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又体验了一遭肆意的诽谤

也可以说是网暴了,因为都是匿名的网民,对我人身攻击,诽谤。我也没仔细看它们写了什么,好像有说我是港独的,哈哈哈。虽然我被误会过成香港人,也在香港住过,不过我其实对香港人完全不了解,语言不通!我只对普遍的北京人有所了解。也让我想到之前被某炮友造谣,诽谤的感受,当时我是很气愤,觉得那女的怎么那么心毒啊,年纪轻轻爱玩儿背后捅刀子,她为什么不去诽谤曾经那些男友呢?她还告诉我,那些男友在床事上对她都很“大力”,毫无尊重的感觉!就是看我太善良,好欺负吧!当时觉得特恶心!特自责太没智慧,怎么都不知道女性也是有人品高低的。其实是没有边界了,无限付出对妈和姐包容和照顾,也会思维惯性到其他女性身上。呵呵,反思了无数次了,现在我可是可以分辨的了,化妆品也掩盖不了。

这回支持猪西西反对网暴,我再次体会到了被诽谤的感觉。可以理解,它们就是有目标的,就是要把猪西西的微博号搞没。好比那个炮友也是有目标的,就是想把我的名声搞臭。结果导向,谁还在乎过程啊,长篇大论,瞎编乱造,胡说八道,脏话连篇,威胁狂言等等等没有什么不可以,都是激情手段罢了!我给它们定性,一群爱国贼鬣狗的秉性,毫无理性思维。得,就这么招呼上来了,难不成真也是来自大西北?就是那么爱撒野?反正我也觉得它们很年轻,基本没什么道德观,是非观,就是盲目生活。听他人说门口要饭的是港独,它们估计都会打死那个要饭的,却根本不会去想要饭的是不是连香港是个地名都不知道。真是法西斯,灭绝式恐怖主义!就差真拿刀拿枪搞集中营杀人了!

还有观察到跨圈子挺讨厌女权的,因为很多女权分子特别排跨,认为跨姐妹不是女人,不让跨姐妹自我认同为女人那意思巴拉巴拉。所以很多跨都转打倒女权的帖子,可以理解。我认识猪西西,她可不是恐跨的女权小伙伴,她也是性少数,不过不恐跨的女权小伙伴在中国不是主流,所以提女权都当成是女的恐跨的了,也许最讽刺的是,很可能真恐跨的女权派在幸灾乐祸,国安警察看“热闹”,孙子兵法最好的战术就是不战而胜!女权觉醒让男权网民去“维稳镇压”。不过女权议题政府维稳真能渔翁得利吗?好像可以,又好像肯定没戏。

男权网民在造谣惑众,诽谤他人等等耗费很多精力能量这才在自己的生活中刷了波存在感,自己的生活过得那么糟糕当然希望所有人都过得糟糕,非常值得同情。

我可以选择对那些恶意满满的谎言予以以暴制暴的还击,但早就经历够了以暴制暴,会让我非常不舒服,生活在没完没了的愤怒情绪中!那不是真的我,我不要伤害任何人。这绝对是一个觉醒的过程,11年了,我都写了网络日志,有天彻底开悟了,大京可以证明这个过程是经历了无数的痛苦反思,也是多么的自然而然一蹴而就。不是很难,不是很简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