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

有貓就讚。 亂寫密碼貨幣,又會寫吓其他生活嘢。文章係個人觀點同學習筆記,一邊寫一邊幫助自己理解。有能力最好睇原文唔好睇我寫,否則要接受翻譯來去都係果堆字眼,覺得雞精就唔好睇嘞。 自封 LikeCoin 後援會頭號會員及會長、高重建盲粉、元祖讚賞公民 2019年1月1日加入。 本人所撰寫之內容不歡迎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截圖分發,斷章取義,斥責不雅,敬請自重。除非 tag 我或關聯文章,否則不予回應。

AMA 記錄 | SCMP x LikeCoin 你問我答

(edited)

了解很多朋友不懂廣東話,所以寫了這個字稿,希望可以幫助大家了解 Web3 及去中心出版。


日期:4月19日晚上8時

講者:
Phoebe - Liker Land 成員,負責 LikeCoin 業務及 Marketing
Henry - SCMP NFT 元宇宙項目的創始成員
Rubio - Blockbusters Lab 共同創辦人,為 SCMP 發行 Artifacts by SCMP 項目
Kyle - Blockbusters Lab 共同創辦人,負責策劃及推廣

Phoebe

今天晚上我們邀請 Artifacts by SCMP 團隊與我們暢談,他們把回歸前後的報章封面發行 NFT,而我們將一同探討去中心出版、傳統出版及媒體對區塊鏈的期待及願景。

現時 NFT 很熱門,Youtuber《試當真》 都使用 NFT 模式推出項目,我知道你們即將推出第二輪 Artifacts by SCMP,團隊對 Web3 內容與願景為何?

Henry

作為媒體公司一直對 Web3 行業發展密切關注,南華早報在香港經已成立了 118 年 ,很有歷史價值,但從來沒有很好的方法保存歷史。雖然內部有進行數位化但只限於處理自己的數據庫。隨著區塊鏈日漸成熟,又出現了 NFT 應用程序這個保存我們的報導和歷史的好方法,令我自己對這個項目充滿熱情。NFT 理應不限於金融或投資方面,而是保存歷史的技術。

Rubio

我以前在網上撰文也有使用 LikeCoin,一年前如果不是 Phoebe 提醒我去看看錢包,我也不知道自己經已儲存了價值 100-200 美元的 LikeCoin。雖然當時我並未完全投入 Web3,但我也很訝異我的價值會在某些地方能夠被衡量及被獎勵,體現 Web3 中其一種獎勵應用及出版能夠如何回饋創作者。

我們時常說一些內容經已上鏈而且上鏈後就不可竄改,但我們也應該想一想,內容不可竄改是不是就代表他們是有意義的呢?這個也是很值得深思的問題,例如資訊上鏈就可以好好收藏就很安全,不被其他勢力阻撓,但這樣是不是代表經已將內容的價值釋放得最好?南華早報嘗試去將一些頭條去變成一個珍藏而這些珍藏將來的創始擁有者將會接通歷史的 NFT 世界。可以將單一格式變成想像甚至無限,這就是 Web3 的力量。

看到 LikeCoin 進行其他實驗例如 DePub,我們也相當之興奮:究竟如何在社交媒體上能夠做到 Web3 應用?老實說我們在這方面仍然在學習中還未很熟悉,但感覺是相當興奮的。

Kyle

我自己也是近日才深度接觸 Artifacts 及 LikeCoin,我也有上網寫東西,當中涉及很多調查的工作,會看很多東西作參考,一層一層地探索,然而去到某一個層次總會發現有東西消失了。當我們以為內容永遠都存在,但原來沒有政治干擾放上網的東西也不會「一生一世」,就正如 連登討論區 時常說東西放上網就是一世的,但實際卻不是,他們都會消失的。所以也深刻感受要保存好數據和元資料,以前以為在日常生活與我無關的事情原來到最後也是與我有關而且是重要的。所以看到這兩個項目發展變得相關的時候,也很高興能夠參與其中。

