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跨性別酷兒修行者

梦或非梦

發布於

梦到嘿嘿其实曾是我的情人,现在是我的猫,我醒了,她睡在我枕头上,一边想着真的吗?一边想如果嘿嘿睁开眼那就是真的,然后嘿嘿就睁开眼了,我的妈呀,完全吓了我一跳。顿时闪回难怪嘿嘿起初那么讨厌女友,生我的气,特别烦我,还咬了我的嘴,太不可思议了,哈哈哈哈哈。变成猫了,惨不惨。

梦到女友非常刻薄,对她的朋友正面友好,背后说不屑的话,还说我是奴隶,然后我还和她在一起,也不生气,她开着大巴士也不知道会去哪,不生气是一种包容的态度,认为她还糊涂呢,需要成长,她对我欲望也是如此。

早上和她讲了梦,她十分肯定嘿嘿就是我的情人,至少嘿嘿把自己的位置放在情人上了,而不是妹妹。她也会说怎么在你的梦里我那么坏。

这下子可真有意思,嘿嘿把我当情人啊,感慨万千。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