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坚定立定

见到她了

就是在temple。

她所在的社团没有倒闭,还是如火如荼地搞活动。这次是万圣节短片展,有她的片子,我很关注她的创作,我都是从其作品中认识作者,何况她都不怎么爱说话。其实我也不怎么爱说话尤其闲聊八卦什么的,但却是个文字话痨,也会看心情表演外向玩儿社交。

也早就表达过了,很欣赏她的创作,仿佛每次去看她的艺术都在做确认,看吧,我是多害怕自己不欣赏她的作品啊,因为我在欣赏评价作品方面,相当毫不客气,容易给人很傲慢的印象,但在我看来不过就是实话实说罢了,不会玩儿虚伪谄媚逢迎之类的。信任她吧,我想以后会的。也可以理解自己,几乎所有人都不容易相信自己呢,何况去相信别人呢。

来的人真多,我都没地儿坐,爱干净不要坐地上,老外喜欢就地而坐,习性差异而已,不是文化差异,说得这么搞本质主义似的。她一进来,我就看到她了,也觉得她也看到我了吧,反正都会先装没看见。然后万万没想到,就看到乌拉了,西班牙炮友!她现在成酷儿了,三年前她可不是西班牙美女打扮了,莫西干辫子发型!我觉得很惊喜看到她,即便我都把她微信删了,因为她说是百分之百直男癌,那我觉得没必要和这么严重误解我的人做朋友了,索性就删掉了,眼不见为净,还确实是特爱“干净”。但也确实感恩她的主动,让我迅速摆脱了当时失恋失猫的难过情绪。不过接着进入和她的关系让我感觉很不好的情绪了,也就主动断了和她的那段关系,说好了做朋友,也真做朋友了一阵子,然后没想到她最后还是给我下直男癌的定义。现在我都可以理解,那些炮友啊或ex,对我说完全不是大京的话,就是要伤害我,因为她们觉得我和她们主动断了有性的关系,对她们伤害了。呵呵呵,还是那句话,我感觉不好就是不合适,甚至我还努力付出了行动去表达珍惜,但还是对她们个人感觉不好,让我感到十分痛苦无法释怀,她们是无法理解的,所以她们自然想当然以为大京是直男癌把我玩儿腻了,就甩了我。同情她们自我物化的狭隘的想象力。无法和不理解我的做朋友呢,更何况是伴侣关系了,大不了就孑然一身呗,好好自己爱自己修行呗。

总之和乌拉聊了几句,她单身了,好像交男友了?!反正就是普普通通的朋友的感觉,她的硬朗感远大于我。

拍恐怖片,玩儿恐怖的概念,13部短片,除了Nina的片子值得玩味。其他的都是形式主义的影像,内容是空洞无物的,也许有所谓的开放给观众无限解读的权利,我都选择不要这个解读的权利,直接说,疯子傻子什么乱七八糟的。每部片子放完观众们鼓掌,让我想起在央美的实验电影课,每人放完自己的片子老师带着鼓掌完事儿……这也是我认为国内高校没法儿让我能学习到精进自己影像语言的东西……

她的片子讲的是生活在北京的老外(她自己演的,剧本是她社团华裔朋友写的)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生活,吃饭睡觉蹦迪打电话看书,直到有天所谓的警察来查护照,发现她的护照过期十年了,最后女主惊恐地跑回房间,发现自己其实早就死了,镜子里的脸是布满皱纹干扁的。配乐是女声清唱版的吧forever young,她选的不错,立马把片子烘托出浪漫的调调了,也会让观众完全好奇女主角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跳不出去忘记自己死了的死循环?难不成是自杀等等等。诶,写到这儿,又觉得好像片子里表达的是女主没死,就是老了十岁自己没发现……哎呦,那这剧本有点儿差强人意哈,咳咳咳。

和Nina说话了,洁癖啊洁癖,我闻到她嘴里冒出的异味儿,估计烟酒过量摄入吧,呃,如果我可以亲她,我会选择不亲……但见到她没有让我感觉不好,有点儿神奇。这下满足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