Phoebe

香港人過去兩年應該特別有感覺,東西會不見了甚至一夜消失,一些二十多三十年的重要記錄例如活動記錄也會不見了。很多人會問:「為甚麼這件事要放上區塊鏈?」基本上所有人接觸 LikeCoin 都會問這個問題。昨天我自己就有一個領悟:網絡經已在轉型,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數碼資產就等於我們在 Web3 的身份,而這個身份由不同面向構建,包括撰寫的文章、收藏的藝術品、手持的密碼貨幣…而 LikeCoin 處理的面向就是假如你撰寫的文章不在區塊鏈,你的 Web3 身份就少了一個面向給人知道。例如我點擊 Rubio 的錢包我發現他曾經出版一本關於北韓的書,而這亦是在鏈上的數碼資產。我對這個體會越來越深,尤其是 Web3 應用場景越來越多,遊戲上面也有,Henry 亦可以解說南華早報在 Sandbox 上面的遊戲和香港有甚麼關係。我深深感受到時代正在轉變,就算我們這一輩算是年輕也要追上 Web3 的演變,因為未來的報紙可能直接在 Web3 產出也說不定。

以下我預備了一些問題詢問 Henry,尤其是關於 Artifacts 這個項目,可否告訴我們現時進度如何?

Henry

Artifacts 這個項目於上年年頭開始推進。為甚麼南華早報想做 NFT 呢?我們認為區塊鏈和 NFT 是保存歷史的好方法,因為它的不可竄改及去中心所有權特性。

為甚麼一定要是 NFT 呢?而我們想在 NFT 中做甚麼呢?大家可能看到主流 NFT 類別不外乎是數位藝術、頭像收藏品又或者遊戲項目等,我們認為有一個類別在 NFT 市場並不是非常之成熟,就是將現實世界很有歷史價值的文物或記錄用 NFT 去保存,我們南華早報想做的事情就是去建立這個歷史性 NFT 的類別,我們建立這個類別也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我們其實也只是初始,具體需要有幾個步驟去做這件事。

第一個步非常重要:需要製作一個智能合約的元資料標準 ( metadata standard ),大家了解 NFT 都知道它們大部份都是一條 IPFS 連結,對於頭像收藏品或遊戲項目也許經已足夠,然而對於原本經已有歷史價值的內容放上區塊鏈,一條單一的 IPFS 或 Arweave 連結並不足夠去保存整個歷史價值。所以我們認為每個我們製作的 NFT 都需要很豐富的元資料,同時也需要是標準化的元資料,從而將歷史脈絡及它的重要性放上區塊鏈。這是元資料的價值,幫助人們重新發堀歷史,這是第一個方向。第二個方向就是 Web3 很大的價值主張就是接下來在元宇宙場景如何開發一些新的應用,如何於元宇宙與其他資產互動,我們認為有一個共享的元資料標準之後可以幫助生態系統的數碼資產能夠有更具創意的應用。所以我們基於這兩個理由認為元資料標準是創造一個新的歷史 NFT 類別的前題。

第二步就是使用我們的存檔,我們選擇了 1997 每一日歷史頭版去做珍藏卡牌遊戲,目的是將南華早報一部份歷史釋出去中心所有權,想證明市場上感興趣的不止是頭像收藏品或數位藝術,大家對歷史資產都非常之有興趣,這是第二步的意義。我可以補充一些公開發售的資料,但於更高層次而言,Artifacts 項目的願景是這樣,而我們現在的公開發售只是前期很小的一部份。

Phoebe

半年前我們與 Henry 及南華早報 CEO Gary 也談過關於元資料標準的事情,因為 LikeCoin 本身也在提倡需要元資料標準。我想問南華早報的元資料標準具體目標會否考慮兼容其他標準,又或者會不會讓人公開使用,又或者只供給報章行業使用,目標對象是甚麼人?

