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淞滬抗戰-25】浦東砲兵顯神威(孫生芝 時任第八集團軍砲兵第二旅第二團團長)

 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後,我任陸軍砲兵第二旅第二團團長,九月初接事。當時該團編制為兩個營,六個連及直屬部隊。第一營三個連全部在浦東參戰,第二營第四連在杭州灣之澉浦,第五連在澉浦以北乍浦,第六連在金山衛駐防。防線由杭州灣至上海浦東,全團擁有德國造“卜福斯”砲廿四門,團部及直屬部隊駐在平湖縣城。我接事後,推進到閔行,因浦東戰況激烈,我常駐浦東。

 浦東當時只有步兵第五十五師,師長李崧山,另有獨立戰鬥的陸軍砲兵第二旅第二團第一營,該營有“卜福斯”山炮十二門,還有良好的觀測通訊器材。“卜福斯”山炮,口徑七十五毫米,最大射程9千米,最高時速為每分鐘廿五發,為當時砲兵中最優良的砲種。該營主要任務為還擊黃浦江上日本軍艦的砲轟,相機支援浦西我步兵作戰。

  1. 奇襲日軍飛機場

 十月間,上級密令我會同德國顧問比格爾,偵察較好陣地,奇襲日軍機場(原浦西高爾夫球場)。德國顧問比格爾原系砲兵第一旅顧問,與我相處很好。經過會同偵察,確定砲兵陣地在浦東江邊英美菸草公司大樓東南,距離江邊約三百米左右。當夜十時進入陣地,計有卜福斯砲八門,每砲配砲彈百發,瞬發信管與碰炸信管各半。進入和撤出陣地力求做到動作迅速,隱蔽。一切準備工作於午夜十二時前完成。

 日軍飛機場經常停有飛機三十架左右,多為轟炸機和驅逐機,它們對我軍威脅最大,危害最烈。每天拂曉前,機場電燈通明,根據我們觀察的結果,從打開電燈到首批飛機起飛,其間約有五十分鐘,我們準備抓住這一時間進行奇襲。次晨,敵機場電燈亮後三分鐘,我們試射一彈,證實測量準確,即迅速開始大面積射擊。僅八分鐘,八百發砲彈完全部傾瀉於敵人機場內。接著全部砲車,器材,人員安全撤出陣地,離開江邊內移。十分鐘後,天已大亮,黃浦江上的日軍艦即開始盲目向浦東砲擊。敵旗艦“出雲“艦上的主力砲也參加了砲擊。一時砲聲隆隆,聲震大地。吳淞口外日航空母艦上的水上飛機亦輪番向浦東方面狂轟濫炸,以求洩憤。砲擊持續了整個上午,我方事先有準備,軍民傷亡很少,惟民房略受損壞。

 事後得悉,此次我浦東砲兵奇襲日軍機場,共擊毀敵機五架,擊傷七架,敵方人員也有損失。

 陸軍砲兵第二旅第二團第一營參加整個上海浦東戰役,曾給黃浦江上的敵艦以威脅與打擊,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顧祝同,為此曾多次以電話請張發奎傳令嘉獎。

2. 夜襲吳淞日軍

 淞滬戰爭爆發之初,由於我軍民同心合力,堅強抵抗,敵軍增援部隊企圖登陸,均遭阻擊。但其灘頭陣地仍有相當進展。吳淞被敵佔後,其部隊及指揮機關的一部分駐紮該地,並積存有大量軍火,我砲兵奉命深夜進行奇襲。

 浦東東北一帶距離吳淞駐地很近,地勢對我有利,但此處沒有我駐守部隊,不為敵人所注意。我們選擇這裡為據點,乘敵不備,對敵駐地發動突然襲擊。九月下旬至十月中旬期間,有三四次在深夜,我團派遣官兵五六人,乘小汽艇拖一小木船,上載卜福斯山炮一門,砲彈二三十發,還有必要的槍枝,器材和工具,悄悄出發,前往浦東東北尖端,進入預先偵察好的陣地,穩準狠的猛擊吳淞敵駐地,倉庫,臨時碼頭和船隻等。事後了解,使敵人受到很大打擊。

3. 勇擊敵艦

 八一三時,日本海軍第三艦隊的主要力量結集在黃浦江上,沿江停泊,勢如水上陣地,截斷我水上交通,威脅兩岸。各艦主力砲口徑大,射程遠,對我上海守軍威脅很大。

 敵人艦隻時有增減,一般在三十艘左右。每艦擁有大砲十二門以上,三十隻軍艦共有三百六十門大砲,力量比我們強得多。而我領空,領海又為日本飛機和軍艦所控制,這使我們砲兵的作用受到限制。但即使在這樣劣勢的條件下,浦東砲兵仍沉著作戰,伺機砲擊,先後擊中的敵艦在二十艘以上,敵艦“出雲”艦也多次被我擊中,可惜我們的砲口徑小,威力不足,未能把它擊沉。但在破壞和殺傷上,尤其在精神上已給敵人以重創。

 我們浦東砲兵作戰的方針是:(1)砲兵陣地和觀測所做到絕對隱蔽秘密。(2)不放棄任何有利機會,迅速準確的予敵艦以重創,做到我空軍轟炸日艦時,一定打;日本兵艦砲擊浦西時,一定打;日艦進入我有效射程內,一定打;深夜敵怠於戒備時,一定打;浦西求援時,一定打。(3)嚴禁盲目發砲,節約砲彈,提高命中率。因此,我們的戰術大都獲得成功,特別是支援浦西作戰,不論白天黑夜,有求必應。當時上海報刊對浦東砲兵多有讚譽,稱之為”浦東神砲“。

