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紙

一直是這樣我的血脈裡沒有正經

可別叫我錯看了呀,充滿雲雨濕氣的《沼澤女孩》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很少一本書還沒讀完就急著表達意見。多得是虎頭蛇尾或緩入高潮的小說,就故事還沒看完根本不宜亂表態,更別說才始閱三分之一;而這種經驗我還不少。但既非閱讀達人,就算最後表錯情也罷。只想把當下最貼符胸中的臆想給說出來,不然悶著難受,至少這也是我此時此刻的感受。馬特市應該是個適合鬼叫的所在,可包容我腦中的胡言亂語,是吧?

彷彿聞到美國東南方濕地、沼澤,天高地遠蕭瑟而僻靜的樸質生命。多年前讀過一本類似色調的成長小說《沼澤新樂園》,但這本《沼澤女孩》似乎更加灰澀貧蹇。目下我剛好讀到沼澤女孩的初吻時刻,耳中正播放著美國南方鄉村藍調女歌手 Lucinda Williams 的〈Still I Long For Your Kiss〉。不禁仰天(花板)吁嘆,我真該轉行去幹「選樂」差事呀(自以為)!

Lucinda Wiliams,不論諸君識否,她是我心中最軟的一塊(咦)。於我她就像是以萬物為芻狗的不仁卻溫暖的南方,低沈而醺醇的嗓音宛如沼澤般綿密,又似波本威士忌的香甜與辛辣。她的《Car Wheels on a Gravel Road》是我最愛的專輯之一,其中聞得到南方鮮活生機的鄉村與藍調兼容氣息,那可是沒有一天聽老過我的耳朵。讀著這本小說,反射性放了這張專輯來聽,讀和聽到一半都受不了,必須來這裡打打幾個廢字方能緩解一股山雨欲來的低氣壓情緒。盼讀者見諒廢文一篇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