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虱子和跳蚤分不清

要不是嘿嘿身上有虱子,还搞到我身上了,被叮了几十个包!这下我知道了虱子的威力!胡同平房阴暗潮湿的南房真是太让我体验到酸爽了吧。其实我一开始都不知道是虱子,还是老爸,老姐姐说的,他们十几岁的时候都去最穷的农村生活过,他们自己说对跳蚤虱子特别熟悉。。。

于是大扫除啊,床单、被罩、枕套全换洗,喷杀虫剂,给嘿嘿洗澡,扔掉给它擦洗的浴巾(她的浴巾,但也特破,估计用一百年了)。。。没想到虱子跳蚤生命力忒顽强,嘿嘿身上的虱子或跳蚤还不能被消灭,嘿嘿的毛身体成了虱子和跳蚤的生产车间了。好的,买体外驱虫药,开始给它治。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我真是想告诉她,赶紧退租,这里真不是什么宜居的住处,不会让人安生!总会冒出问题。。。但我不要说,她自己去体验吧!省的她又突然生我的气了,指责我封建迷信或控制她的可能性忒大,她精神分裂,我可不是。

真不意外,她上不了飞机,本来2号的飞机,但她少了一项中国政府要求的化验,没让上飞机。她一直没发朋友圈,我就可以猜到她崩溃大哭了一场,不过我也不想主动安慰她。老姐姐说了一堆她的坏话,说她就是个骗子,骗我的钱,骗我妈的钱。我说骗我党的钱。。。反正老姐姐特别讨厌她,也会让我对她不太高兴,但我也还是为她说了好话,因为她很傻,分辨不清真情假意,当然也认为我对她是虚情,她也许才会心安理得地“利用”我对她的付出吧。我都接受,这是一次经历,我必须要经历的,一切顺其自然吧。

她先给我发了消息,她的目的应该是要再问我还继续租不租,毕竟她已经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中国了。老姐姐警告般提醒我再也不要租了,赶紧离开那个破房子!是的,我不会继续住了,两周后走!我真诚地安慰了她,感受到她很高兴,至少没那么难过了,挺好。她离开已经60天了,她在那么远的地方,我现在也感觉到她的远了,我确实无法欣赏她太过于世俗,担心没钱的,不相信自己也就无法相信任何生命,诚惶诚恐的状态,我不会真喜欢那样的人。但确实不否认,她让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我的深层创伤,真是有意思,之前情绪化的跌宕起伏,现在我看来都觉得很好玩儿,已经不是我了,我改变了,真棒!

住胡同,嘿嘿减肥成功了!这是最好的事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