Henry

我們希望所有擁有歷史產物的人都可以一起去使用我們的元資料標準,我們最終的目的是將整個標準公開,用比較去中心化的系統去做一些驗證,於創立前期認證過程相對困難,但我們的願景希望將這個標準盡量去中心化。應用上我們代表媒體,但在設計上我們有向其他行業專家請益,由他們告訴我們如何設計一個可認用的標準,其中包括與 Animoca 及史丹福大學 Starling Lab 交流,這些專家和我們一起創作這個標準,我們希望應用在報章、相片、影片、資訊圖表…等具歷史價值的範籌。現時這個標準的限制就是在鑄造的一刻才開始將這些內容記錄上區塊鏈,但我們其中一個顧問 Starling Lab 正在做的就是將資產從出版的一刻直至鑄造再到擁有權都進行接軌。我們對這些合作機會抱持開放態度及一直在探討,所以從合作來說元資料標準就是如何接軌前段的數據獲取及如何開放標準讓更多人使用。

Phoebe

願景方面 LikeCoin 同樣都專注於如何推進媒體及創作人有更好更完善的基建去接入 Web3 生態,我們亦一直與 Starling Lab 緊密對話。我想詢問在技術面向方面南華早報選擇在 FLOW 上實現這個元資料標準,可不可以解釋為甚麼會選擇 FLOW?

Henry

我們的願景相對比較有野心,我們希望將區塊鏈、NFT 及在區塊鏈上保存歷史推向大眾化用戶。研究不同區塊鏈時候認為 FLOW 的生態、合作夥伴及產品最接近 Web2,亦即是大家熟悉的消費品。我們認為如果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讓很多人一起參與,有著大家比較熟悉的樣貌會比較容易去橋接,繼而逐漸做一些原生 Web3 的採用,這是第一個考慮,第二是 NFT 這個技術 Dapper Labs(FLOW 的開發者)很前期經已參與,他們做 CryptoKitties 和 ERC-721 標準設定,所以在技術層面來說對他們非常有信心。第三從知識產權的角度比起其他區塊鏈,選擇他們與一些大型知識產權的合作會比較適合。提到合作其實我們想邀請其他很多不同的歷史文物持有人和我們一起合作去做 NFT,因為 Dapper Labs 具有知識產權案例,包括 NBA 及 CNN 等 ,打開話題會比較容易。

Phoebe

LikeCoin 處理的問題面向比較不同。我們主要集中於創作者製作內容的一刻能否製作出原生 Web3 出版,在按鈕的一刻將內容上鏈。而我們處理歷史檔案在應用層面上比較少,雖然我們也有一個拖放的設計容許大家將存檔的東西放上去,但我們始終比較難去處理真實性的問題。畢竟存檔的源頭或處理真實性的工作如果我們不是那些存檔的擁有者就會比較難去認證。所以 LikeCoin 與南華早報服務的對象有所不同,我們服務的多數是獨立的創作者或希望立使用 Web3 出版工具的話就會使用 LikeCoin,但當談及的是一些體制或具知識產權的媒體就會聯繫南華早報。當然我也期待有合作的可能,並仍然在討論能夠重疊的地方。

我看到有些討論現時南華早報都有涉獵 Sandbox 遊戲,究竟它與 Artifacts 有甚麼關係、想帶出甚麼目的、社群怎樣參與?

