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嬉隱肆

一直是這樣我的血脈裡沒有正經

《媽的多重宇宙》,裹腹糖衣的人生山丘

 (編輯過)

人對通俗娛樂——諸如聽音樂、看電影、讀小說——的興趣,是不是會隨著年紀增長而逐漸淡化?我沒做深入研究,只根據經驗猜測,不過大致上應該不會錯吧?

為何講這個呢?其實我是想推薦《媽的多重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這部電影給大家,特別是非針對通俗娛樂的消費大宗——年輕人,而是他們的上一輩;若將範圍再更緊縮一點地講,是青少年的父母,而非幼童或兒童的年輕父母,亦非成年人的大齡父母。

之所以這麼說,純粹是我對這齣電影核心的解讀,著重於青少年的父母對孩子教育方式的糾結與徘徊。這種前前後後迂迂迴迴邊走邊試的尷尬心情,非過來人難以體會。甚至華人世界的青少年父母應該更是心有戚戚焉,畢竟虎媽虎爸這類生物是華人文化特產啊。所以《媽的多重宇宙》非得要華人來拍、非得要把背景設定在華人移民家庭不可,如此才能更加放大父母放手與否的選擇困能與衝突效果。

職是之故,要玩好這麼一個老掉牙的說教式命題,那麼添加一些孔鏘元素、當成糖衣裹著,也就不令人意外了。所以那些惡搞其他電影的歡樂哏,只是考驗你電影看得夠不夠多的調味料,純為笑氣解悶用。若缺少興奮劑,本片保證愀然古板叫人昏昏欲睡。倒是那些不識酸哏者,你功課有的做了。

有人拍片喜歡把簡單東西複雜化,還算計如何暗渡陳倉而不露痕跡,這種不自然的深化感,在我看來非常刻意(我絕不是在說諾蘭)。相較之下,關繼威執導此片時刻意採用的糖化手法,換言之即「故意的刻意」,卻反收負負得正之效,更顯流暢。這是我所欣賞的。

雖然本片表面上可算是「鏘片」,但笑鬧之餘仍提供了一種解答。巧合的是,前這子我才剛讀完兩本書,分別由一對父子—— David Sheff、Nic Sheff——所撰寫的《美麗男孩》(Beautiful Boy)及《無處安放》(Tweak),以彼此第一人稱角度來敘述兩代間的巨大鴻溝。David 眼中自幼即秉性聰穎的 Nic,在他自認開明與智性的教養下,竟然墮落成為毒蟲,而且是淪落至陋巷與牢獄乃至瀕死邊緣的廢柴一枚。最叫人不忍卒睹的是,這一沉下去就是十多年的萬劫不復。當兒子一遍遍控訴著「不要再控制我的人生,就算我去死也不關你的事」,身為父親的人該怎麼辦?心不痛嗎?不痛才怪!但繼續管或不管?該放手嗎?放到何等程度?情感被慢慢侵蝕拖磨掉才是最可怕的,可似乎除了走到哀莫大於心死的最終絕境之外,別無他果。

我先讀爸爸 David 的書(此書 2018 年還被改編成同名電影,我尚未看過),繼之讀兒子 Nic 的,等於兩造說法皆見證了一回,彼此相對照更顯真實殘酷。David 就是長年掙扎於心境上的挫敗和放手與否的兩難間,而 Nic 則完完全全道出人子——特別是青少年孩子——那急欲獨立的叛逆心情。重點在於,為人父母者,你該怎麼辦?

兩書讀畢,感概萬千,為這對父子掬了一把同情淚,一如後勁裊裊升起的《媽的多重宇宙》。書與電影無縫接軌,我還真會挑選給自己重複檢討父子關係的素材... 說重複,因為我現正處於同樣的尷尬期上。就像片中存在於洪荒宇宙裡斷崖邊的母女兩顆石頭,妳跳我也跳嗎?這可不是搬演鐵達尼號情愛大戲耶,但愛的本質又有何異?誠如前述,片中有供解,稍堪聊慰。

最後,我覺得電影開始正經起來後的情節,拖太久了,讓酷勁蒸發掉,有點可惜。當一個東西變正經,通常就是結束的開始,豈不?Ted Lasso 我就是在說你啦!

今日囈語畢,來首披頭四的〈Taxman〉,以致敬片中老到讓我驚艷的 IRS 大嬸:Jamie Lee Curtis。誠所謂 death 和 tax 乃世間唯二不變之物,藉税喻命,妙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