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反思,反思再反思。学习,学习再学习。

恐慌降级安保升级

發布於

我家仨人刚交上去身份证复印件,做实名制的出入证。之前的出入证也没特严格的挨个查,现在却要实名制了。恐慌降级后,民众迫切希望恢复平常生活,现实升级的安保不免让人多想!是制造恐惧的目的吗?

父母是完全服从型,他们也是那种根本不带出入证的。我是为避免被找茬儿出门必带。很有意思,他们相当配合监控,生出来相当的亲切感和大门口的人套近乎的条件,不会带着出入证出入,老爸还相当自豪呢!他真的挺可笑的。自以为是一切,因为他的性别为男?他崇拜的毛也是性别为男?

还会觉得这次安保升级是为了社区和派出所联合对租户摸底排查,怎么说来着,精准防控?当然更多的还是制造或保持恐惧吧,符合这个制度的存在利益。

我的第二个青春叛逆期很针对老爸,不是俄狄浦斯情结,而是对他自私自利为目的的生活感到恶心,受不了直男癌的一切观念。调息调息。难怪老妈会如此为他而精神崩溃自洽中有了饮食中上瘾问题…可悲的一个曾有事业理想的直女。

无论如何,还是计划着要每天跑步了,太缺乏锻炼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