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淞滬抗戰-18】孫立人將軍智勇報國(鄭殿起 時任稅警總團司令部參謀,後調總團第二支隊司令部參謀)

 七七事變之前,孫立人將軍是財政部稅警總團(總團長黃傑)第二支隊(相當於旅,支隊司令官王公亮,轄第四,第五,第六團)第四團上校團長,駐在江蘇東海縣的新浦鎮(即現在的連雲港市)。七七事變後,黃傑升為第八軍軍長仍兼稅警總團長,第八軍的參謀長是周學海,我由總團司令部少校參謀調為第二支隊司令部少校參謀。

 八一三淞滬抗戰開始,稅警總團於九月廿八日由海州調到上海參戰,先後參加藴藻浜和大場兩個戰鬥。在戰鬥中,敵我雙方傷亡均大。孫立人的第四團在這兩個戰鬥中,陣亡營長一員,少校團副鄭宗周(山東人,東北講武堂第十期畢業)負重傷。由於孫立人指揮有方,沉著應戰,在稅警總團的六個團中,第四團的戰績最佳,受到上級嘉獎,特別是受到宋子文和孔祥熙的嘉獎。

 孫立人指揮作戰的特點是,在任何情況下他手中都掌握一部分預備隊,增援戰況最緊急的方面。在大場戰鬥中,他曾兩次親帶預備隊去增援被敵人突破的第一營陣地。由於團長親到第一線指揮,很快將突入陣地的日軍擊退。在大場戰鬥後,稅警總團的兩個支隊司令官何紹周(何應欽之子)和王公亮均因指揮無方而被免職,第二支隊的第六團團長鍾寶勝(是桂永清的同鄉,1936年初,黃傑由第二師師長被調為稅警總團團長時,由桂介紹給黃傑的)也因作戰不力而被撤職,獨有孫立人升為第二支隊少將司令官,仍兼第四團團長。

 孫立人任第二支隊司令官後,因第六團傷亡較大,將殘餘的官兵撥補給第四,第五兩團,將第六團番號暫時取消。十月十八日,我軍退守蘇州河南岸,孫立人的第二支隊擔任緊靠滬西租界的周家橋一帶的防禦任務。從十月廿日起到十一月三日止,敵我隔蘇州河戰鬥將近兩週,均很激烈,只在晚九時以後至翌日拂曉前,戰鬥較緩,我軍才能生火造飯。因為我空軍處於劣勢,白天敵機不斷在戰場上空轟炸掃射,發現地面上有炊煙處即行轟炸,所以不論軍民白天都不敢生火做飯。每天在拂曉前後和日暮之後,孫立人則帶我和兩名衛士到第一線視察,白天有時戰鬥激烈,則帶我到戰鬥最吃緊的前線指揮督戰。

 十月廿七日晨,日軍趁漲潮和晨霧之際,用事先連結好的小型橡皮舟作浮橋,偷渡到南岸四五十人。隱蔽在岸下,岸高約二三米,中有間隔不等儲煤洞,日軍躲藏在洞內。孫立人得報後,親到第一線指揮第四團的兩名班長,在岸邊豎起四塊厚鋼板當護牆,連續投了一百多枚手榴彈,將敵軍的橡皮舟浮橋炸斷,然後將十幾捆用汽油浸透的棉花包點燃後,推到岸下滾到儲煤洞里,將大部分日兵燒死。殘存者因浮橋已斷,進退無路,被我軍打死。用了兩個多小時,便將偷渡到南岸的日軍全部消滅。

 從十一月三日拂曉起,戰鬥異常激烈。日軍趁晨霧之際,先後將我左翼第一支隊的陣地突破。第五團(在第四團之左)當面之敵,也正在利用橡皮舟連接的浮橋向南岸強渡。晨六時許,蔣介石在南京直接用電話指示黃傑,速將侵到南岸之敵殲滅。於是黃傑帶中校參謀李則堯趕到第二支隊司令部指揮所(距第一線約二百米)指揮督戰,孫立人則帶少校參謀龔至黃趕到第五團團部指揮所(距第一線約一百米)指揮。因中校參謀主任謝慕莊臨時有病,我留在支隊司令部指揮所,記錄戰報和與各方的聯繫。這天終日戰鬥激烈,第五團團長丘之紀(廣東人,黃埔三期畢業,也是桂永清介紹給黃傑的)陣亡,第一營營長(雲南人,姓名已忘記)負重傷。

