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備份

騰訊大家已在2020年2月被中國網信辦勒令關閉,故希望在這裡把部分文章救回來。文章歡迎Share至社交媒體,也歡迎各位留言交流。如你是備份文章作者而想撤下稿件,請留言通知。

葉兆言:1929年,美國人怎麼看蔣介石

2016-01-19*美國人相信,蔣舉足輕重的地位,並不能代表他就能把貧窮落後的中國,順利地帶入現代化,說到底,蔣介石既是「溫和派和自由主義者之間的關鍵角色」,還是一個獨裁者,或者是說一個獨裁的嚮往者。

美國人怎麼看蔣介石並不是一成不變,1929年,在南京的美國領事館官員通過他們的觀察,給遠在北京的大使寫過一個報告。這個報告今天讀起來,有點滑稽,有點荒腔走板,又非常有意思,讀著讀著,當年的歷史情景撲面而來。

1929年的蔣介石可謂春風得意,嘗足了「槍桿子里出政權」的甜頭。此時此刻,國民革命軍北伐已經成功,中國自古就有「皇帝輪流做,明日到我家」的說法,蔣介石忽然登上了權力頂峰,這個確實出人意外,別人想不到,蔣自己也未必能想到。弔民伐罪,周發殷湯,說到底,天下都是打出來,成王敗寇,最後的勝利者永遠屬於正義之師。

還是先聊聊歷史,先說1895年,這可以說是中國人最沮喪最難堪的一年。中日大戰雖然發生在前一年的甲午,真正投子認輸,有條件的投降,讓大清簽下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卻是在這一年4月。因此在1895年,一方面是恨悠悠賠款割地,另一方面是氣鼓鼓小站練兵,前者是為過去的無能買單,後者是為未來的崛起做準備。

小站練兵成全了一位響當當的人物,這就是一代梟雄袁世凱。小站練兵聘請的是德國教官,一招一式都學習德國,最終也沒有學像,可是軍權在手,擁兵可以自重,一不小心就得到了天下。機會來的很突然,袁世凱並不是小站練兵第一人選,他不過是接替了胡燏棻,結果到後來,沒人再知道這個胡什麼棻是何許人,猛一看還以為是個女同志呢。

黃埔軍校的結局也有點相似,1924年,蔣介石並不是南方革命黨中的最高軍事將領,要說地位,有個叫許崇智的明顯比他高,年齡大一歲,處處要壓他一頭,學歷資歷都比蔣強。黃埔軍校籌辦之初,孫中山想讓程潛當校長,蔣介石只是副校長人選,後來陰差陽錯,彷彿袁世凱接替胡燏棻一樣,蔣介石頂掉了程潛,成為黃埔軍校的實際領導者,成為名副其實的「校長」。後果總是難以預料,誰也不會想到最後會有那麼驚人的回報,沒有小站練兵袁世凱做不了民國首任大總統,沒有黃埔軍校就沒有國民黨的天下。

還是讓我們看看1929年身在南京的美國領事如何描述蔣介石吧,這時候,國民政府已成立,東北張學良已經易幟,北洋軍閥這一頁算是徹底翻過去,美國領事對蔣介石的評價,其實是對中國新政權的評價。美國人很看重出身,在教育背景這一欄上,說蔣畢業於保定軍官學校,留學日本東京軍事學校,長於陸軍,曾在俄國待過一年。這些介紹要說對,大致有那點意思,要說準確,便有些離譜。

關於蔣介石的文憑之偽,早就有過各種詳細考訂,是不是貨真價實不重要。當年沒人在乎這個,文憑永遠是個沒有用的死東西。值得品味的重點,是說蔣介石在俄國待過一年。這個俄國是蘇聯,也就是說赤化的共產主義蘇維埃。先說有沒有,有。時間不是一年,確切地說,三個半月。關於這段俄國經歷,大家後來都不願意提,國民黨自己捂著不說,共產黨更不願意說。但是美國人不會輕易放過,在他們看來,這很重要,這意味蔣介石非常有可能「赤化」。

儘管此時的蔣介石已跟中國共產黨翻臉,和蘇聯的感情也差不多掰了,美國領事的判斷是這位「聰明的政治家」,不僅會「不顧一切攬權謀私」,還「與左派重要領導人有密切聯繫」,「他的勢力將不可限量,他在個人集權的能力方面將超過國內其他領導人」。很顯然,美國佬非常擔心,擔心這個「懂得如何利用別人的偏見、恐懼等個人缺點」的政客,會左傾會赤化,甚至「有可能暗地裡仍對蘇聯友好,對其他國家冷淡」。

冷戰是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產物,在這之前,反對赤化和嚮往紅色政權,可以是個模稜兩可的東西。它很可能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一個人難免忽左忽右,最聰明的人就是左右逢源。美國領事特別強調了蔣介石對日本的態度,這個看法很堅定,認定蔣雖然在日本留過學,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但是無疑會「憎恨日本」,憎恨這兩個字斬釘截鐵。

為什麼蔣介石會憎恨日本,美國領事在給大使的報告中並沒有詳細說明,只是根據語調,相信自己的判斷絕對準確,是有可靠的情報支撐。從地緣政治上看,中國人仇恨日本人顯而易見,甲午割島之恨記憶猶新,然而對俄國的態度,按說也不應該好到哪裡,畢竟老毛子從中國版圖上,割去了更多的寶貴領土。蔣介石「曾在俄國待過一年」,不能說明任何問題,不足以證明他就應該親俄,事實上,蔣在日本待過的時間更長。

1929年以後的中國,究竟會怎樣發展,美國人其實真看不透。在南京的美國女作家賽珍珠對蔣介石就喜歡不起來,她看到了一個大搞拆遷的國民政府,好大喜功追逐時髦,新的首都計劃正在改變南京,南京這個城市正在向國際化大都市看齊。未來幾年的快速發展,足以讓世界驚嘆,但是有一點美國人沒看走眼,那就是這個國家很不太平,民不聊生,而蔣介石個人的權力慾望又太強烈。美國人相信,蔣舉足輕重的地位,並不能代表他就能把貧窮落後的中國,順利地帶入現代化,說到底,蔣介石既是「溫和派和自由主義者之間的關鍵角色」,還是一個獨裁者,或者是說一個獨裁的嚮往者,他本身就是中國政局最不確定的因素之一。事實上,無論向左還是向右,這個國家與法制都格格不入,依然在走著人治道路,離真正的強大還有很多距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