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黄埔文集-122】見習生活憶述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工科 來汝福)

民國廿七(1938)年九月一日,我們全體工校學生隊一期同學,首次繫上軍官皮帶,從零陵起程去南昌獨工三團見習。先乘汽車到衡陽,改坐鐵路料車到株洲,再候轉浙贛路車。五日午後抵工三團團部報到。六日晨敵機襲南昌。我機起飛迎戰,配合防空火力擊落敵機二架,人心振奮。下午,我被派定到第四連。四連奉命速即隨步行出發,開赴前線,任務是去白槎,柘林架設浮橋。連基本上是夜間行軍,十日晨抵白槎,方知此地浮橋已由戰區軍事工程部架好。於是當夜續進卅餘里到柘林。這段路程離開公路線,路歧天黑,我與程君隨馮排長在先頭探路,直到清晨五時許,方摸索到達目的地。經過橋址勘察選定,河川測量,結構計畫,並通過地方徵集材料,調用民工。十三日起正式施工。連長叫我先協助張排副帶領士兵構築兩岸橋礎,然後參與節間之架橋作業。因為缺乏橋腳舟,厚板材,乃以圓木紮筏代舟,鑲接代板。這座浮橋位於柘林鎮修水河上,備我軍緊急轉移時通過步兵及輕載馱馬之用。河寬155米,水深最大處9米,流速每秒50公分。進入岸(左岸)為平緩沙灘,出口處(右岸)為急峻砂礫岸,且有大片樹林可資蔭蔽。由於指揮不盡合理及有時停工待料,全橋延到十七日午後才吿架通。當日上午曾有敵機來過偵察,全連官兵正在橋頭緊張作業,搶趕任務,對此未予置理。豈知下午四時左右,敵轟炸機三架由偵察機引來浮橋工地施虐,擲彈又加掃射,良久方去。結果浮橋安然無恙,士兵慘死三人,受傷四人,居民死傷三十多人。軍民之死傷者多因慌張亂跑,不曾伏地不動所致。敵機來襲時,幸橋已架通,官兵得分向兩岸疏散,方免更多犧牲。黃昏時分,連長率領全體舉行奠儀,將三同志草草下葬於殉難地點附近。大家滿腔憤怒,決心化悲慟為更加堅決抗日的力量。這次空襲,敵彈落入河中,雖未炸毀浮橋,卻已炸死,震暈不少魚類。炊事兵在晚飯時端出大盆大盆的紅燒魚,只是大伙悲憤在心,誰都不大伸筷,雖入口也不知魚味。

 九月二十日晚,團長親到柘林佈置任務,蓋因已佔瑞昌之敵有直沿公路進犯跡象,命我連急速推進到箬溪,阻絕箬溪到桂堂段公路。為此,爆破橋樑,挖斷路基,反復作業幾次,以提高阻絕能力。際此戰局變化期間,我又曾幾度奉派在白槎,箬溪間傳遞軍令。從而能對緊接火線後方之實況,緊張,混亂,慘酷,親歷目睹。

 十月十日,我在黃家嶺接知由連轉達的團長命令:結束見習,回南昌去。我先也是徒步夜行。行進途中,忽見前方山谷中白光一閃,數秒鐘後,轟!隨著四面山頭起了陣巨雷般的回響,同時還有呼——拉長的空氣摩擦聲。哦,我軍在發炮了!我驚喜,我興奮。因為受傷下來的同志們總是嘆說,“媽的全是鬼子們的炮”,“咱们的沒見那些鬼影兒”。不錯,這一帶正是我軍的砲兵陣地。汪君告訴過我,這些友邦送來的巨砲起初還放在公路邊。每有隊伍開過,弟兄無不眉開色舞,為想仔細端詳而停滯了腳步致被帶隊官責罵者有之;由於看得心愛輕輕的摸它一下而被砲手們喝止者,亦有之。

 唉!科學救國,可恨日本帝國主義當時亦不許我們進行這百年之計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黄埔文集-121】清永道上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工科 張盛林)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