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会行邪淫的当然无法理解受害者的感受

写过女权话剧“强奸犯”的角色,我当时选择用反讽的、轻蔑的、志得意满的笔触写那些台词,是为了要绝对的讽刺的效果而已,因为我当时也确实不知道究竟为什么那么多顺性别男性要去性侵、性骚扰他人!何况我也被性骚扰过,有好几年都会怨恨自己没有去呵斥对方,甚至还对其保持礼貌!后来在北京演了好多次,有次艾晓明老师说强奸犯写的就是现实!我也慢慢意识到了,那些去策略性的选择的刻画人物的角度,真的是大多数直男的逻辑!这样的歪打正着估计也是因为当时我沉迷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演讲”中吧!

也就全想起来,在做剧本工作坊的时候,有直男曾分享他认为每个女的只要被插就会巨爽,顺从发生性了。当时女权小伙伴们都嘲笑那个直男,后来确实那个男的也再也没来了。现在可以理解他的意思,因为他特爽啊,所以想当然认为女的也巨爽呗。这个逻辑在放在性骚扰他人身上,就是被骚扰的人肯定也特喜欢这样的刺激吧!何况被性骚扰的人,尤其是完全没有经验,也不知道性骚扰的存在的,身体都会立马僵住了,脑子都木了空白了,但感觉就是极其的恐慌与不舒服!简直就是一动不动了!这个恢复身体意识的时间差,让那些行为不端的高兴极了!他们在高兴极了的状态下,怎么能去想象对方同时是恶心极了的感受呢!甚至那恶心的感觉中还有十足地对自己生气!

当然朱军会全盘否认,他估计真的不记得了,因为他有太多的高兴极了的状态吧。知道有激情冲动杀人,没听过有激情性骚扰他人的,大都是选中目标刻意的!弦子在自述中说朱军给她看手相,OMG!我曾经以为自己是拉拉T的时候,有段时间喜欢给女性朋友(也只有女性朋友)看手相!是真的看手相,会看看她们是不是聪明的之类的,不是要性骚扰她们!天呐,原来这早成套路调戏女生的手段了!想象一下,在我21岁的时候,一个我爸年纪的全中国都知道主持人要给我看手相?这是“爱幼”的行为?这分明就是在试探什么啊,估计朱军老早就看上来实习的弦子了,可算逮着机会了?!

什么那句“犯了天下男性都会犯的错”。一个商业上成功赚了钱的男性就可以代表全天下的男性?何其狂妄啊!那怪那么多华人直男人品都不过关,还都妄图当皇帝呢。有钱有权上面有人又怎么样呢?朱军早已经选择晚节不保的路线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