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继续夢清理負面信念

發布於

即便現在在夢裡還是十幾歲或二十出頭,也比之前多少年都停留在發育前得小孩兒樣要進步吧。原來自己的深層恐懼是被我當是朋友的女性傷害啊!我基本可以認為大多數女性都是朋友,看情况基本一视同仁吧。後來慢慢才意識到,不太對了,會給一些女性造成困擾,她們以為我對其特有性趣呢,不難理解被當花花公子啊,中央空調啦,暖男啦等等。我也可以理解,大多数女性不了解我的成长经历嘛,学校阶段和全班女生关系挺好的,不会参与任何女生的小圈子,小团体,不过也只当女同学是伙伴,基本不能和男生交朋友,因为他们也会认为我对其有性趣!最大原因还有家里有老妈和老姐,她们特容易生气,生她们母女之间的气,还爱哭,从小我会照顾她们的心情,逗她们开心、开导、陪伴之类的。老姐曾喜欢玩离家出走,老妈每次都会让我去找她,当我发现她藏在某个角落的时候,那个印象还是挺深的,一边高兴找到她了,玩捉迷藏似的,二是觉得她挺可怜的,总被老妈打骂。

也早意识到,不能和女性朋友社交时要照顾女性了,比如给其也买苏打水啊。我选择只照顾nina,当然也是得见到她。但有女性朋友让我帮忙拿包,我也会帮的,一次可以。或者现在我都不怎么社交,觉得挺没劲的,不需要认识那么多人,尤其太多女的观念都差不多的,已经见识接触过了,呸呸呸,还是想着只和女性交朋友呢!行为、思维惯性的力量真大,得戒!以前是怕孤单吧,不太能和自己相处,需要热闹,需要社群。现在不怕和自己相处了,身体都接受了,真也就无所畏惧了。意识是这么想的,梦里的潜意识还是有很多负面信念,比如妥协自己啊,去取悦他人啊,今儿意识到还有恐惧被认识的女同学朋友谋害啊。反思一下,想起二十出头时候的一个想法,认为自己是正大光明很好的人,所有人都应该喜欢和我做朋友,所有人也应该和我一样都是很好的人,我也会和所有人做朋友。哈哈哈哈,天真烂漫单纯挺好的,适合搞创作。咳咳咳咳。丝丝可以理解我,还没性别自我认同之前,她也是上学时候,只能和男同学做朋友,试图和女同学做朋友的话,就会被认为要追求女生了。真不要低估,学生们的浪漫爱幻想,细节控,一触即发!

清理梦醒后都挺不忿的,我真不喜欢自己那么懦弱似的,欺负或伤害什么都接受。转念一想,曾经我也确实都是全接受了,也正是勇敢面对都接受了,也就再没发生第二次了。最大的挑战不是那些曾经故意伤害过我的女性,对我做的那些事儿,而是事后,后知后觉那些我脑子冒出来的,对其的坏心眼评判,对自己的自责,那是个大情绪泥沼!这个生命课题很大,不容易考过,我现在还在考试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