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Dajing

决定坚定

参加弦子座谈的活动

發布於

在朝阳大悦城的单向空间书店,太久没去过了,都忘了是坐地铁6号线,导致上了一号线才觉得不太对。活动的主题是关于女性生育的,要不要生育的。反正来的大都是女的,以前我都觉得是好事儿,毕竟女性需要觉醒嘛,但现在我被二元性别归类为“男性”了,还会被特别关注与凝视!因为有很多女的认为男性来参加女性议题的活动特别需要被表扬!被肯定!甚至被崇拜吧!OMG!吓到我了,干嘛认为我是男的啊!惨不惨!能不能有点儿想象力认为我是LGBT酷儿啊,何况我还戴着大耳钉呢。现在我在探索自己酷儿的穿搭风格!都可以戴耳钉了,哈哈哈,未来估计也会穿裙子吧。因为我即便穿适合自己的裙子也再不用担心被误会认为就是女的了,嘻嘻。

比较认同弦子在说到女性争取权益的运动,警惕被商业资本利用。其实基本任何社会议题,都有被资本商业运作的风险!资本化无孔不入!资本主义式贪婪的自由!

结束后,我看到一帮女的都围着弦子加微信,说感谢或鼓励的话。挺好啊,也许有天她会变“知心姐姐”了吧。后来她男友来了,感觉挺老实的一个人,其实我也是老实实在的人,哈哈哈,看起来却像是花花公子,没办法,我玩儿酷儿身份政治嘛!也想起22、3岁的时候,我经常去环铁找拉拉画家朋友玩儿,她会总“批评”我怎么穿得像个初中生一样!后来我头发越剪越短就彻底改变对穿衣服买衣服的态度了,扔掉了所有我穿十年以上的和我姐给我的衣服,开始探索自己买适合自己的衣服。没想到,现在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穿衣探索,有朝一日我自己开始设计做自己的衣服了,都不会意外。

弦子好瘦啊,她的肩胛骨没有肉,我以前也是这样!我和她说,我现在都可以一拳把你打趴下,你太瘦了,不过我以前也和你差不多。估计她也有身材焦虑吧。她说我胖了比较好看,她这么LGBT友善分子竟然也以为我是跨直男,好吧,我是多容易被误会成钢铁直男啊。我现在是难以想象自己有一段亲密关系会超过一年,或半年。太久没有谈过恋爱了,实话说我应该都忘了怎么打啵儿了。弦子同学和男友都五年了,她说是不是因为我太花心了,哈哈哈,真不是,应该就是没有遇到双方都合适的,我反正不能接受父母和我姐那样的伴侣的关系,搭伴儿将就过日子。弦子说她基本都是公共生活,微信、微博、线下活动等等吧,完全可以理解,我就赶紧打趣让她男友好好照顾她啊。反正我是这样的价值观,会照顾好自己的伴侣,完全支持她,因为这样的付出会让我感到幸福。我也觉得其实每一个阳刚气质多的都有能力去照顾好自己爱的人吧,只不过现在的主流价值观,是剥削女性的,占便宜没个够。当然我也知道有的女性就是喜欢被控制、被支配,她们也会去找适合她们的伴侣。各有各得活法无可厚非,但女权还有性少数人权权益社会运动,是为了起码的,生而为人有选择不同生活的方式的权力,那些恐同、厌女的会感到被威胁,也反向证明着他们就是既得利益者,按看到一个伪善的男性自称是女权主义者的话就是,活在男权社会很舒服!呵呵。

她好忙啊,希望未来可以请她和她男友吃饭吧,又觉得有点儿尴尬,因为她男友基本不和生人说话,哈哈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