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如何去体验

把“體驗了什麼”和“如何體驗”,再換成“做什麼樣的人”和“如何做自己”。又會有什麼樣的自我反思的火花呢?活在當下,人盡皆知的道理,卻也是那麼實踐困難的體驗,很多人估計也會將其混淆成喊口號了吧。那些和人相處或獨處的瞬間,入戲到那些情緒裡,又是多麼的自然和不自然設定,但凡相信了情緒主導的現實,又該認為有幾成真實呢?或者把信任情緒起伏虛無作為自我的信念?這或許就是容易出現mental health問題的裂縫吧?即便是修行者,對覺察有一定的意識了,卻也還是容易無意識掉入對意識的我執之中,情緒可以幫助做很好的分辨。畢竟高頻的覺察怎麼會被情緒來操控行為呢,再恍然感慨道,自我的頭腦邏輯真是很頑強啊,各種障眼法洗腦策略啊,就是不要失去權力啊。

一般不會再看以前的日誌,很陌生當時的自己了,觀念信念一直都在成長中改變著,由內向外的動態的,就像自己的身體甚至是面相都在不斷變化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要做那些選擇,很傻很天真,卻也確實經由那些選擇有了深刻內省的機會。當體驗了什麼變成了總結經驗般的吃一塹長一智,這好像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喜歡要刻意努力,要經受苦難的人生。也不是說我沒有努力過,沒有苦難過,也是體驗過了,就知道我不要那些集體意識都認同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觀念。而如何超越集體意識,就會去思考,如何體驗!如何將神性引向自我,那句follow your heart是多少程度下的,排除頭腦精明算計邏輯下的真heart呢?頭腦認為放下真容易,自我洗腦一下,放下吧!好像真的已經放下了,卻不自覺趕緊找事兒做是怎麼回事兒?看起來更像是一種迴避去認識自己真相的策略。很多很多人都會以什麼都是選擇,建構來理解困惑,包括認為善惡也是選擇題,我對此所謂是人生本質的說法非常懷疑! 與人為善對有些人來說是本能啊,這有什麼好選擇的呢?除非這是什麼投機行為?或者把善意對待他人看作是有條件的?可見,佛學,神秘學都說現在是末世了,善都是被懷疑的選擇的善了,哈哈哈,想到很多人看到雙眼皮兒的人都會覺得是剌的,曾一個女孩兒還非得扒著我的眼睛確認是不是天生的雙眼皮,因為她說不相信華人有這麼好看的雙眼皮?得,華人都得是天生特丑的雙眼皮?哎呦,當時我真縱容女性對我冒犯啊!是吧,我覺得所有人想整容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但去用自己的狹隘美醜觀念去揣測他人,甚至都是不認識的人,這很不好,至少散發出能量是非常低的。我也意識到不要再向任何人去證明自己什麼了,高自尊的人真沒必要彎腰做人,到頭來總會感覺到自討沒趣的愚昧感。

還有個體會就是,接觸過的很多人精英主義者都會自信滿滿地表達:雖然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非常清楚自己不要什麼!這個邏輯就是上面說過的,通過不知道來做選擇,然後來做知道了的總結經驗。這個方式方法,我都覺得間接證明了,人生而平等這句至理名言,因為人人有意識或無意識都在用這樣邏輯(不論對精神還是物質)來適者生存,這就是集體意識哇,其實沒什麼特別特殊的,甚至就是投機的,也談不上要如何體驗這樣的精神層面。

如果說換個角度看問題已經是在解決問題了,自作聰明了吧。至少我的經驗證明了這並沒有解決任何創傷問題,別說還妄圖自我療愈了。問自己,如何去體驗?活在當下,是。追問,如何充分地、百分百地活在當下?如果這被看作是修行的意義或人生的意義也不為過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