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沙巴州的無國籍人士,該怎麼「處置」?

Danny Chew 周兆鴻

這是真的,我就住在那裡附近。學生時期家人基本上都不允許讓我一個人去(當然現在可以了),都充斥著那裡很危險、會被抓走等刻板印象。

但市場裡的人也只是做生意罷了,態度也是友善的。

Danny Chew 周兆鴻

如文中所說,我從前也是歧視他們的一份子。出外念書之後,才對這項課題有更多的了解。

可惜,在馬來西亞(沙巴)大部分的人還在歧視。希望未來會有更多人關注,並解決這項課題 🙏

伊斯蘭與東南亞華人

Danny Chew 周兆鴻

馬來西亞官方希望以伊斯蘭教為「國教」,因此在很多面向都希望穆斯林的身分可以被凸顯,甚至更優越於其他宗教以凸顯「國教」的地位。

至於穆斯林脫教的案例還是有的~ 但數量少之又少,幾乎可以以「個案」來形容。

可以參考這一篇文章: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63

因此以結構面來看,伊斯蘭教在馬來西亞,就是一個入教容易,脫教難的結構。

Danny Chew 周兆鴻

我蠻認同「藉著衝突形塑華人的身份」的立場。許多華人都會「特別記得」某些歷史記憶,我想就是要建構大馬華人自己的主體性,來「抗衡」官方論述吧。可惜的是,許多華人在這個過程中不小心也成為了種族主義者,在其他族群眼裡一樣很不是滋味,造成社會極端化的現象。

Danny Chew 周兆鴻

馬來西亞也一樣,改教成為伊斯蘭教很簡單,但基本上很難「脱教」,甚至還要上以伊斯蘭教義為首的「伊斯蘭法庭」首肯,才能夠脫腳。這也就是很多馬來西亞華人看待伊斯蘭(覺得蠻橫或不合理)的其中一個原因。

Danny Chew 周兆鴻

馬來西亞每個人也需要登記宗教,基本上官方的態度就是每個公民「一定要有信仰」。另一個區別,就是穆斯林的身份證會特別標明他是伊斯蘭教徒,而其他宗教則不會,以此區別身分~

隔離一年,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