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自在魚

Senior sociology student at CUHK | Cantonese

從外賣午餐想起

發布於

疫情伍宜孫餐廳營運不下去關閉=》今天中午叫了聯合外賣=》想到自己居然懶得走去逸夫/和聲買飯,因為飯菜不夠吸引而有相對更吸引(菜式、外賣便利…)的其他選擇=》想到高中怎麼會想這麼多,一下課就百米衝刺去食堂打飯,立刻回課室邊吃邊學

=》想到現在高中飯堂改善很多,又引進「官方正式外賣」,N(高三政治老師,現在是副校長)功不可沒=》又想到N為了學校,上知道怎麼和領導、政府、學校集團等利益相關方打好關係(他很會說話,也有他「經常」要參加飯局喝酒的印象,可能因為他的身型,而且他無論在我高三時還是在我20年獨自回學校看老師他都很忙,應該有很多人求他辦事,他要處理很多人情…),下知道怎麼體貼學生讓學校更好(組織校內的耕作、改善食堂、積極傾聽收集學生意見,盡量關注每一個學生(當年我的感情他在幾年後還提起),給學習進度/興趣不同的學生提供不同的未來發展機會…),總之就是人情練達、上通下達、通透,但一定很辛苦,好像身體也不太好

=》大學第二年左右我不太喜歡我的高中,覺得它太過功利和勢利,說著全人教育實際還是成績至上,為了學校發展掩蓋學生跳樓等問題,很「紅」,所以看到港澳校友會各種免費吃吃喝喝、前輩導師計劃、抗疫物資也不想參加(還組織校友會中青代成員去給民建聯搞街站…)

=》但是,但是,大概這就是不同世代和光景培養和成就不同的人吧=》我還想到了《白色巨塔》,想到小T關於他父親的分享…

=》個人之善和惡,體制institution之好和壞,個人和體制的關係…這些可能是無論從個人還是人類社會上都值得不斷探索、反思、批判的事,但把對體制的反思和改變的責任或要求加在不同人身上,還根據自己的內心標準畫下一條線,總歸是不合適的,總不會每個人都用一種思路活著吧

=》更何況,N教出了我,教出了形形色色的學生,這也是為世界增加豐富性的好事吧=》如果不好,我又能怎樣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