 浦東砲兵觀測所設於耶蘇教堂樓頂,輔助觀測所在浦東江邊英美菸草公司大樓樓頂,樓底還裝有有線電話與後方聯繫。這些設備,為保密起見,全用麻袋蓋實,因恐夜間人靜,電話鈴響,被停泊在同一大樓上前面黃浦江上的敵旗艦“出雲”艦察覺。為什麼敵人對這棟大樓不加破壞呢?原因是敵“出雲”艦經常停泊在樓下江面,這一位置恰在浦東砲兵彈道死角內,使敵艦有安全感,但他們絕對沒有想到浦東砲兵的觀測所就近在咫尺。

 這年九月十八日,是日本侵略我東北六週年紀念日,我們得上級密告,今晚我空軍夜襲敵“出雲”艦,並配備有水雷轟炸,要浦東砲兵及時予以支援。記得我英勇空軍在夜間十時左右飛臨敵艦上空,一時黃浦江上敵艦探照燈亂射,信號彈亂發,高射炮及高射機關槍齊鳴,日艦官兵暴露在艙面,忙於應付天空,我浦東砲兵乘機集中火力,向“出雲”艦猛轟(該艦夜間離岸稍遠,蓋防暗算),一時彈如雨下,甲板上遍地開花,日艦百門大砲齊向浦東還擊,就在敵艦的注意力被吸引到浦東這一瞬間,我空軍一架飛機朝“出雲”艦飛去,連投兩彈,繞過江邊大樓向東飛走了,可惜彈未命中,未能將該艦擊損。事後得知,那天夜裡曾派水鬼(潛水員)潛水,推動水雷轟炸“出雲”艦,因操作過急,水雷未近敵艦即行爆炸。

 浦東砲兵對敵人給予打擊,不斷使敵人喪膽,所以日軍對浦東砲兵恨之入骨,曾千方百計進行破壞。他們派漢奸偵探,派飛機偵察我砲兵陣地。有一次,上海某報一記者來浦東參觀某連砲兵陣地時拍了照,在報上發表。次日該連即遭敵機轟炸,幸搶救及時未造成大損失。此後,砲兵陣地加強保密措施和掩體工事,周圍布有便衣崗哨,直至撤離,砲兵陣地始終未被敵人發現。

4. 日軍金山衛登陸與浦東砲兵撤退

 十一月五日,日軍在金山衛登陸。該處當時駐有步兵一個營和砲兵第二團第六連(有卜福斯砲四門,連長郭文河),我曾去視察兩次,對砲第六連的部署甚感滿意。因自開戰以來,那裡沒有戰事,故我常駐浦東。砲第二團團長部駐在浦西閔行,與第八集團軍總司令張發奎駐地毗鄰。十月底,張調滬西指揮,浦東及杭州灣防務交給第十集團軍劉建緒,劉未到任,一切事務由其參謀長代辦。

 五日拂曉,我正起床,郭連長電話報告日軍登陸,隨之電話線被切斷,失去聯絡。我趕到總部向劉建緒的參謀長請示,恰遇敵機俯衝轟炸,他急於避炸,沒有答復。後來郭連長負傷撤至後方,他詳細報告了日軍登陸與我接戰的情況。那天海上有霧,監視哨看不清海上日軍活動的情況,日軍乘此機會分幾路同時登陸,人數眾多。槍聲一起,敵艦即向我陣地發炮,敵飛機也蜂擁而來,俯衝轟炸,我砲兵陣地和前緣步兵受到重大威脅。郭連長迅速指揮砲連應戰,阻擊正面敵軍的進攻,但無暇顧及側翼。敵兩翼進展迅速,對砲連陣地呈包圍態勢,步兵不敵,紛向敵連陣地兩側撤退,形勢危殆。郭令換用零線子母彈(出砲口即炸,五百米內殺傷力甚大)以每分鐘廿五發的最快速度發射,延緩了敵軍進攻,但終不能持久,在敵海陸空協同攻擊下,砲連人員傷亡過半,郭也負傷,被部下搶救撤退,陣地遂失。

 因電話線被切斷,我與金山衛,乍浦,澉浦的三個砲兵連失去聯繫,即派劉副官前往,也因途中遇敵未果。在此情況下,我向那位參謀長請示浦東砲兵營的處置。他指示撤退,但沒有告訴撤退方向,地點及運輸工具。我即向張發奎請示,張問我需要多少運輸工具,我說要卡車五十輛。張允於下午五時聽回音。於是我命浦東砲兵向閔行集中,五時左右接張來電,説已向宋子文部長要了五十輛柴油車,晚上九時到,命撤退蘇州。晚十時左右,開來三十二輛車,立即裝運,忙到下半夜兩點,全營除近兩百匹騾馬外,均已安排妥當。此時方乘團部唯一的小汽車撤離。車抵青浦,卡車司機不肯繼續前行,我費了很大力氣在該地一個四面環水的小村莊裡找到第三戰區前敵總指揮陳誠,陳誠給汽艇和民船,將全營運到蘇州,又換船轉運嘉興。因平望失守,無法通過,由營長帶領折向南京,為唐生智挽留,後來參加保衛南京戰役,全營損失殆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淞滬抗戰-24】浦東“神砲”立奇功(蔡忠笏 時任第八集團軍炮兵第二旅旅長)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