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坚定立定

琐碎 除了琐碎 还是琐碎

原本的拍摄计划,因为丝丝的挂号预约突然被取消而改变。这是我第二次去丝丝的家,远在房山,要坐走高速的公交车,大约要两个多小时到。这次同行的是另一个跨姐妹叫油油,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姐妹样子,ta是胡子拉碴的,甚至给我感觉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的“男孩儿”。这位丝丝的绝对好朋友,不止一次出现在丝丝的叙述中,终于见到了,却又有一种大跌眼镜之感,但又可以迅速产生同理心,毕竟ta是温州的,又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巴拉巴拉,不会选择做真实的自己也是有很大苦衷的,惨啊。

到了丝丝家,她们继续玩游戏,把显示屏改成了电视,任天堂Switch游戏机真是方便,怎么招都能玩儿。玩一会儿,我可以,但要是玩一天,我真是要疯了,对我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所以我宁愿玩玩经典的游戏,拳皇,重温重温小时候。丝丝和油油都是游戏宅女,她们可以没完没了的玩游戏。虽然我也很宅,但我和她们太不一样了。

丝丝的老妈,阿姨可以事无巨细地向丝丝提问,求存在感的程度非常严重,说着不希望入镜,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她简直就是无所不在的存在,后来索性就忽略我的摄像机了,这倒是好事儿。玩了一天的游戏,吃过晚饭,在我强烈要求下,大家出门散了步,外面很冷很黑,房山那么大,这片社区就像是一座孤岛,旁边还是一大片坟地,丝丝像是说什么恐怖的事情,说出来,你右手边就是坟地的时候,我脑子还在想,我应该表现出很她期待中的很害怕吗?白天路过只字不提,现在出来散步了,就需要说了?哈哈哈,她是在对我的反抗吧。

睡觉前,我看了两部丝丝珍藏的动漫,《剑心》和《人狼》,她们继续玩游戏。睡觉时候,我要了她家最厚的被子,有很大一股子味儿,但我也不要被冻醒。早上七点自然醒了,这是我的作息,睡得还好。

为了结束这样的玩游戏素材,我必须要求丝丝“加戏”,于是我要她扮演美妆博主,就像B站上的那些人一样,既能说又能演还要有娱乐精神。丝丝在感慨当我作品的主角不好演,我也感慨拍丝丝不好拍。她和她妈琐碎的日常,简直就是相生相克的无限循环,她们当然不用记性好,因为那就是下一秒要说的“台词”。我在其中感受不到任何的平静,每一秒都在时刻准备着的感觉,时刻准备着接受无休止的琐碎。我要在片子里表达出我的在她家有的情绪。

我把摄像机充电线落她家了,突然我感到一丝气愤,这不该是我会做的事,我一向都是那么细心的。。。

先缓缓,再整理素材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去看展 去冥想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