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重复恐惧与焦虑的愤怒

發布於

努力把所有精力能量专注在自己的内在,不去联系nina,十天后,她破天荒般来问我怎么样,一下子“破功”般,内心的冷静、觉知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感觉。愤怒于她是否是虚伪的关心,只是想问她房子的情况?愤怒于想到她选择身体“堕落”“自虐”乱七八糟的生活状态,自己竟然还对她这个傻女有性欲望,生自己的气!愤怒于我回复她后,她又恢复给我冷漠般的感受,她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吗?确认了我还是对她有“迷恋”的。

真是有意思,这下子我真对她没性欲了,kiss也不想了,反正她的身体对性都是无所谓的,谁亲都行吧,我的真情实意也不会让她的身体有特别的感受,我不想自取其辱,尤其一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能性,就让我难过。惨死了。这是一种亲密关系里重复的模式!多少年了啊,终于觉知到了。我还有个思维观念,就是要公平!至少是公平的!我是洁身自好的,对方乱七八糟,喝醉了看着差不多就可以fuck了,我其实会感到非常不公平,现在要承认,无条件的爱可以包容她一切行为模式,但也抵消不了那种不喜欢排斥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我和她在一块时候从没主动对其身体产生过激情性欲吧。其实我不能,我不能和她发生性,她不是修行者,除非奇迹发生她是了,选择保持身心灵净化了。我真不愿意承认不能和她性罢了,这让我感到焦虑,悔恨自己之前为什么要期待会发生性!头脑开始上演精神分裂。

昨晚我不得不出门散步,因为我体会到了抑郁症或焦虑症的那种负面思绪不停制造不安的感觉,仿佛每个想法我都设定成了“同意”、“认同”。失控了!这就是失控!镜子里看似冷漠的脸,内心却是失控的,愤怒的,甚至可以选择爆发出来!我选择出门走一走,到什刹海还坐了夜船,船夫不停说话(工作要求介绍风景),我想他闭嘴,又觉得自己的愤怒可笑,所以我选择沉默。当时的月亮很美,我带着愤怒的情绪还是觉得很美,耳机里是王菲的歌,前一天晚上竟然梦到她,她是我的女老师,好像和我有一腿?!真让我惊异,因为我记得我初中时候只对女星孙燕姿有过性幻想,都没梦到过孙。我梦到过好几次nina,还有她现男友梦里竟然是个秃顶,看起来是个小老头儿(其实年龄比我小),哈哈哈。她男友的生日2月4日也挺巧和南非ex是一样的,怎么看,一切都仿佛在提醒我,就是和Nina上辈子或某几世有过瓜葛的,甚至上辈子我可能就是外国人,脸没有整容,长得都不是像汉族。看看我的人生剧本吧,自己还得改造身体呢,一朋友说我像是哪吒,需要自己重造身体,哈哈哈哈哈!

我想出去旅游了,老姐姐现在在上海看她女儿女婿,之后好像又会一起去旅游,我打算去找她,还有个朋友到时去重庆旅游,我也很可能去找她。不是逃避。此时此刻写日志,我就已经恢复内心的控制权了,大脑和身体制造出的种种欲望,诱惑不了我太久的,毕竟我感受过内在智慧觉察下的巨大的美感喜悦,何况一切都是幻象,何必选择我执,自讨苦吃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