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昼

何夜無月 何處無竹柏 但少閒人如吾兩人者耳

【2020Matters年度問卷】2020 Hope Matters

1.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當然是疫情。本來已經計劃好回國,年初國內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正打算趁著還在歐洲出門玩玩,結果就是每天在馬爾他早上醒來晚上睡前花若干小時刷微博轉發武漢的求救信息。當時還不是室友的男票還說要去中國出差,我氣得不行覺得無法與之理論。問路時遇到老爺爺問我從哪兒來,我說我是中國人,他提到中國的情況,為了讓他放心我說我已經沒回中國很久了。在離開馬爾他前我還去藥店問了下口罩價格(因為當時很多中國遊客多的歐洲國家口罩已經開始緊缺),不貴,但我也沒買。後來因為想著國內疫情嚴重先不回國,結果到現在已經在芬蘭呆了十個月有餘,跟異地五年多的男票做了室友,成為一個沒有收入的博士生,回國仍然遙遙無期。

2. 2020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

      看去年年底的日記,我寫19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不順的一年。今年年底再回頭看看的話,如果說19年我在個人職業發展上是停滯不前,不曉得今年算不算還倒退了。作為一個月摩羯(這個標籤可以用來含糊概括我的成長背景及人生側重點),我在今年三八節的時候又非常沮喪。因為當所有人都在說女人可以怎樣怎樣應該怎樣怎樣的時候,我還是沒能做到怎樣怎樣。

     在非常困難的時候我遇到了佛法。先是社交媒體上非常信任的人開始介紹,然後又因為偶然的際遇看到了很有幫助的實修經驗。於是開始打坐,後來又逐漸開始聽聞佛法老師的開示。跟其他主流宗教側重與神的聯結不同的一點是,在一開始入門的時候我只是從實修入手,每天固定留出時間跟自己的身心相處,已經得到了很大的幫助。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之後,我的情緒波動沒有之前那麼大了,跟室友相處變得更容易。打坐一段時間後開始更多地聽聞老師的開示,我對開示的依賴比在北歐冬天依賴魚油更甚。聖誕夜跟室友媽媽聊天,她說自己不是傳統的信教者,但在最困難的時候還是會禱告。宗教讓人在最難的時候仍然有希望。對我來說,如果無盡的黑暗裡還有什麼東西能最後托住我,那是佛法。

3. 全球疫情依然嚴峻,請記錄一件你認為值得銘記的疫情事件。

     李文亮:“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4. 2020出行受限,如何改變了你與他人/世界的關係?有沒有什麼人/事,是疫情過去你一定要去見/做的?

     七月份參加了一個網上的會,我的 profile 裡有一句,“I have enjoyed myself staying at home so far, and I know I should reflect on that”. 得益於物質條件上有人可依賴,我不需要在出門即風險的時候去打短工,而是通過電腦和網路旁聽 seminar 讀書上課。可能上網課對老師來說是種折磨,但我真的很喜歡上網課。早上九點的課八點半起床也不遲,兩門課課間只有半小時也可以迅速給自己熱點午飯,不需要在課間跟同學 small talk,而且因為同學們都在別處我連課上發言都更大膽了。之前因為懶得出門或者覺得見人很可怕很少參加 seminar,現在我可以關著攝像頭麥克風旁聽歐洲北美各高校的seminar,不喜歡也可以直接退出不必背負在會議中悄悄溜走的心理負擔。下學期我們學校仍然網上授課,我決定珍惜這個機會多選幾門課。有同學會覺得沒有辦法跟人面對面交流建立更深的連結是很大的遺憾,但對我來說可能跟人面對面交流會造成更多心理上的障礙。可能見人早晚還是要見的,但在我足夠強大之前我不想 push 自己更多了。

     非常想去的是日本。當然也只是做個遊客而已。

5. 說一件你在2020年遭遇的、難以解決的矛盾,這裡的矛盾是指:你感受到自己的信念與行為產生了衝突。

      覺得自己沒有餘力回應朋友產生連結的請求的時候該怎麼辦呢。應該把自己的需求還是別人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呢。作為「普通朋友」的「別人」和作為「親密朋友」的「別人」有區別嗎。今年因為這件事度過了很不開心的一天(或者好幾天)。

6. 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倒也不是說我之前「反對」信神,而且現在我也沒有完全確認自己是個佛教徒,但之前我始終覺得自己是唯物主義者,現在終於理解為什麼宗教對人來說如此重要了。宗教能讓人覺得不孤單,有希望。雖然上文說我覺得在無盡的黑暗裡佛法能夠托住我,但就像玩那個閉眼後倒的遊戲,相信夥伴們會用手接住妳,跟做到放鬆大腦和肌肉後躺這件事之間還有一個很大的 gap. 

7.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托室友的福我作息比之前正常許多。而且如上所述,今年下半年起我更有意識地每天裡留出時間給自己。哪怕腦袋裡萬馬奔騰,先把身體停下來。不過這個目前好像還是更多地關注自己的心所,而非直接對身體的關注。今年讀的不少東西都談到身-心二元論,也正是打坐才讓我真正去思考這個二元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自己的身體一直談不上喜歡或者討厭,而且往往是在身體不適的時候才真正意識到身體的存在。現在我正在經期,意識到我其實每次來月經的感受都不一樣,有時候可以輕鬆愉快地接受「我來月經了」,有時候則需要更多時間接受自己有月經這件事。

     希望明年哪怕在家也可以多鍛鍊一下。更多出門見風見太陽。

8. 經過2020年,你內心是否有找到一個關於自己,不可停止之事嗎?

     修行。更具體一點來說,我希望能早日做到「不需要別人喜歡我」。

9. 請與我們分享你在 2020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生日當天讀完了 My Dark Vanessa. 在年末看了 The Morning Show. 

     不是沒有想過如果自己十八歲的時候看到這樣的作品會對自己有什麼樣的影響。年長男性與年輕女性之間的浪漫愛對於觀眾/參與者而言之所以浪漫,背後 structure 和 agency 到底如何交織?

10. 最後,能否請你用一張照片代表你的 2020 年。

      一處沒人去的馬爾他古蹟,有深深的大概是古代留下的車轍印。在天黑前匆匆趕過去,一路上都沒遇到人,靠著門口指示牌找到這兒,逗留片刻。站在那兒往下看,感覺看到了《櫻桃的滋味》裡的伊朗市景(?)。之後返回公交車站,有幸等了一會兒就來了車,不然要在夜色再等一個小時。後來發現可能並不是想要去的那處古蹟,因為車轍印好像比我在博物館紀錄片裡看到的窄。

     在這次出行之前,離上次一個人走路看景好像很久了。也並不知道下次是什麼時候。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失掉勇氣。至於意義,其實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敘事。

11. 請填空:2020,hope matter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20 Matters | 11個問題,記錄你的2020 (超難寫的Matters年度問卷又來了!)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