Henry

Sandbox 是這樣的,我們認為 NFT 有兩個面向,第一保存歷史的重要性,還有就是在元宇宙的應用。我們在 Sandbox 探索目的就是要了解第二點:如何使用歷史相關 NFT 製造元宇宙應用場景。Sandbox 是第一個例子,三月份在他們的 Alpha Season 2 發表了中環天星碼頭的體驗,於設計時我們想盡辦法將南華早報報導過的一些歷史融入元宇宙遊戲,及將遊戲駁入解鎖一些 NFT Artifacts。最後我們設計了 7 至 8 個小遊戲,每玩一個就可以解鎖一些南華早報以往拍攝的舊照片。其中一個小遊戲是關於渡海泳的,這個活動經已有很多年歷史。當你救了一個溺水的伯伯就可以解鎖四五張南華早報介紹渡海泳歷史的黑白照及彩色照。另一個遊戲是與天星碼頭資歷最深的一位船長傾談,了解他的經歷,他就會帶你到 80 年代他在天星碼頭工作的場景,所以在 Sandbox 是有這兩個版本的,最後可解鎖南華早報為這位船長的深入報導。對我們來說如何將這些原素融入大家熟悉的遊戲是一個實驗而效果是相當好的,在整個 Alpha 2 我們都排在前 5 位、前面兩位是 Alpha 即是 Sandbox 自家的體驗,對於這個效果我們是相當之驚喜也很受鼓勵。

至於如何接駁 Artifacts 我們是要繼續研究的。我們不打算將 Artfacts 成為一個只容於 FLOW 的元資料標準,因為我們了解 Web3 不可能只是一個單區塊鏈的存在。假如之後我們可以橋接 ETH 或 Layer 2 接軌就會比較容易。此外亦會繼續留意 NFT Bridge 的發展,大家可能也會留意之前有一些 Mirror Zero Protocol 又或者 Omnichain Protocol 都開始去研究橋接 NFT 機會,我們也在密切留意怎樣去做這件事。

Rubio

我可以補充一點就是我們和南華早報的 Sandbox 體驗很驚喜地有很多用戶去玩及參與,即使在其他 NFT 項目,假如有一些視覺化的原素亦會令一些本身在 Discord 世界,即是遊戲玩家及 NFT Play-to-Earn 或 Gamefi 原素,會吸引他們去注意我們的項目,我認為南華早報同樣做到這個效果。我自己玩過 Sandbox 也應為不是很容易駕馭,但很多遊戲玩家很想克服那些挑戰從而得到獎勵。我覺得這一種獎勵對一個項目也是很重要的。所以這種關聯能加強對不同受眾的互動程度並且也算是一種 Web3 相關的表述:我們也很想與大家互動,而不是只懂得將靜止的圖片變成 NFT,會是比較動態的。

Kyle

NFT 和密碼貨幣使用者數量其實還是很低的,雖然這兩次發展好像很強,越來越多媒體關注,廣泛應用也越來越強。然而透過這些遊戲或不同種類的互動可以用易入口的方式讓多些人參與得到這件事。雖然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甚麼是 Aritfacts,也不知道甚麼是 NFT,純粹知道 Sandbox 上面有這麼一個遊戲。透過這種寓遊戲於知識的方法可進一步去了解。

其實我看到 LikeCoin 也開始有一些產品推出,例如我看到 DePub,也許聽眾想了解多一些。

Phoebe

我也很認同遊戲化能令區塊鏈落地,我也有玩過 Sandbox 但真的有點難操控,可能我自己不是個遊戲玩家。LikeCoin 也慢慢學習到這樣也許是接觸社群及讓更多門外漢進入願景及了解 LikeCoin 世界的方式。剛提及過的 depub.SPACE 不是一個遊戲,而是一個去中心的 Twitter。當然 Twitter 最近也是一個很熱門話題,Elon Musk 說要買了它,也有很多討論說一個怎樣的 Twitter 才可切合用戶需求。甚至有些人說不能在這些平台上獲得言論自由,我們怎樣才能做到公平的境地?depub.SPACE 其實是一個初步,讓你感受一下原來 Web3 原生內容可以這樣製作、感受可以是這樣做的。

