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淞滬抗戰-49】江防軍及總預備隊 奮勇克敵,顯樹戰功(劉鐵輪 時任第一〇二師參謀)

陸軍第一〇二師是貴州部隊第廿五軍第二師改編的,轄三個建制團,一個補充團,共約一萬人。師長柏輝章,副市長胡松林,參謀長杜肇華。第六〇七團團長陳藴瑜,第六〇九團團長鍾立綱,第六二一團團長陳偉光,補充團團長李維亞。除副市長胡松林是湖南人外,全師官兵都是貴州人,其中一部分少數民族。這個部隊由於歷史傳統關係,地方觀念濃厚,但富有民族感。官兵忠實勇敢,有作戰經驗,戰鬥力較強。

 七七事變以前,該師駐防河南經扶,光山一帶。七七蘆溝橋事變,八一三淞滬戰事爆發,全國人民團結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一致抗戰,國共兩黨的軍隊紛紛開赴前線抗日。第一〇二師官兵自感衛國有責,電請南京軍事委員會,要求調赴前線參戰。八月下旬,奉令開赴上海編入第三戰區參加戰鬥。部隊從經扶出發,徒步行軍到了信陽,轉乘平漢,隴海,津浦,京滬鐵路的軍用列車向上海前進。每次停車都受到當地各界群眾的熱情慰勞,大家高呼口號,顯見抗敵禦侮的氣氛十分熱烈。九月初,到達常州車站,接第三戰區長官部命令,開到江陰後塍擔任江防,任務是掩護江陰砲台要塞,封鎖江陰航道要口,拱衛南京。部隊到達後塍,師部部署各團進駐江防位置,構築防禦工事。

 那時我任師部參謀,奉命帶領師直屬工兵連的一個排,前往各團統一經始江防工事。先到第六〇七團,由副團長劉威儀協同偵察地形,擬定該團防禦陣地編成計劃,開始施工。然後到第六〇九團和第六一二團,統一完成師的江防工事計劃。第六〇七團陣地正面是長江一個屈曲部,江流湧急,兩岸地勢險要,江中有沈沒的軍艦幾艘。江陰魚雷學校在此密佈水雷,利用沈沒的軍艦作為江中障礙。

 師的江防陣地,主向江面,扼守江陰要口,又設想敵人陸軍主力可能沿京滬國道西進。因此,在東,南兩個方向設防,編成一個弧形縱深陣地。部隊剛一開始構築工事,附近村鎮居民群眾,有的是從上海工廠撤回家的工人,都自動送來許多木料器材,又幫助軍隊挖溝填土,充分體現工人群眾愛國抗敵的熱忱。全師江防工事構築完成之後,奉命開往上海,防地由江陰城防司令部派部隊駐守。後來敵人憑藉陸空優勢沿京滬國道進犯南京,這個陣地和江陰砲台要塞都未能發揮阻擊作用。

 此時,在淞滬戰場方面,第三戰區集中第九集團軍張治中部,第八集團軍張發奎部和第十五集團軍陳誠部以及各獨立軍團和特種兵部隊共約四十餘萬人,全力保衛上海。敵軍六個師團先後從上海楊樹浦,吳淞和寶山獅子林等處登陸,由松井石根指揮,向吳淞,羅店,大場之線進攻。至九月底,日軍增至十萬人,配合軍艦三十多艘,向淞滬全線發起猛烈攻勢。激戰月餘,敵我傷亡均重,第三戰區普遍調用後方部隊趕赴前線增援,第一〇二師奉調上海蘇州河南岸,歸第八集團軍張發奎指揮。奉命後即從江陰行軍到無錫搭乘火車,由於鐵路遭受敵機轟炸,隨炸隨修,時斷時通,部隊一時登車,一時步行,走了好幾天,於十月初到達虹橋,七寶鎮一帶機動待命,師部駐虹橋。我受命率工兵排駐七寶鎮構築師預備指揮所。這一帶漢奸敵探活動非常猖獗,剪電線,破壞交通,白天搖旗子,打反光鏡,夜裡發信號彈,為敵機指示轟炸目標。我部到達後,數日間,就捉獲兩名敵探。

 十月下旬,我部又奉命撥歸第九集團軍(總司令已由張治中改為朱紹良)第十七軍團胡宗南指揮。此時該軍團所屬第一,第八兩個軍,經過藴藻浜戰鬥傷亡慘重,已撤至南翔,方泰地區休整。胡宗南命令第一〇二師兩個團分別撥歸第一,第八軍指揮,待命渡過蘇州河各就指定位置。胡宗南這道命令一下,引起第一〇二師官兵的疑慮,認為被分割瓦解了,因該師是貴州地方部隊,對此最為敏感。

 我在七寶鎮奉命帶領工兵一個班星夜趕到虹橋師部,柏輝章命我前往第六一二團,把帶去的工兵班留下支援配屬該團的工兵第一排,開闢渡河通路。又命我轉告第六一二團團長陳偉光和第六〇七團團長陳藴瑜,安定部屬情緒,一定要打幾個硬仗才站得住腳,在任何情況下都要部隊服從指揮,如有動搖軍心者一定按軍法從事。我含命前往,了解部隊情況正常,軍心也很穩定,只有少數團,營級人員心懷疑慮。個別人說:“一〇二師已被解體了。”我向陳偉光和陳藴瑜轉達了柏輝章的指示,他們一致表示以視死如歸的決心奮戰到底。

