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今日散步見聞

夕阳无限美

我常會走兩公里多去到一個郊野公園,幾年以前沒什麼人,現在什麼時候都多人,很多人專門開車過來玩兒。我喜歡在土堆兒上站桩,還好公園比較開闊,即便到處都是人,也還是有自己和他人保持距離的獨立空間。

很多小孩兒,11,12歲吧,男孩兒們的叫嚷讓我想起了自己那時候,也是這樣吧,壓抑不住興奮,必須要跑,必須要叫,必須要玩兒。也真有意思,那時候家屬院的男孩們大都比我小一點兒,我會和他們玩兒得很好,比我大的有一個男孩兒,後來大家都不跟他玩兒了,因為他總是希望別人都聽他的指揮。雖然我也会教育教訓比我小的男孩兒,但我教訓之後,還會哄好他們,這也是他們還是願意和我玩兒的原因吧。哈哈哈。不過很快身體發育之後,我就陷入了自我困惑的牢籠了…

好多人養小狗,小小的狗。如果我養狗,就養一隻大的吧,就像小時候家裡養過的軍犬。感覺到冷了,就要回去了,公園很大,有条甬道分成了兩個部分,左邊的部分和右邊相通的門被鎖上了,因為疫情。就在我想是不是翻鐵門出去,就少繞一圈了,一對母女還是婆媳,問我怎麼進去的,我說從那邊兒,然後另一女的說別吓着人家……她們就走了。我沒有被吓着啊,我只是在想要不要翻過去,看來算了,不過我確實不太喜歡陌生人冒然和我說話。

繞了一圈,還在一顆樹上做了十個引体向上,出去的時候,看到兩隻喜鵲在喝甬道水坑裡的水,不由自主遠遠停下來,等它們喝完飛走吧,有一隻喝夠了飛了,還有一隻不停喝,後來有個女的掠過我走在前面,那隻口渴的喜鵲就吓飛走了…

走回家的路上,又看到一對兒青年男女情侶,不知道什麼原因,女的鬧脾氣了,扭頭走了,男的跟在後面,讓我震驚的是,那個那男的不停向那女的吐痰!!!第一次沒吐到,第二次吐到女的頭上還是圍巾上?反正女的怒了,男的哈哈笑,女的好像把手機給扔了,男的就不笑了……我就走了,覺得太無語了,那個男的智商有問題吧,為什麼要向女友身上吐痰,惡不惡心啊,肯定他不會照顧女友啊。

我又去買泡芙了,這次買到了,也玩兒突然襲擊塞老爸嘴裡一個,讓他樂開了花。進樓的時候,遇到一個老頭兒,應該是帶著一個性工作者回家,一路老頭兒還談什麼條件呢,但女的別讓他在外面說,各種叉開話題,那女的還對我很熱情,因為我沒按上電梯鈕,她還要幫我按,我拒絕了,因為我可不想摻和到他們買賣沒談好各有心思的事兒裡。實在覺得生理男買性太容易了,也不得不想起某油膩中老年光頭男在網絡媒體裡直接大方承認男權社會讓他活得很舒服,最後還假裝承認自己是男女權主義者了,呵呵呵。我在想,現在我去按摩,会不会有按摩女直接摸我的裆部……都说柏林是性都,很容易有性,那也比不上买卖人数不计其数的中国吧,开放合法化性产业必然成世界第一。咳咳咳。

累了,休息休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