早前談及過你的身份由你的錢包去代表,其實 depub.SPACE 也是這樣,今天也推出了新功能就是如果你在香港登入,你會看到關於香港的熱門話題,例如試當真和特首選舉。如果你在海外登入又會看到當地的熱門話題。而登入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叫你連接你的錢包,Facebook 或電郵登入這些比較 Web2 的模式經已不復存在,代表你登入就是使用你的身份即是錢包去推文。當人們按你的頭像就會顯示你買過的 NFT 頭像,你製作的內容 NFT,甚至你去過的某一個活動的出席證明 NFT。depub.SPACE 就是這樣,它面世短短好幾個月但使用起來不錯。如果大家是新手也可以試用一下。這些工具沒 Sandbox 好玩,門檻也相對低一些,反而貼近一些內容創作者,去感受作為門外漢新手也可以用到一些 Web3 的工具。

剛才 Henry 也說了一大半,我想問有沒有一些現狀想透過這個機會與聽眾分享的?而未來 Artifacts 怎樣去接觸你的目標客群及怎樣去帶動使用,會使用甚麼渠道又或者會不會經已有一些早期的成功個案。

Henry

Artifacts 第一個項目是南華早報 1997 年珍藏,那一年我們出版了 362 日,我們將每一年的頭版弄了一個 NFT,根據當時的報導和頭版設計去將他們分為四個稀有度,做了一個珍藏卡牌的形式將我們的頭版展示。我們在 3 月中賣了上半年,一共一千三百多盒 NFT、每一盒 NFT 有五天的頭版,效果也相當不俗。 公開發售兩小時就經已售罄,在 FLOW 區塊鏈與 Blocto 錢包做合作。4 月 21 日晚上 9 時會做下半年的公開發售,每一盒 NFT 有 5 天的頭版、97 FUSD 一個盲盒,每一個盲盒包括下半年五天的頭版,當時設計的這個 NFT 都發現 97 年真的發生了很多事的一年,下半年有機會獲得 71 回歸的頭版,Super Rare 包括戴安娜皇妃車禍歷史、亞洲金融海潚和禽流感,這幾天的頭版也是很突出的。剩下的也有當年發生的不同事件,讓大家慢慢慢發堀。

Rubio

談到大規模推廣我想 Phoebe 與她的團隊也很有感受,因為你們絕對是香港密碼貨幣界的元祖。最近感覺其實很有趣的,做 Web3 項目很多時候看到儲 NFT 或買幣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但對公眾來說 NFT 就是炒賣、密碼貨幣就是騙人的感覺。我們幫助南華早報做推廣也要回到 Web2 找一些寫歷史或談文化的網絡紅人,他們的推廣轉換率也相當之好,因為這些網絡紅人本身也對於新事物有興趣,也不介意做很多推廣。但對比 Web2 的大規模推廣、Web3 的世界就需要做很多協作,例如 AMA 或者白名單 giveaway,變成了項目在 Web3 世界讓更多人認識的原素。但我們發現與某些社群合作反應特別好,他們的 Twitter 追隨者或 Discord 會員未必特別多,但你會感受到這個社群會特別關注南華早報這個項目的路線圖或使命。我們也有與國際歷史相關的項目合作,效果也不俗。我們有時也會與 Time Magazine 的 Timepieces 項目作比較,我們發覺他們的 Discord 也不是太活躍,同樣是媒體但他們對於 NFT 的理解和如何介定 NFT 的切入點都不同,這樣也很影響應受性及其他項目怎樣去看我們的項目。某程度上對 Web2 和 Web3 真是很不同的取態。很有趣的是在大眾輿論好像放了一個核彈,有很多人會評論,雖然有很多負評但總體也是一件好事,因為多了人去接觸,也有很多人第一次安裝錢包,了解甚麼是似太坊,並計算 ETH 0.2 是多少錢。這個經歷在香港真的很少發生,對於引領大眾使用很重要。無論如何我們都算是很早期的,雖然比起 LikeCoin 同事我算遲,但總體來說大家對這些項目的與趣只是很早期,可能在兩三年後整個行業景觀會轉變得很快,但也是令人很興奮的。

