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陪老媽去超市給老爸買奶粉

太久沒有陪老媽散步了,這次她問我去不去物美超市?我答應了。都忘了,她確實老了,走路都很慢了,以前她可是風塵僕僕式的步子,她非常固執地堅持着,每天走一萬步,以前是兩萬步。不得不再說喝酒害人啊,可惜她是戒不掉了。

因為做什麼都特別慢,老媽還全身負能量,都是恐懼,感覺她的能量振動場幾乎是停滯的,可以理解她要保持對老爸的憤怒,因為至少比恐懼的能量頻率高一點兒。我會逗她笑,她不像以前那樣大笑了,現在她都不敢大笑了,她說害怕猝死之類的。慘啊。

我总說酒精害人,從小到大去觀察老媽的人格變化,一個那麼堅強自主的女性變成了一個恐懼憤怒纏身的老太太。雖說精神上的問題是直接導致酒癮的,但這樣的負面業力不斷循環,徹底讓她變成了“黑洞”般的存在。這個人的黑洞現象,我是在南非ex身上認識到的,也許是因為她跟著第一個男友玩兒吸毒太年少了,所以大腦混亂問題更複雜……所以不分年齡,性別的,人會變成黑洞式的負面存在。

可以感覺到老媽也想正面,她也想幽默風趣,但她的腦子已經被酒精破壞了,或者說她就是沒有幽默感,或者她想模仿我。因為我在家是表達能力的“意見領袖”,老爸老媽現在的很多用詞和句子,太多都是學我說過的。我初中時候對老爸說,你也得為你自己活啊。他現在還在說這句話,可見他曾被社會主義螺絲釘觀念洗腦多麼深吧……老媽雖然很固執好逞能,卻特別渴望一個照顧她的大哥哥丈夫,因為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創傷。老爸可不是大哥哥丈夫,他還渴望一個完全崇拜他說吹牛話的老婆呢,可惜老媽可不是文盲傻子,從來不吃他男性說教那一套。但老媽會聽我的說教,估計她可以知道我是真誠的教她。

回家後,我感到很累,但其實沒走多少路,可見我吸收了老媽很多負能量,老媽倒是高興了不少,各種對我噓寒問暖,還給我送剝好的榛子……那些負能量讓我突然彷彿體會到老媽每天或者說是大多時候的感覺,是一種絕望的感覺,一種隨時要爆發憤怒的絕望,但你知道你不能爆發,變成瘋子……OMG,這是一種活在地獄的感覺!當然她要喝酒,喝到麻痺自己,讓自己high起來,甚至她貪戀醉酒的感覺,稱之為“好”感覺!很多酒癮的人都是這樣的吧!慘慘慘。我沒有心疼老媽的感覺了,就是一種原來如此,也必須要區分那些負面情緒不是我的,與我無關。我可以做的就是做真的自己,老媽自然就會受益的,她肯定可以感受到我的改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