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e

灵魂的海

發布於
以下数据来自男性灵魂的自述

歌声和气味,我漂浴在溶化月盐的奶白色的涌潮上峰,就像被割开来的云肚。梦境之海在睡夜的时候从意识们的头颅渗出,我们就开始了例行的洄游:从美好的地方走向衰败之池。

我们洄游的神学是虚无的,这会探索我们存在的意义,如果我让你们寻求到梦境所带来的痛难的话,这未免也太过苛求我们的形态了。我们的洄游正努力还原那些造梦机白日的过往,不过梦境又缺乏这些行为的意义,这让所有结伴而行的我们像是廉价的社火,在高跷的语言和舞蹈下前往星体的育场。这是一场并无意义的旅途,梦界一半的尖锐就是正因如此才稀释到每一个魂体之中,在我等诞生之初就灌给我们这样的事实:

“你是众人的梦境的影子,你是神灵的红细胞,负责运送称之为原型的养分。你的存在目的就通过旅途诠释吧,当你们真正踏入衰败之池,就有一位痛苦的人从梦中获得些什么,我们也能让你变成一颗星星。”

我们出发的时候,梦境的空中总有油污一样的彩膜,那让我想起自己的历史,因为两者含糊而富有魅力的样子就和记忆的结构非常一致,我甚至怀疑这种存在是对自身一部分的泯灭导致的变化,就像它来自于我们的旅途中错失的敏锐。

如果说我仅仅是这样的搬运工的话,事情就变得可憎起来了,那些运转良好的精神识别模式的时候总会造成一些局外的冷漠,这或是我们淌入那超现实的汤池里的细微震动,它们扰动了一个没有神情的阶梯,或许导致一位敏感的人在回笼的走廊重复行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