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自在魚

Senior sociology student at CUHK | Cantonese

小记有趣跨文化视频闲聊-20210519

發布於

昨晚與Joe視頻聊天,就是19年美國交換期間一起過感恩節的那家人的小兒子。起因是他媽媽在Facebook發了他本科畢業的照片,我在IG祝賀他,順便約他視頻catch up近況。

我覺得我和他聊得挺好的!他很聰明,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也頗體貼。這讓我又想起當時在他家過感恩節,我一開始assume他這種中產男孩會有點自私,或者不一定很有主見,好像當時這個刻板印象就被打破了。但隨著時間過去,那幾天對印象的刷新又沖淡了吧,所以這次和他聊天重新感受到他的高智商和高情商,是很讓人舒適快樂的。

在日記資料夾找到了當時寫的一些東西。嗯……我當時的狀態還是比較rigid的,每天嚴格限定自己做A,B或C的時間,聽高中起床曲的音樂夾自我鼓舞……現在無論是階段還是心態都改變很大了。我可能更加找到了除了外在嚴苛時間和生活安排標準以外讓自己感到安定和充實的東西,比如閱讀,以及舒適穩定的親密關係。從而我的心態也平和、積極了很多,我更愛和尊重自己,也更熱愛和尊重生活。

我們首先聊了我的工作,然後聊了Joe的研究和工作:他讀生物醫學工程,做了一個和新冠病毒相關的專案,拯救了很多人。因為他在本科最後一年就開始讀研究生的課程,所以他研究生一年就可以畢業(別人要兩年)。剛查了他讀的專業在他的學校是非常強的,Joe在自己追求的方向上真是太棒了!當然,也少不了家庭的培育和支持。

接著聊到了疫情,說起美國的情況,Joe神情變得很嚴肅,他說儘管現在情況變好,但政府一開始基本沒什麼作為(表述態度謹慎),封城時很多人沒有食物,很多人在疫情中喪生,無法和親人相見。他在疫情剛嚴重時是在北卡的家和父母在一起,這讓他感到心安。但他加拿大的哥哥已經兩年沒有回家了,而且加拿大疫情控制和疫苗接種推廣都沒那麼好,Joe說好像是美國預定太多疫苗(加拿大沒有了…)他說他媽媽作為志願者,20年8月就接種了疫苗,他自己則是21年1月時因為做研究要進出醫院也接種了,他說他家人都很好,包括他爸爸在英國的家人。我說了國內的疫情防控、疫苗安排、我家情況和我的感受。

順著話題說到他的姨公和姨婆——聯繫我和Joe的「中間人」。我是因首先在自己的大學搭訕認識善良熱情的斜杠教授Mark,從而被介紹認識Mark在美國我交換城市的老友David,再被David和他妻子Sue帶到他們在當地的親戚家一起過感恩節,所以才認識這家人的小兒子Joe的。我告訴Joe我和Sue有保持通信,Sue總是和我更新我在美國認識的所有她的親戚的近況,也包括Joe的。我們都覺得這很有意思。

接著聊到人生方向,他說他很確定要繼續做生物醫藥工程(biomedical engineering)了(好像19年我在美國交換時他還沒那麼堅定的,現在越來越堅定和喜愛自己做的東西,很棒惹),然後因為疫情在學校做研究云云,還得到了兩個輔修:生理學(physiology)和科技管理(management of technology)。我說我未來方向還不確定呢,我明確對社科感興趣,但具體做什麼我還不清楚,他說他完全明白,即使自己很幸運找到了自己很喜歡的方向,卻也很理解我現在的感受。我補充我很喜歡自己現在的工作,因為可以通過訪談或問卷的方式接觸到很多和我背景不一樣的人,而工作之餘我可以看喜歡的書。

然後我們聊了未來希望的生活狀態和地區,我說我想畢業先工作一段時間,等疫情過去,再去其他地方(不同國家或城市)生活,在還不知道呢~他說他想申請澳洲的工作,因為他在澳洲交換時非常喜愛那裡的人文、風景、生活方式、食物等。我邀請他來中國,會treat him a big meal,他說到他在澳洲認識的來自北京和香港的朋友,也想請他吃飯。我說有朋自遠方來,中國人都喜歡treat them with a big meal。

我再分享了最近的閱讀給我的啟發:就是你在理解世界的時候,不要刻意模糊或者隔絕自己,而是從自己出發,首先自問自己的背景和身份是什麼,再問自己和這個具體的事件、話題、歷史等的關係是什麼,把自己這個角色融入到對事件的理解中。Joe說我說得很好!

最後我們還互相分享了視頻螢幕外的景色,他在明尼蘇達大學雙城分校的合租公寓裡,牆上有他喜歡的裝飾:好像是從研究中心帶回來的標示牌,真挺cool的,房間裡還有3D列印設備、電腦桌和大顯示幕等等,窗外是綠葉掩映下的街道,對面是大概三四層高的小樓,應該和他所在的這棟差不多。我也給他展示了窗外對面30多層高的社區樓,形容說我們就像在一個個洞裡的螞蟻,然後鏡頭掠過我亂糟糟的房間,有點抱歉地說我的房間太簡陋隨意了,Joe說我的房間和他之前在澳洲住的學生宿舍有點像,形容道:kind of interesting. 哈哈!他說他待會要去買一輛新的自行車之後用來workout,因為他的自行車之前被偷了,父母為了慶祝他畢業就用他們的錢讓他去買一輛新的。但他說不打算買太好的,不然就又被偷啦~由此我們又聊了聊共用單車。

對話在「隨時可以繼續聊天哦~」中結束。

回憶一遍,這個視頻通話真的非常有趣,就是在一點點外力的助推下,讓我用相對積極、歡快的眼光,跳出日常的瑣碎和即時的煩憂去看自己當下的生活。

但有些機會、經歷和感受是可遇不可求的吧,就像我因為彼此的善意認識Mark,而後認識Sue和David,最後認識Joe一家。希望有這樣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對話的機會時,自己可以多爭取和把握住。

努力用自己認可、喜歡的方式感受生活,與生活對話吧~我覺得自己最近過得比以前更開心、自在、舒適,更能找到生活、工作的平衡,更能感受到自己和生活的關係,更加感恩生活了。我覺得生活很多時候都是,浪漫的呢。

Joe父母的家
夜晚露臺上生火取暖
Joe父母家的貓貓
19年11月的Joe和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