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s lowlnand

Voodoo child

秋天就該聽秋天的音樂,但不是你以為的秋樂

發布於
《Autumn Leaves: The Rebellion of Tides》by Dismal Euphony

這星期台灣氣溫陡降十度,明顯迭進秋天氛圍。前日南北又分別傳出重大悲劇,低氣壓覆籠周遭友朋。我不願作悲文,只想聽悲曲,然一時間叫我想起的不是〈秋蟬〉或〈秋意上心頭〉這些很「醜奴兒」調調的歌,而是至極悲涼的 doom metal。

我曾經跳下海專賣這類唱片,當時自己聽了不少,也養出自己口味,特別偏愛揉進闇黑歌德氣息的 doom 系音樂,所以它不能是 "happy gothic"——我自己發明的詞,專指譬如 Nightwish、Within Temptation 那類找美女當主唱的 gothic 皮 power 骨的顏值掛。反之,我眼中的這款音樂必須要具備 depressive、doomy 氣氛,否則無以悲起。

這種音樂極為冷門——重金屬這年頭已是小眾,帶著黑死腔的極端金屬(extreme metal)又是其中小眾,而瀰漫沉緩滯悶風格的 doom 系更成為小眾中的小眾中的小眾。三重小眾,就知道當年我的賣壓有多龐大...

所以現在我負責聽就好。人神經起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負面音樂偶而聽之即可,但我必須恃之無恐,我需要陰陽調和才能好好過日子啊。先說,這是我聽的,沒有要「推薦」給看倌你,我也不建議你點下播放鍵;反正若有任何不適我一概不負責。


Dismal Euphony - An Autumn Leaf in the Circle of Time

暗黑音樂強國挪威的歌德黑金團,瞧這團名取得多漂亮,兩個違和單字卻不違和地貼切形容了他們的音樂。「光陰循環中的一片秋葉」,就像奧德修斯遠渡洋川,體悟滄海一粟的孤高智慧。

He drifted and saw stars, sweep across the sky
He saw suns perish
He saw visions rise from emerald darkness and lunar moonlit seas
A thousand years and then a thousand moons


Forrest of Shadows - Eternal Autumn

我心頭好的 funeral doom 名家,來自另一個北歐暗黑音樂強國瑞典。北歐秋冬晝極短而夜極長,與陰鬱相處已是日常功課。我還沒去過北歐,但也可想像入秋後人們的心境:也許毋寧秋日永恆,也不願苦熬漫漫冬夜。

Dead and silent, a golden leaf of autumn
Falling before my tearfilled eyes
This withering beauty
This eternal autumn
So silent


以秋入歌聽兩首足矣,接下來兩首曲子雖然歌名沒有秋天,卻是我心目中荒涼悲朽的代表作。這兩團都來自歐陸,Estatic Fear 是奧地利,Lacrimas Profundere 則是德國。兩首歌都是帶有闇黑 gothic 味道的黑金,但前者有笛子,後者有豎琴,這些天籟般的樂器無疑救贖,好歹叫我們枯萎的心中透進些微光亮,以越冬、期待來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