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mamu

无介绍

安东妮

和那种锁骨嶙峋叫声凄惨的流浪猫不一样的是,安东尼的叫声很凶,仿佛你欠着他成吨的猫粮猫罐头没还,他追了你几千公里,终于找到了你这个老赖一样。但安东尼看起来对讨猫粮一事似乎又不是很上心,因为他一边讨着猫粮,一边还抱着一块小石头玩的不亦乐乎。

丹东有很多流浪猫,偶尔出去喂他们的时候,也动过念头要收养一只,但最后都否定了。我自己都居无定所,怎么能照顾好一只猫呢。

我经常骑自行车路过的一个宠物市场,周末的时候才开放,朋友说经常有小猫小狗被遗弃在这里。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毕竟这个世道,能够不把猫猫狗狗送去剥皮吃肉的已经算正常人了。

第一次遇到安东妮的时候,我正骑自行车从市场门口路过,在喧嚣的车流声中,突然传来一阵小猫的叫声,作为一个一级撸猫师,我当然要停下来看看。是一只小橘白,两三个月大的小橘白,白白胖胖。看到我停下来后,安东妮叫得更凶了,一边叫一边朝我靠近,但在我试图触碰他的时候,又迅速的闪开,如此反复。很好,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不被抓到。有些时候我很矛盾,因为很容易就能撸到的猫,你会担心他们的安全,撸不到的,自己又会有些失望。

看起来很凶


和那种锁骨嶙峋叫声凄惨的流浪猫不一样的是,安东尼的叫声很凶,仿佛你欠着他成吨的猫粮猫罐头没还,他追了你几千公里,终于找到了你这个老赖一样。但安东尼看起来对讨猫粮一事似乎又不是很上心,因为他一边讨着猫粮,一边还抱着一块小石头玩的不亦乐乎。

我的挎包里时常都放着几棵猫条,但那天非常不巧,猫条已经给了开始碰到的流浪猫。我寻思要不要去附近买几棵火腿肠,因为她实在太可爱了。这时候,又过来了一个男人,问我,你要不要?尽管安东尼很可爱,但我实在是无法养猫呀,于是我对那男人说,我不要。男人就开始逗安东尼,安东尼还是和开始一样,发现不对就会迅速的闪开。毕竟是未经世事的小猫咪,几个回合下来,安东妮就放松了警惕,被男人捉去放到了自行车的前框里。怕安东妮逃跑,男人又在框上面压了一个箱子。

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就问那个男人,你抓回去是要养起来吗?那个男人看了我一眼,表情有点尴尬,什么都没有说。糟了,不会是猫贩子吧,我想。安东妮似乎也觉察到了危险,突然在车筐里挣扎起来。我在旁边看着,心想,你一定要逃掉啊。非常幸运,只用了几下,安东妮便把车筐上的纸箱给拱出一条缝,然后迅速的跳出车筐,钻进了市场大门下方的门缝里。男人沮丧的走了,我觉得安东妮短时间内大概不会再出来了。但正在我也准备要走的时候,安东妮又冲出来对着我吼开了。我决定给这只勇敢乐观的小猫咪买点吃的,附近就有一个小超市。

安东妮一边吃着火腿肠,一边用眼睛瞄着我,稍有动静就躲回到门缝里,玩自己的小石头。等他吃完后,我又喂了一些水给他,骑着单车走了。

我一定是被安东妮给洗脑了,回到住处后,我一直在回想她一边玩石头一边寻食的样子,我开始担心起她来,担心她饿死,担心她被猫贩子抓走。很快,我决定,第二天要去把他抓回来,让她过几天好日子再说。以后怎么办?再说。

第二天下午,我带着猫条猫粮又去了市场,但安东妮却不见踪影,我隔着市场的大门学猫叫,没有任何反应。我想她可能是流浪去别的地方了,或者已经被人收养了,又或者已经被别人捉走了,我只能失望的往回走。刚走不远,就看到一只狸花猫和一条瘸腿的流浪狗,于是我停下来喂了他们。这个市场附近有很多流浪的猫猫狗狗,曾经有过一个流浪动物救助站,但是被政府取缔了。狸花猫和瘸腿流浪狗看得出来都很饿,但又很警惕,要等我走远后才敢去吃,这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狸花猫和瘸腿小狗


我还是没有对安东妮死心,喂完狸花猫和瘸腿狗后,我决定折回去看看,如果她没出现,我就走。当然,如果那天她没有出现,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我也就不会写那么多废话了。

安东妮正在大门口玩她的小石头,看到我过去后,立即跑回到门缝的阴影里。我迅速拿出食物放在地上,戴好手套等在附近。也许是太饿了,没过多久安东妮就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吃了起来,于是,我就抓住了她。奇怪的是,我把她放到包里后,她一点都没挣扎,只是把头埋下来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知道了要去哪里。

我原本是打算等抓到安东妮后,先养她几天再给她找出路的,所以暂时把她安置到了阳台上(北方的全封闭阳台),一开始,她还尝试着逃跑,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安安静静地蹲在窗台边上,一脸的不服气。我显然是被安东妮的冷静给麻痹了,开始给她搭简易猫窝,阳台和房间之间的门也没关。只是转个头的功夫,安东妮就不见了,确信她无法从阳台出去后,我进屋找了起来。很快,我就发现了了她,躲在柜子的角落里,把头藏了起来,只露了个屁股出来。肯定是吓到了,想要安静一下,我想。但没过多久,安东妮竟然打起呼噜来,我开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一脸不服的安东妮
躲到柜子里的安东妮


等安东妮睡醒后,我给了尝试给她吃猫条,没有过多犹豫,她吃了,吃完竟然还悠闲的洗起脸来,我又赶紧的奉上了猫粮和水。她洗完脸喝了水,照单全收了我奉上的猫粮,还允许我摸了摸她的头。这时候我开始有点醒悟过来,我肯定是被这只小猫给PUA了。

安东妮吃饱喝足后,又到厕所、厨房巡视了一圈,最后躲到沙发底下的瑜伽垫上呼呼大睡起来。嗯,流浪生活很辛苦,需要好好休息。我也上床开始休息,折腾了一晚上,我很快就睡着了。凌晨3点,我突然被一通猫拳打醒,安东妮竟然跑到床上来拍我的脸,拍完后就站在旁边盯着我,似乎是要邀请我和她玩。

半夜唤醒服务


流浪生活对安东妮的影响不是一下就能消失的,在我试图摸她的时候,她又迅速的跑开躲了起来,确认没有危险后,又再出来。反复多次后,她终于肯让我摸,或者把头靠在我手臂上,深情地盯着我。很多时候,即使是突然的起身,也能吓得她紧张的跑开。看得出来,她渴望有人能和她玩,又怕受到伤害。

清晨凝视


就这样,我被她一直骚扰到了天亮,等我吃过早点有精力陪她的时候,她却躲到了沙发下面,除了拉屎拉尿,死活不肯出来,直到第二个凌晨来临……

从今往后,我可能再也无法正常的睡到天亮了。

招架不住


来丹东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丹东原来不叫丹东,叫安东,因为某些原因才改了名,好好一个地名,被改得如此艳俗。给小猫用地名取名是为了纪念在丹东遇到的她,但丹东实在太难听,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叫她安东妮的原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