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反思,反思再反思。

看牙医

实在是忍不了了,现在北京的医疗制度是必须要在网上预约号,就是等着看医院有没有号,而热门的医院从来根本没号,上周五我预约的医院,是我家附近的,不是热门医院,也只有下周三有号,先预约上了,但周日时候,我忍不了了,只想尽快看医生,打算今天来看看什么情况,能不能挂到号。以前我看牙都是用我爸的名字,这样至少可以报销,我爸也愿意帮我去挂号,现在不能用了,他也就不愿意帮我了。但我就是要花他出钱来给我治疗牙齿,他们在我小时候没有对我的牙齿负过责任,现在必须要负责,这是我对他们说的话,父母当然不会记得我从小到大的牙疼史,我爸根本是不闻不问,我妈是建议我在牙洞里放花椒籽,我可以理解他们没什么文化知识,但不能接受他们的不负责任,让我在20岁之前受了那么多牙痛之罪,甚至生自己的气,对自己产生怨恨,所以我根本不可能是那种怀念青春的人,也可以反问一句,怀念青春的人们是一种觊觎的性幻想吗?

这次看牙医是女友陪我去的,被爱的感觉真好,也很感恩她陪在我身边。我含着棉花需要止血,牙齿刚刚除去了填充物,吸去了脓血,等着止血的时候,我和她坐在一起,用手机告诉她,我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医生用锤子敲掉我的烤瓷牙巴拉巴拉,她难以忍受的的表情让我顿时放松了,太好玩了,我也问她,你不要kiss我吗?哈哈哈哈。她等了我三个多小时,但这段时间,我感觉到我和她更进一步的连结。回家后,她又马不停蹄回到她的住处,再回来,给我拿了国外的抗生素,她爸是医生,她咨询了怎么用药。她再回来的时候,我睡过去了,今早起得太早了,还是我爸给她开的门,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吃了药,她又买了益生菌,因为吃抗生素对肠胃有刺激,需要补充细菌。然后,她累瘫了,躺在床上听第二部的《三体》小说,我看过一点儿的《三体》,不感兴趣这个虚构的科幻故事,我不感兴趣还是在二元对立框架内的任何文艺东西。即便如此,她也还是无法入睡,她说知道自己很累,却睡不着,这让她生自己的气。我便给她做了全身按摩,逗她开心,让她笑,大脑可以分泌内啡肽,在按摩脑袋的时候,老妈回家了,推开了我房间的门,竟然没锁!老妈看到了,这副画面,我盘腿坐着,女友平躺着,脑袋躺在我腿上,我的手按着她的脑门。老妈脱口而出:太幸福了吧。她明显在说的是我女友,我赶忙说,因为她头疼?所以我给她按摩头。。。我这掩饰的语言,简直就是多余,哎,真是不喜欢被监视的感觉啊。我和女友说,你和我妈的关系进入新的层面了,我妈再也不会想象我们的关系只是好朋友了,你就是我的“老婆”式的存在了。

治疗的周期还要多久未定,不过随之而来的变化与改变和成长,都显得尤为值得怀念了,这当然是爱的能量,作用于未来吧。

微妙的静悄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