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黄埔文集-198】回憶——抗戰末期砲兵學校二,三事-砲校應變措施-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砲科 狄瑞)

  1. 學員吃豬菜

民國卅三年(1944)夏,抗戰已到了最艱苦的階段。那時我們在砲校學員隊學習的同學,生活上相當艱苦,洗臉毛巾都變成了爛麻紕;因為沒錢買牙膏,洗臉時就用牙刷在洗衣肥皂上磨一磨,然後再來刷牙。我們吃的菜是包心菜外面的粗菜葉,有一天都勻場壩菜場有人去買豬菜,菜場售貨員告訴他說:請你稍等一下,今天學員隊的伙夫還沒有來買菜,如果他們不來時,你們就買去餵豬好了。

2. 軍校學生上前線

民國卅三年(1944)秋季,日本帝國主義的軍隊已侵佔了廣西桂林和柳州,直抵黔桂鐵路線上的河池(金城江),我軍在黔桂鐵路沿線除了少量步兵外,沒有砲兵;這時砲校代訓軍校十九期學生大隊,即將畢業分發,上級決定將十九期學生大隊和砲校練習團,一同開赴廣西南丹前線禦敵。我當時任學生一隊副隊長,也同學生一同前往。我們在南丹火車站住了一個多月,修築了防禦工事,火砲也進入了陣地,嚴陣以待,準備給敵人以迎頭痛擊,後來因前線情況緩和,除將練習團留下外,十九期學生迅速回校分配。

3. 砲校北遷,沿途分設接待站

民國卅三年(1944)冬季,日軍已沿黔桂鐵路線侵佔了貴州獨山縣,都勻情況告急,學校決定北遷貴陽或四川。當時學校持有的一輛破卡車和幾輛馬車,因為要搬遷學校器材和後勤物資,教職員工,學員及家屬,只有自行設法北遷,學校為了照顧他(她)們吃,住,醫等方面的實際困難,決定自都勻到貴陽中間設置十個接待站。第一個站設在都勻北面三十華里的楊柳街,最後一站設在貴陽圖雲關外三十里的黃泥哨,我當時就是擔任黃泥哨接待站站長。每站除站長外,還配備了醫生,護士,傳令兵,炊事員;房子向當地居民借用,每站舖有厚厚的稻草舖,每餐都燒好了熱騰騰的白米飯,在當時的情況下,真是不亞於今日的三星級飯店。彈道專家江之光,鐵路衡陽段段長,都在我這個站裡住宿過。同學熊朝鐸和他的未婚妻也是在我這個站渡過了第一夜,現在回憶起來真是太有趣了。

4. 同學解立田之死

解立田,河北人,也是我們砲校同學所熟悉的一位。他的老婆是都勻人,師範畢業,任小學教師,是一位絕戶老太的獨養女,家中很富有。當時有不少同學羨慕他這個美滿婚姻。當日寇接近都勻時,當地軍民紛紛向外逃難,我離開都勻時曾遇到解立田,勸他即刻離開都勻去貴陽,他答應第二天就走,可是我來到貴陽一直沒有見到他。後來得知,他在都勻被人暗害了。情況是這樣的,當都勻很混亂時,他原打算去貴陽,因為家中東西多,走後怕別人搶他的東西,為了兩全其美,他和他太太抱著小女孩雇了一個挑夫,帶著貴重物品躲避到都勻東面數十里的山洞裡。後來都勻情況好轉了,他回家的途中被壞人槍殺。他就是這樣不清不白的死去,我們對他非常惋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黄埔文集-197】自述-上高,衡陽,常德,長沙-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工科 劉國燮)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