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e

桥接的昏冷

發布於
灵魂出之前的仪式是首先走向桥接的昏冷。

这是一所海域的歌声。曾经试探过太多陌生的情景,申请者预存的过去,在勉强存活的紫蓝色映像中用像素一般的毁灭移动到他们面前,提供伪脑之中的记忆,它们往往太过想要占据自身,于是这场唤醒恶魔般的斗争就是睡眠的意义。

 

“当一直在挫败自己的人到达这片海域就意味着你需要分离,你就得像一群些许不同的电子通过一个充满场的关口,当我们排队进入这座带有震荡感的建筑时,有些人就会产生一些不安的震荡,不过施力的发起点永远张角峥嵘,这令我们回复了身份上的自知,桥接的昏冷审时度势,提出问题。”

 

谁才有资格进入海洋?这伫立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就像带有油漆味的土,他们彼此开始审视自己作为人特殊的地方,并别有用心地强调自己的双手,并彼此尖锐的表达敌意。

 

“我怎么会敬佩那汪池子呢?手艺人的苦会淹没这些,就像海蜇没有形态的刺。我怎么呼吸?如何取舍?那长远的事情不怎么重要,把残废从手里面抓出来吧。“一个灵魂说。

 

“我们渴求到达,到达的快感让我们进入旅途,就像食草的恐龙一样,那些胃部稀疏的孔洞是一切的根源。”一个灵魂说。

 

“我们闪烁着的时候没有被战胜的可能!向那些破船致敬吧,因为他们没有必要,和这片海洋一样。“一个将死的灵魂说。

 

于是灵魂们在码头上给自己行程加冕,出行的资格从裸露的甲板里如盐般渗出,他们的妄然先于自己,贡献良好的光线——海洋噢,正是这些周期增长的红光才带来了潮汛,而带着必然与永恒的甜浆的那两具不朽体也投入到这场随机行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