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三峽三峽-10】三峽工程移民和淹沒土地將是生產力的大破壞(王興讓 答;陳鷹 問)

發布於

王興讓,曾任商業部副部長,現為全國政協委員。

問:三峽工程能否建設的問題已經爭論了幾十年,可是從來沒有在報刊上公開討論過。即使去年結束的最後一次論證,也只是對論證結果做了一個簡單的,帶傾向性的報道。據說有關部門和有些領導同志,不主張對這一工程是否上馬的問題進行公開討論,您是否覺得應將這一關係到全國人民利益的大事交全國人民討論?


答:我對這個問題的態度是很明確的:不論中央怎樣決定,三峽工程是上馬還是不上馬,目前公開討論這個問題都是有意義的,十分必要的,這是因為:

  1. 黨報已經發表了傾向於三峽工程上馬的報道,這就是在社會上造成了一個三峽工程即將上馬或可能上馬的氣氛。
  2. 這麼一件大事,論證了若干年,爭論了若干年,已經不再是一個工程技術問題,而是牽涉到中國共產黨能否充份考慮各種不同意見,進行科學化,民主化決策的問題。它不僅僅是一個工程能否上馬的問題,而是決策要經過什麼程序(是公開的,民主的;還是封閉的,主觀的)的問題。
  3. 今天討論這一問題,還與中國共產黨的許多重大決策想相聯繫,涉及到黨中央對治理經濟環境,整頓經濟秩序,全面深化改革是否真有決心的問題。人們有理由懷疑:若動員如此大的人力,財力上三峽,還能治理好經濟環境嗎?
  4. 大批專家對三峽工程已經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是有成果的,而且各自都提出了看法。在這一基礎上,接受社會的討論和評價,對研究的深入是有幫助的。

  從以上幾個方面看,我認為公開討論三峽工程問題,符合中共所堅持的“雙白”方針和人民的要求。


問:目前有一種觀點:國家現在沒有錢,三峽工程近期上不了馬,所以公開討論是沒有意義的。


答:沒有錢當然上不了馬,難道又了錢就應該上嗎?我們所要討論的問題的核心是:即使有了錢,該不該這麼花?


問:那麼,對於最近的這次三峽工程論證,您是如何評價的呢?


答:我認為,國務院決定對三峽工程重新論證,是完全必要的。無此決定,工程就會匆匆上馬,那樣造成的損失將是不堪設想的。但是,這次由原水電部領導的論證工作,不是論證三峽工程要不要上,能不能上的問題。而是在要“早上三峽”,“三峽工程不可替代”的前提下進行論證。所以論證的內容只是在什麼位置上修壩,修多高的壩等等。說穿了,是在就三峽論三峽,就大壩論大壩,就干流論干流。這樣的論證是片面的和隨意的,因而是不科學,不真實的,不能為國務院提供全面的,可靠的決策依據。


問:三峽工程的移民數量將達110萬~130萬人,這在全世界水利工程的建設中都是從未有過的。移民問題不僅是一個技術和經濟問題,而且是一個重大的社會問題。在關於移民工作的論證中,主張三峽工程上馬的人認為,安置110萬移民,花110億人民幣即可解決,還可以使移民生活有所改善,而且越早決定,花錢越少;越晚決定,花錢越多。您認為這種意見的可行性如何?


答:移民的問題和淹沒問題是聯繫在一起的。從某種角度上談,應把二者放在一起來考慮。這裡有幾個比較:

  1. 三峽工程要淹沒43萬畝土地,十幾個城鎮,這些城鎮和土地的工農業生產能力將被全部消滅。即使不把生產力的發展計算在內,每年的損失將是多少?100年的損失多少?三峽工程僅移民一項費用,按最保守的估計也得110億元。如果不修三峽,100年內能發生幾次水災?能淹幾次江漢平原?大不了淹個一兩次,每次損失十來個億。而且,如將三峽工程費用的極小一部分用於中下游防洪工程,即可防止水災的發生。
  2. 如果將三峽工程所需要的移民費用,用在長江上游的支流分散修建中小型水庫,其蓄水量和發電量都要比三峽工程多出幾倍,且收效要快得多,淹沒的土地和毀滅的生產力要小得多。在三峽工程的論證中根本沒有進行這種比較。為什麼不對這一問題進行比較研究,而是死盯住三峽工程本身?這是一個指導思想和思維方法的問題。這種指導思想和思維方法不可能產生正確的比較和結論。
  3. 關於三峽地區的發展問題,按照某些同志的看法,不修三峽工程,該地區就不能發展。30多年了,有些人只等著三峽工程上馬,不讓該地區的經濟發展,以便減少移民賠償數額。這種指導思想是很可笑的,已經造成了難以計算的損失。現在之所以要討論這一問題,就是因為三峽工程不上,也不讓該地區發展,阻礙和耽誤了流域的開發。過去阻礙和耽擱了30多年,現在還要繼續阻礙和耽誤。有的同志說得好:三峽工程可能成為歷史的豐碑,也可能成為災難的見證。現在看來,在它尚未動工之前就已經造成了無形的災難和難以計量的損失了。


問:根據以往的情況,水庫移民不僅是一項巨大的經濟損失和最複雜的工作,而且會留下長期難以解決的後遺症。這種後遺症對經濟發展造成的損失和對社會安定造成的影響是難以用經濟統計數字計量的。三峽工程的移民是否也會留下後遺症?


答:全國水庫的移民幾乎沒有一處無後遺症的。造成這種後遺症的主要原因在於:我們關於移民的基本知道方針是受害者不受益,受益者不受害;以犧牲農業,損害農民造益於工業。三峽工程的移民指導方針仍是如此。它所造成的移民後遺症,將使以前的任何工程都成為“小巫見大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三峽三峽-9】斬斷了黃金水道,還能再挖一條長江嗎?(彭德 同 方向明,李偉中 談)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