只從忙碌的她手裡換走了一些她能給任何人的拍手和喝采,飯桌上的笑聲和口罩之下的半張臉,便勾走了她越來越多的小眼神,ig上男孩寫過的情緒和文章則讓她把宇宙中心那個消散的不成樣的學長換成了他。

上天終於賜給我一個完美契合所求的答案了啊,她想。


像上大學以來一直空轉的機器有了軸心,她從一個人的狀態裡回到開口閉口都是某個人的日常生活狀態,彷彿這樣重複訴說著自己的喜歡就能改變她和男孩遙遠的距離似的。

荒謬的可笑,但她的又從確莫名其妙的單戀裡再次得到她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聽著文章裡的歌,看著曾經的男孩寫著有多麼多麼喜歡另一個女孩子,她的羨慕在音樂聲裡滾滾發燙,從胸口咕嚕嚕的冒上眼眶,一種渴求著的情緒幾乎要衝散了包覆著、保護著她已久的空氣。

她想和他談一談文章裡的故事。那些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之於家國,之於夢,之於那些淚水和文學,之於國三那年看哭她的與妻訣別書。

她想和老天給她的,這個人群裡萬里挑一的,或許是上輩子走散的,能夠弭補她一直以來的空洞的人類,好好地聊一聊,最好還能聊著聊著成為他筆下另一段現在式的美好愛情。


沒有時間已經成為了不重要的理由。

她偷偷的把男孩放進了自己為數不多的的摯友圈,希望他能夠每天都能夠先看到自己的生活,即使那些照片興許只能成為男孩每天八萬六千四百秒裡的三秒,她照樣樂此不疲。

她偷換了洗澡時思考的作業清單,開始無聊的臆測她心目中完美的男孩會喜歡什麼樣的女孩,計畫要怎麼把限動的文字偷渡一些暗示的言詞,甚至是什麼時候要去拜月老,求一個能夠和他說上話的機會。

她終於又有了動力克服那些以前叫做餓的藉口,只不過是為了在不知道何時會出現的機會上,有足夠的自信去和他說一句「哈囉」。

她終於又開始寫文章,練習不成為才盡的江郎,練習從他的下顎線,從喉嚨裡發出的愉悅低沉的笑聲,和被白色球褲包住的好看的腿上,提煉一點ecstasy來用,然後成就今天這一篇。


兩點了,窗外的機車聲還是重複著撕開夜晚的安靜,但耳機的音樂早就停了,可是喜歡做夢的人在鍵盤上又睡著了。

我知道他遠在離我十幾站的地方睡著或醒著,所以我也在離他十幾站的地方用文字試著蓋一座橋,把我的夢送到一個有他的地方。


P.s.好懷念這隻吉他哦,自己去3D列印的成品,當年送給一個高一參加營隊遇見的小帥哥,最後感覺有點小浪費我花了一個星期中午建的模,幸好我多印了一隻,希望沒有不見。

後記(算是前情提要吧):中友會迎新,偶遇自己人生中第一個可以被稱之為理想型的男孩,會音樂會打球成績好長的完全符合我內心的帥哥身高也剛好。
於是我終於明白理想型的定義就是可以把喜歡一個人的感情變成一張列點的清單,一點一點的解釋給其他人聽他有多優秀多值得我飛蛾撲火或是一廂情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