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黄埔文集-183】隨二百師遠征緬甸-印緬之戰-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砲科 李代華)

民國卅一年(1942)二月,日寇積極準備佔領緬甸,企圖切斷我國唯一的一條國際補給線。我國應英軍之請決定組織遠征軍赴緬作戰。以第五軍二百師,附軍部摩托化騎兵團,工兵團及砲兵團一個連(我當時任該連上尉副連長)為遠征軍的先頭部隊。二百師師長戴安瀾于三月率領先頭部隊翻山越嶺向畹町行駛。這次是出國作戰,揚威國外,我全連官兵個個英姿颯爽,威風凜凜向前奔馳。七日相繼到達東瓜(亦譯做同古)集結。

 東瓜位於從仰光到曼德勒的要衝,為阻止日軍北進的屏障。戴師長派軍部的摩托騎兵團及步兵一個連到東瓜以南的皮龍河畔接替英軍防務,並掩護其撤退。命我砲兵連在北岸進入陣地,對皮龍河大橋以南公路做好標定。十九日拂曉,日軍搜索隊來到皮龍河南岸,當他們的摩托車隊駛上橋時,我軍預先在橋下已裝好炸藥做好爆破準備,此時埋伏的戰士迅即引爆,大橋被炸塌陷。我砲兵連按已標定好的目標迅猛發射,猛烈密集的砲火阻斷了敵人的增援。敵先遣部隊被全殲。使日軍遭到了長驅直入緬境以來第一次重大損失,成功掩護了英軍撤退。當英軍狼狽的經過我砲兵陣地時,都翹起大拇指說:「頂好!你們打得好!」皮龍河前哨戰之後,我砲兵連奉命轉移至東瓜城東進入陣地。師長的前進指揮所距我砲兵陣地僅咫尺之遙。魁偉而高大身軀的戴安瀾師長側身躺在電話機旁。他稱我為「小鬼」,問我有多大?正和他交談時,他身旁的電話機響起來,他對著話筒最後說:“......還無後援?“説罷跳起來帶著無線電話務員大踏步走了。

 廿八日深夜,敵人迂迴至師指揮部突然襲擊,企圖切斷我後路。師部特務連與敵發生混戰,我砲兵連以迅猛如雨的砲彈阻斷敵的增援,使我後援部隊及時趕到,一舉全殲來犯之敵。

 卅日二百師奉命放棄東瓜,向平滿納撤退。在沒有空軍協同作戰,後方又無增援的情況下,同數倍於我之敵孤軍奮戰十二晝夜,不僅掩護了英軍安全撤退,而且為平滿納會戰贏得了時間。在二百師到達指定地點接受新任務時,英軍突然偷渡伊洛瓦底江向印度方向撤退。這一突變迫使我軍必須攻克棠吉,否則腊戌不保,遠征軍後方補給線則被切斷。攻克棠吉這一艱巨的任務又落在二百師肩上。在攻棠吉時,戴師長命我派一門砲推到步兵前沿,直接瞄準轟擊守衛棠吉之敵的一個堅固碉堡。將大砲推到步兵前沿直接瞄準作戰,這在砲兵史上是罕見的,可謂是獨特大膽的出奇制勝之舉。我立即親率一門砲推到步兵前沿,令第一排中尉排長馬冬齡(軍校十五期同學)充當瞄準手,令該砲砲長掉”架尾“對準目標連發十多發砲彈。敵人還未來得及回擊,碉堡已被摧毀。遠遠看去被擊斃的敵人的衣服碎片滿天飛。正當步兵喊”殺!“衝鋒向前攻佔棠吉時,全師忽奉命撤退。原來是敵人由緬奸帶來迂迴佔領腊戌,我後方補給線被切斷,戴安瀾師長率師及各團從棠吉向北挺進突圍回國。他身先士卒,壯烈殉國。我砲兵連歸回原建,隨軍部越野人山,高黎貢山等橫斷山脈的原始森林,回到雲南邊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黄埔文集-182】遠征緬甸-仁安羌(Yenanyaung)大捷-印緬戰區- (黃埔十四期一總隊 砲科 鍾山)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