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Matters

一名阿氏保加症怪咖的樹洞。專門寫黑暗題材、冷眼旁觀分析人類行為。

冷眼旁觀: 一個 Sociopath 的自述

我哋嘅目標係喺破壞中,維持依個世界嘅平衡,用罪惡搵出真理嘅所在。-- 寵物小精靈 反派角色火箭兵團開場白

香港疫情大爆發,引爆人道災難。
傳媒聚焦三歲小孩猝死,確診長者露宿醫院外,
各討論區社交媒體上,大家同理心大爆發,
悲痛萬分,驚歎香港怎麼變成這樣。

然而 Sociopath 的我繼續冷眼看這一切,
每天追看四點半疫情記者會,當棟篤笑娛樂一番。
對了,“同理心” 好像是我大腦先天缺失的區塊。

就當藉這個機會,試試開一個專頁談談一個 Sociopath 內心世界。
很直白,很冷血,連 Facebook 都因為“多次違反社羣規則”,多次威脅凍結我帳號。
部分連出名冷漠的連登都無法接受。

就看看這裏有沒有容得下我的空間。
看了不必認同,也不用責罵(相信我,你越罵我越高興)。

小小自傳

由幼稚園開始開始,“冷漠”、“自私”、“無同理心”、“自我中心”、
“將自己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等等等等...
總是不停在老師的評價出現,見家長次數不下數十次。
這死小孩仍然不知同理心為何物,屢教不改。

有記憶以來做過的事情:

幼稚園破壞自然閣的鳥巢

小學天天在操場踢跌同學的書包

中學把老師說錯的東西結集登上網,
令該男老師聲淚區下懇求刪除網站,
全班同學動用群眾壓力要求我就範並向老師道歉,
我仍然一笑置之。

特意把一個平時溫文有禮的老師,氣到拍臺狂罵,
看到他氣炸的樣子,彷彿是人生一大成就。

還有更多例子未能盡錄,這似乎是與身俱來的本性。
時光飛逝二十年,當年的死小孩已經有了不錯的工作,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可是當我回味當年做過的壞事,嘴角仍然禁不住上揚!?

長大後這種 Sociopath 化為社教化面具後面的黑暗面,
黑暗面人人都有,可是我的特別廣大。

我這種人職場上也可以掩飾得很好,
只是一個經常破壞公司規則,又很難相處的同事。

Sociopath 的想法

敵我分明,對敵人無底線

“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人” 少説廢話吧,
對自己討厭的人,做得比他們狠就對了。

對傷害別人沒有罪疚感

慶幸我很少會主動出手傷害別人,
會被我傷害的,大多是被我毫無底線的還擊。

盡情罵我吧,越罵我越高興!

只要是被我不同意的就是敵人,
敵人罵得越狠,我就越高興,
被罵時我臉上的不屑的表情,往往激起對方更多的惱火,
來吧!盡情罵我吧,越罵我越高興!

違反規則甚至法律都沒有問題,只要不被抓到就好

看完上面的描述,可能你會認為我應該是個案底累累的罪犯?
不,我至今仍然是身家清白的。
凡是我不同意的規則和法律甚至 Social Norms,我都會嘗試挑戰,
犯規不要緊頂多被罵、犯法也不要緊,只要不被抓到就好。

別人的痛苦,就由他們自己承受吧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 嗯,就當我不是人吧
別人的痛苦干我什麼事?沒有落井下石算我仁慈了吧。

對,有朝一天我受苦,同樣不需要別人同情。

Sociopath 的掙扎

不知是什麼神蹟奇事,我這種人竟然是個基督徒!?

可惜重視愛的教會,似乎無法接受我這種沒有愛的生物。
逗留教會多年,似乎都無法改變我冷血的本質。

有時我掏出僅餘的罪疚感問上帝:
如果上帝不喜悦我這種人,為什麼要創造我?

到底在人類這個高度社教化的社會,我們為何存在?

我哋嘅目標係喺破壞中,維持依個世界嘅平衡,用罪惡搵出真理嘅所在。
-- 寵物小精靈 反派角色火箭兵團開場白

童年一套動畫裏面的反派角色開場白,大概是我心中的答案。


P.S. 筆名 Dark Matters 暗物質

一來是因應這平台的名字
二來比喻宇宙中的暗物質:科學家不知道為何存在 ,它卻大量存在的事實

這主頁未來會專門用 Sociopath 這種冷眼旁觀,無同理心的角度説幹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