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福分站

自以為是兼長氣地閒聊影視各種怪現象。

藝人新營之道:遙距自拍戲

武漢肺炎不只重創日本,亦衍生了「社交距離」,可以預見就算疫情「受控」,影視製作會顧及「社交距離」而不能回復舊觀,藝人紛紛變身網路KOL,搞直播,通常由自身出發的個人互動,但如果要搞戲劇呢?利用社交媒體可以嗎?一手包辦化妝、道具、拍攝也可以嗎?武漢肺炎後的日本藝能界,已經不再一樣。

家裡如何自攝電影?

既然難以聚集人群拍攝,不少非主流導演就開始動腦筋搞在宅遙距電影,第一槍就由前年的日本電影奇蹟《屍殺片場》導演上田慎一郎發起的《攝影機不要停!遙距大作戰!》(カメラを止めるな!リモート大作戦!)!全程以遙距拍攝,講述因為疫情擴大沒有工作,只能在家使命的日暮導演(濱津隆之),忽然收到製作人的戲約,要求他在全員不見面的情況下,開拍網路劇集《奇妙犯罪實錄》,而被迫接下工作的日暮導演,唯有召集電影原班人馬及向三百多名網友募集影片,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攝影機不要停!遙距大作戰!》全長不夠30分鐘,已放在youtube,甚至已配上英文字幕!

延續《屍殺片場》的低成本創意,令人爆笑的「𢲷痕殺手」設定,再加上由演員各自拍攝而組成的短片,雖然製作粗糙但看得歡樂,最後還藉女兒(真魚)的感性發言,說希望疫情穩定後「想在戲院看電影」,應該得到不少人共鳴吧!

《攝影機不要停!遙距大作戰!》5月1號在Youtube公開後,已累積37萬點擊率,而上田導演這次更帶起「在宅電影」熱潮!同期二宮健導演主催的「Shinpa(新派)」推出「在宅電影製作」系列,有24位「導演」參與,每日在自家Youtube推出自己的短片,當中不少為人熟悉的名字,包括柄本佑、日劇的熟面孔佐津川愛美、前野朋哉,幕後有TV東《By-players》系列導演松居大悟、Wowow《有村架純的假期》導演今泉力哉等等。

柄本佑導演的短片有點意味不明
佐津川愛美原來演而優則導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7MFWjWnRfdIuBC-RH7UMw/videos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Shinpa官方Youtube收看各短片。看來武漢肺炎有機會催生一片日本獨立短片熱潮呢!

NHK的遠見及包袱

連大河劇《麒麟來了》及晨間劇《應援》都因為疫情面臨停拍停播,NHK比各大民營電視台更快動腦筋,製作三集半小時、在深夜播放的《正是現在,才要拍新劇》(今だから、新作ドラマ作ってみました),強調從創作到拍攝都是Stay Home模式,演員自行負責梳化服、拍攝鏡頭機位設置,甚至器材都要自己預備,像Youtuber一樣用iphone拍攝!

三集故事雖然皆以「自肅」為起點,但風格大有不同:第一集〈心在檀香山,給他花生醬〉講述一對準新人(滿島真之介、前田亞季)婚禮被迫取消,只能遙距談情,卻搞出分手危機;〈永別My Way〉則是丈夫(小日向文世)在視像電話看到剛逝世的亡妻(竹下景子),結果卻被她提出離婚!兩人糾纏之間故事情節有反轉;至於〈轉、幸、生〉則要柴咲幸、高橋一生、室剛三人演回自己,因為想跟某個人見面而與他交換靈魂,首先是柴咲幸與室剛交換,然後高橋一生與柴咲幸愛貓Noel加入戰局!

〈心在檀香山,給他花生醬〉可謂三集水準最差的
〈心在檀香山,給他花生醬〉可謂三集水準最差的
〈永別My Way〉點子有趣,演員表現也好,就是畫面太單調
〈永別My Way〉點子有趣,演員表現也好,就是畫面太單調

NHK的創新精神可嘉,但效果如何呢?

根據週刊新潮的報導,第一集收視1.6%,第二集2.2%,以深夜劇的標準來說收視偏低,週刊新潮甚至指對這種「革新」的電視劇有興趣的只限業界,同時由於需要三機拍攝,器材質素、收音水平的差異亦顯而易見,被稱為只有「實驗習作」水平的劇集,放在NHK很失禮?再加上雖然號稱「在家拍攝」,部份卻看得出是佈景,令人覺得名不符實。

撇開噱頭與實際不符,老實說這種「遙距自作業」很視乎演員本身的資源及製作水平。第一、二集只有兩位演員參演,近乎舞台劇式的對話,甚至看得出製作簡陋,觀眾很快會失去興趣而放棄收看;反而第三集由於演員人數最多(三人一貓),拍攝水平亦明顯比前兩集優勝(尤其柴咲幸,她的鏡頭拍攝最專業,果然因為她已經是CEO?),更使用大量後製(如在畫面上標明身體是誰的狀態),娛樂性的確比前兩集高。

大量後製是〈轉、幸、生〉最明顯的優點

另外編劇森下佳子亦很善用大河劇《女城主直虎》的演員火花,還有本身的形象,再套入他們現實會做的事(例如室剛的例行直播),重新建構讓他們「自己演自己」,有「現實」加持令觀眾更易投入及有共鳴,「直虎組合重聚」亦增添話題性,雖然未公佈收視,暫時是口碑最好的一集。

雖然NHK與香港電台一樣,近年經常被當權者罵浪費公帑(NHK是收看費用),可是有別於香港,日本一般人罵NHK的狠勁更為誇張,像大河劇《韋馱天》被罵醜化日本,這次的新模式日劇則被罵「只交出實驗水平是愧對付收看費用的觀眾」,但無可否認只有公營的NHK才有創新的空間。

《正是現在,才要拍新劇》並不是一次成功的嘗試,卻讓人看到就算保守得令人反白眼的日本,還有思變的動力,加上紛紛轉型網路KOL的演員偶像們,武漢肺炎對近年被虧一池死水的日本藝能界,會否成為難得的「轉危為機」機遇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