 下午六時,軍部轉來第十七軍團胡宗南的命令,第二支隊的防禦陣地由第三十六師接替,限當日晚九時以前交接完畢。但周家橋西端有一小紅樓(兩層樓)在入夜時被廿餘名日軍侵入,第五團第一營雖幾次攻至該樓下,但日軍在樓上頑抗,因此接防部隊以上級命令中未說南岸已有敵兵為理由拒不接防。當時孫立人仍在第五團指揮所,他說:“好吧,等我們將侵入小紅樓的日軍消滅後,再把陣地交給你們。”於是他打電話給我,令我要求軍部速送二十個地雷來,準備用地雷將小紅樓炸毀。於是我給軍參謀長周學海打電話,報告前方的情況,並要求速送二十個地雷到第五團。不久,軍部派參謀處長米致一到第二支隊司令部指揮所來協助消滅小紅樓的日軍。因軍部沒有地雷,得向上級請領,我和米致一數次向軍部打電話催要,於四日凌晨三時許,軍部才將地雷用汽車送到第五團指揮所。此時日軍已開始拂曉進攻前的砲擊。孫立人知道地雷已送到,很高興,立即走出指揮所掩蔽部,彎腰低頭用手電筒看地雷,一顆榴散彈在他的上空爆炸,將孫立人的背部,臀部及兩個上臂炸傷十幾處,有八九塊彈片進入體內,幸好因戴著鋼盔,正低著頭,所以頭部未受大傷,即將他抬到隱蔽部內。當時他滿身是血,軍醫搶救裹傷,但他仍堅持令第四團第二營營長張在平代理第四團團長,並負責用地雷將小紅樓炸毀,消滅侵入的日軍。然後孫立人則由軍部派汽車送到上海租界辣婓德路宋子文臨時所設的醫院治療。在孫立人由周家橋赴上海市內的途中,軍長黃傑趕到看望,慰問了他。四日上午,第二支隊的陣地全部交給第三十六師接替,支隊司令部率第四,第五兩團撤離至徐家匯附近休整。

 十一月六日,我和龔至黃到上海市內看望孫立人,問明他住在二樓的單人病房內。我倆到二樓後,先向護士說明是來看孫立人司令官的,我倆是他的參謀(當時我倆都穿便服,因為當時規定穿軍服的不能進入上海租界)。護士說,宋部長有手令貼在孫司令官的病房門外,不准任何人探視。我倆又找護士長,說明孫司令官負傷時我們在一起,現在特意來看望他的。於是護士長領我倆到孫立人的病房的門外,果然看到有宋子文寫的不准任何人探視的手令貼在門上。護士長告訴我倆在門外等一等,她則進到病房內報告孫立人。不久,護士長開門招手請我倆進入病房,見他側臥著身體,面向外,我倆向他敬禮後,他向我倆點頭還禮。他面色蒼白,上身及頭部均裹著繃帶,但精神還好,他先問部隊駐在什麼地方?然後說:“你倆在上海休息幾天再回去。”我說:“今天報紙上登了,登陸日軍已到松江方面,我倆今天即須回到防地。”他說:“情況緊急,你倆就趕快回去吧。”還送了我倆每人五十元錢,我倆就辭別回到部隊。

 1938年7月初,我隨黃傑將軍在漢口編寫第八軍在歸德戰鬥的戰鬥詳報時,正趕上孫立人傷癒由上海經香港轉到漢口。這時原稅警總團因在上海抗戰中人員傷亡過多,武器損失嚴重,而財政部孔祥熙不給補充(原稅警總團的經費由財政部支付),乃由第三戰區司令部長官顧祝同建議,於當年初改編為第四十師,脫離了財政部。孫立人到漢口後,孔祥熙將原稅總團存在財政部倉庫的可裝備一個師的武器裝備交給孫立人,重新成立稅警總隊,孫立人任少將總隊長,轄三個步兵團和砲,工,通,輜各一營,在貴州都勻訓練。1941年改編為新三十八師,孫立人任師長,歸杜聿明指揮入緬作戰。後又轉到印度北部,擴編為新一軍,孫立人任軍長。1945年初,該軍配合遠征軍,打通了滇緬路後回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淞滬抗戰-17】藴藻浜,蘇州河戰鬥(黃傑 時任第八軍軍長兼稅警總團總團長)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