Phoebe

我很認同,也在此乘機談談 LikeCoin 的進度。很開心看到南華早報進入這個生態同時將去中心出版或 NFT 推向高峰。終於也不單止是 NFT 藝術品而是新聞界與媒體終於都涉獵到這方面,所以我認為有心不怕遲。LikeCoin 提供的工具現時創作者經已能立即使用,包括我們經已有 WordPress plugin,專門照顧一些有自己網站、一直有寫 Blog 或故事的人可以使用,當他一安裝這個外掛就可以享受將內容出版至區塊鏈,而 NFT 功能亦將會於兩個月面世。換而言之,你不需要是很出名的作家,每個創作者都有自己的價值和自己的粉絲,他們絕對可以將文章出版成為 NFT。這個功能很快面世並比較值得期待。特別是今天來這個 AMA 的朋友很想試用一些 Web3 的工具,除了可以購買南華早報 Artifacts、玩 Sandbox 遊戲,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的工具,LikeCoin 就是努力在建構一些工具例如 WordPress plugin 和 depub.SPACE 的平台,歡迎大家試用。

聽眾問題

如何去定義「有歷史價值」?今天的相片,五年後都是歴史?為甚麼要這樣界定?

Artifacts 的元資料標準與 LikeCoin 的 ISCN 有甚麼不同之處?

Phoebe

ISCN 是專為出版而設的 metadata standard module,曾遍來說一些 NFT standard,或元資料標準都沒有包含一些出版的原素在內,例如我們需要做一些不同版本的更新,現時 WordPress plugin 就可以體現到出版內容時候鑄造 ISCN,你每更新一次你的貼文都會在鏈上有一個版本更新,其實這個小功能也是一個大設計,為出版度身訂造因為出版就是會有很多不同的版本,而你需要在 10 至 10 多個版本以後才把它鑄造 NFT,我們就會照顧到這個需要,也不是很多元資料標準可以做到這一步,這是一大特徵。其次就是我們的取態是出版是很有趣的,你今天可能不是很有名,但也會想將它放上鏈,或者遲些有機會才把它鑄造 NFT,這時候 ISCN 就開展它的角色:你依然可以把文章先上鏈再註冊一個不可竄改的證明,稍後再讀取這個元資料標準鑄造 NFT。這個就是 LikeCoin 處理元資料的面向。

Henry

在元資料層面雖然我們作為一家媒體公司,我們設計元資料目的是要延伸到不同的資產類別,不單止報導,我們也希望包含一些相片或不同種類的歷史記錄,甚至是清代瓷器的 3D 模型,我們也會想將背後的重要性和歷史背景記錄在元資料當中,這是第一個分別。第二個分別是關於歷史價值的,我們本身已有 118 年歷史有很多素材,我們與不同生態系統的合作夥伴也談過,了解現時博物館或歷史珍藏機構,他們可能只有 10% 的藏品正在展覽或使用,換而言之有 90% 的項目正在收藏。Artifacts 這個元資料標準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將這 90% 歷史收藏的價值解放出來。

今天的相片,幾年後都是歴史我們其實很認同,但我們暫時會專注於過去那麼多年經已儲存而沒有機會去處理去保存的資產。接下來可能會與 Phoebe 這邊這種形式,比較實時記錄歷史上鏈的機構去做合作再去慢慢了解。我們終極目的其實是一致的: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有它的歷史意義和價值,都需要上鏈,只不過一開始選擇的資產始終不同。

