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黄埔文集-199】悼念幾位壯烈殉國的好同學-同學殉國-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工科 劉滌亞)

追憶我總隊幾位難忘的好同學,在抗日戰爭中及戡亂時期壯烈犧牲的事蹟,記述如下:

周保民同學,湖北省應城縣人。民國廿六年考入軍校十四期一總隊工科,我與其同隊受訓。在許多同學中彼此相處最為親切,每到課餘,必聚首歡談,彼此所懷抱負相同。他的學業基礎好,又很用功,每次考試必名列前茅。畢業後我與他分道揚鑣,我到部隊服務,他考入工校普通班及築城要塞班深造,我與他雖然分離,仍能保持密切連繫。民國廿八年,他隨隊去貴州金城江某工程實練時不幸感染重病,治療無效,死於貴州,享年廿四歲。噩耗傳來,悲痛欲絕,從此失去一位益友。

張中靖同學,湖北人。民國廿八年畢業後,與我同被分發至第五軍新編廿二師工兵營任排長,數月後均調離該營。我調特務連排長,他去工兵二團任連副,不久又調工兵六團任連長。與他最後一次的相見是在黃沙河廿二團。民國卅年期間,日軍進攻湖北三斗坪我守軍陣地時,張同學與敵奮戰三晝夜,當他率軍反擊時不幸陣亡。憶與他同進軍校,同時分發至部隊服務,未料一別成為永訣。

劉有守同學,乃步兵科,廣東人。民國卅三年,我第十軍奉令固守衡陽時,他剛到軍部參三科任上尉參謀。在守衛戰進行之中,我任參二科少校參謀。敵軍日夜轟炸我衡陽陣地時,劉同學不幸被炸殉國。當時大家都忙於應戰工作,無暇兼顧,我與滕振華(步科同學,任諜報隊長),覓得棺木一具安殮,預定戰事結束後再予安葬。因戰事進行太久,我與滕同學再去安放靈柩探視時,不料劉同學的靈骨傾倒滿地,棺木不知何人盜走,不得已只有另得一較好木箱再將其埋葬。滕同學為他盡力最多,戰後均至陝西城固,抗戰勝利,滕同學被編餘去西安軍官總隊報到,離去時相敘很多悲憤的離情,從此揮淚而別後再未相見,當時嘗盡了離別痛苦,難以形容。

鍾乾敦,是砲科同學。我與他在第十軍相聚多年,他任步兵營長時期,常常與之並肩作戰(我任工兵營長時),堪稱生死之交。民國卅六年,他因我婚事竟放下備戰工作,與李沛生同學(步科),薛元武同學(砲科,已去世)來我處協助完成婚事。高度發揮了「親愛精誠」的友誼,徐蚌會戰,雙堆集戰役與共匪激戰,腿部負傷,幸傷體移至南京陸軍醫院治療,聞訊我去探視傷情,一腿綁上石膏後懸起,苦不堪言,臨時給了些慰問金及食品,共匪攻佔南京後其命運如何則不得而知。

趙而崑同學,山東人,工兵科。民國卅六年任工兵營連長時,奉令固守陣地,與共匪迎戰兩晝夜,完成任務。旋陣地被匪突破,首先被殺害者是趙同學,他勇敢作戰,奮不顧身,素為軍中同袍所讚揚。

以上所述各同學血淚事蹟,都是為中華民族爭生存而犧牲,留給我的,是為他們永遠懷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黄埔文集-198】回憶——抗戰末期砲兵學校二,三事-砲校應變措施-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砲科 狄瑞)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