 後來陳偉光帶著工兵排長王雨田和一個團副約我一同前往察看蘇州河兩岸地形,選定渡河點。我們穿過第四十六師防地到岸邊一個小高地隱蔽下來,把蘇州河兩岸形勢看的清清楚楚。有一個第四十六師的步哨班長告訴我們,蘇州河中,時有敵人武裝快艇巡遊活動,對岸有敵人防守,一發現目標就向我開槍開砲。就當前情況看來,在敵前渡河是很艱鉅的。陳偉光決定利用夜暗偷渡。在回來的路上他要我轉報師長,第六一二團決心在蘇州河畔與敵人決一死戰,剩下一兵一卒也要過河。

 陳偉光連夜派人送我趕回虹橋師部,向柏輝章詳細匯報兩團情況河二陳的態度。柏輝章聽後發出一聲苦笑說:“我們師的生存前途就在此一舉了。”當下決定以參謀長杜肇華兼任步兵指揮官,趕赴前線指揮兩個團渡河戰鬥。並命我回參謀處辦理作戰業務。

 十月底至十一月初,第六十七師河第八十七師在大大場一帶作戰後,撤至蘇州河南岸北新涇,廳頭鎮一帶佈防,日軍一部已突過蘇州河向第六十七師正面進攻。第十七軍團轉移至黃渡,安亭地區與敵對峙,時有戰鬥。胡宗南急電第一〇二師,制定以第六〇七團配屬第一軍第一師李鐵軍指揮,以第六一二團撥歸第八軍第四十師指揮,克日渡過蘇州河道該兩師指定位置。柏輝章分析情況,在優勢的敵火下強渡是不可能成功的,決定指示兩個團夜暗偷渡,一舉突擊過河。杜肇華奉命指揮第六〇七團和第六一二團,從第四十六師左側想蘇州河南岸開進,以第四十六師為右翼依托。第六〇七團在華新附近遇敵人空中系留氣球指示砲兵射擊,不能前進,隱蔽至當晚,先使各營潛伏岸邊。渡河時,與敵人巡遊快艇發生遭遇戰,擊沈敵艇兩艘,我方傷亡數十人,陣亡排長二人。第三營進佔北岸,掩護全團渡過蘇州河。第六一二團在黃渡以東地區相機渡河成功。兩團當夜繼續挺進,殲滅了阻擊的小股敵人,分別到達第十師,四十師位置,投入戰鬥。

 師長柏輝章指揮第六〇九團和補充團掩護第六〇七團和第六一二團過河後,右翼第四十六師陣地忽吿失守,第六〇九團側翼受到敵人攻擊,激戰一晝夜,營長許天桓陣亡。柏輝章命補充團迂迴插入敵後,施展他慣打包圍戰的手法,指揮兩個團向敵包圍,展開搏鬥。敵軍向北新涇方向敗走,打破了敵人沿河西進的企圖,解除了第十七軍團側翼的威脅。胡宗南來電嘉獎,稱第一〇二師“奮勇克敵,顯樹戰功”。並將第六〇七團,六一二團歸還建制。接著又來一電報,將第一〇二師編入第八軍建制,第六〇七團和第六一二團仍留原地作戰。接電後,全師官佐額手相慶,軍心大為振奮。至此,第一〇二師各以兩個團跨守蘇州河兩岸陣地,在敵人優勢的飛機,大砲襲擊下,雖日有傷亡,部隊仍以十當百,奮力戰鬥。

 北新涇,廳頭鎮一帶戰況激烈,我軍調動頻繁,敵機發現部隊行動目標就狂轟濫炸,附近通信線路多被炸斷,師部與友鄰部隊均失去聯絡,戰況不明。我受副師長胡松林之命,前往華漕地區與友軍聯繫,乘夜出發,找到桂永清教導總隊的一個營部,得知該總隊是來接替第六十七師防務的。我在營部住宿一夜,次晨情況大變,該營奉命後撤。還說全線部隊都奉命開始撤退,我緊急趕回虹橋,而師部此時還沒有接到撤退的命令,過一會無線電台才收到第八軍的電報,指令撤到蘇州集結待命。

 我軍在淞滬全線激戰三個月,擊斃擊傷敵人約四萬人,敵軍受到嚴重打擊,膠著於原地,已無力再進。十一月上旬,敵人從日本國內派遣三個師團兵力,由蘇浙交界處的金山衛登陸,向昆山進攻,企圖截斷我淞滬全線部隊後路,牽動整個戰局。第三區前敵總指揮陳誠發出總撤退的命令,部隊撤離戰場,沿京滬國道轉移至溧陽,句容之線阻擊敵人,保衛南京。

 十一月十二日,第一〇二師各團從蘇州河兩岸分別後撤,第六〇七團和第六一二團沿蘇州河北岸經昆山,第六〇九團,補充團和師部及直屬部隊經青浦到蘇州集結待命。為避敵機空襲,部隊都分散進行,逐段集中,準備到蘇州接受下一步的戰鬥任務。其時,大軍如潮水般湧到蘇州,隊伍混亂不堪,敵人出動飛機和地面快速部隊跟蹤追擊,我軍在蘇州站不住腳,向溧陽,句容方向撤退。第一〇二師奉命撤到無錫南郊布防,掩護後續部隊通過。次晨,敵人進至第六〇七團和第六〇九團陣地,被我集中火力擊退。敵人轉向無錫以北地區與另一大股敵兵會合,突破我友軍防地,向南京方向前進,我師奉命撤至南京江北浦口布防,參加南京保衛戰。

 第一〇二師經過上海,無錫戰鬥和南京保衛戰,全師傷亡三分之二,只剩下三千餘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淞滬抗戰-48】為國犧牲,在所不辭(陳親民 時任第十九集團軍第廿軍第一三三師第三九九旅第七九七團團長)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