Rubio

甚麼有歷史價值其實我想沒有區塊鏈出現之前也不是純粹由一個單位或者一個政府去界定,雖然有政府嘗試去界定,但歷史價值我們通常都是回望它對人類文明有貢獻,也不一定和時間掛勾。聯合國有個對於世界遺產的定義:不是越久的歷史就越有價值,這是其一,時間與歷史價值不一定成正比。第二就是他們會看該種歷史文物對於整體人類有沒有一個共同價值,例如建築、文明、人權等。舉例我爺爺的故鄉在某個省份的祖屋有一千年歷史 V.S. 柏林圍牆有 30 多年歷史,大家會感到柏林圍牆的歷史意和價值比家族祖屋為高。想反映的歷史價值某程度上是一種共識,也是後人怎樣去看歷史事件。區塊鏈正正在幫助這件事,因為我們將歷史碎片上鏈,甚至它能夠在交易平台上售賣,更能反映到價值。例如南華早報珍藏 7 月 1 日那一張是最有價值的,到時價值就可以在價錢或交易頻率上反映。這件事情是有趣的,以前我們未必能夠使用數字去反映價值,但現在我們可以做到。

Phoebe

我特別認同這一點、SCMP 和 LikeCoin 選擇了不同面向去展現這件事。我很深刻在 Matters 看到有人把他爸爸的遺書上載到 ISCN LikeCoin chain 上,這件事很個人,對他的歷史意義也只限於他一個人,但整件事很體現到 LikeCoin 希望服務的社群是每一個人都有他感到重要的價值及歷史意義的內容,而現存的工具是未能照顧到的,而我們就在照顧這一部份。南華早報的報章內容、香港的歷史甚至這個人爸爸的遺書究竟是不是在一個對等的維度,很難去比較的,但他們各自也有他們的歷史意義。我很認同我們在共同推動同一件事,但在服務不同的人。也許兜完一個圈之後,我們會在同一個點相遇。所以這個問題真的很好。

聽眾問題

想問如何處理 NFT 發行和收藏者之間權力的不平衡?

因為現時 NFT 項目發起人可以完全控制該 NFT 項目發展,例如可以突然抽身

就算我們擁有 NFT 亦無用

Henry

這個曾遍 NFT 都有的問題,問題也是回歸社群本身,我們大家看到最有價值的 NFT 也不一定由項目方去推動,而是由很多社群的活動和應用去推動。我也想回到元資料這一點,只要你擁有一份 Artifacts NFT 就可以直接查看所有關於這段歷史的元資料,這樣其實是很強而有力的。Rug Pull 很多時候成功因為他們的 NFT 只有一張圖,而關於這張圖的價值都是與項目或一組人去掛勾,但當這個資產的所有內容及背景或它為甚麼這麼有價值訊息都經已上鏈,要做到去中心化會更容易。這條是很好的問題,相信很多 NFT 收藏家或項目都會關注。

聽眾問題

會不會考慮引入 DAO 的原素,給人投票甚麼新聞才有價值再鑄造 NFT。

Phoebe

現時 LikeCoin 使用 DAO 形式去處理很多營運上的事情,我不肯定南華早報會考慮這樣經營社群。

Henry

作為一家比較傳統的媒體公司,決策模式都是依賴公司不同的編輯,因為我們編輯會比較不偏不倚去做一些重要值得記錄的內容。短期內我們也會依靠他們的專業去突出一些特別有歷史價值的內容。接下來長期大量去做一些 NFT 鑄造的時候,整個過程會是怎樣呢?我們肯定會向去中心化邁進。我們現時不能承諾一定會有一個 DAO,但是我們完全了解這個過程是需要一個去中心化的設定。接下來我們的路線圖會逐步與大家分享。

[活動完結]

kin 其後在 Discord 補充

補充多少少,ISCN 是很自由的 metadata 框架,幾乎任何形式的 metadata 都可以用 ISCN 來實現。ISCN 跟 Artifacts 不是相沖的標準,反而是,Artifacts 可以以 ISCN 的形式在 LikeCoin chain 或者其他 chains 實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買了《南華早報》數位典藏NFT(ARTIFACTs by SCMP)的1997 Premium Series

開箱我的《南華早報》數位典藏NFT(ARTIFACTs by SCMP)1997 Premium Series part1

Matters X 南華早報:「歷史漂流瓶‌」,加入白名單獲得重要歷史報導NFT,週五晚上AMA分享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