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福分站

自以為是兼長氣地閒聊影視各種怪現象。

《阿基拉》來自三十年前的預言

《阿基拉》預言2020年東京奧運中止

因為這一幅圖,然後預言成真,令1988年的日本科幻動畫電影《阿基拉》再次成為話題!於東京奧運果然被迫中止的2020年,《阿基拉》陸續在日本、台灣及香港重映,沒想到此時此刻有機會在大銀幕欣賞這部經典,看著來自三十一年前的預言,再對照與當下的重疊之處,既魔幻又悲涼。

日本動漫大師大友克洋於自編自導的《阿基拉》,背景設定於1988年7月,東京發生大爆炸,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三十一年後的2019年,重建的「新東京」動盪不安,宛如末世廢墟,加上日本政治腐敗、財政疲弱、犯罪率高,人民渴望尋求「阿基拉」這股強大的力量獲得重生與救贖。

某夜兩幫飛車黨互相毆鬥之際,鐵雄意外撞上超能力者高志,被軍方強行帶走成為最新的實驗對象,體內超能力因此覺醒,鐵雄卻開始濫用這股恐怖力量一步步走向失控邊緣;另一方面他的好友兼飛車黨老大金田,為了潛入軍方實驗室救出鐵雄,被迫捲入政府陰謀,最後甚至看著鐵雄暴走失控…

三十年前已預見的末世

老實說,既然是歷時逾三十年的經典,網路上的優秀分析文章有太多太多,初次接觸的觀眾根本不敢班門弄斧。可是仍然想記錄初次在大銀幕看《阿基拉》的震撼,尤其看到當年對逾三十年後的「預言」,總有點觸目驚心——並非指準確預測2020年被強行「中止」的東京奧運,而是三十年來世界沒有進步,只有繼續沉淪。

《阿基拉》雖然是1988年的作品,到了2020年仍然不過時。

當然,《阿基拉》並沒有成功預言有智能手機,隨時隨地可以上網接通全世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為科技而劇變,亦沒有因為三次大戰而出現「新東京」,可是因為武漢肺炎出現新一輪的中美「冷戰」,令整個世界陷入恐慌,人心茫茫,世道崩壞而萌生的「末世感」,跟電影裡頭宛如廢墟的都市差不了多少。

《阿基拉》的日本政府無能,社會持續出現反政府運動;另一方面軍方私下成立機構研究超能力,後來更發動政變,逮捕和槍殺軟禁政府高層,並命令坦克,裝甲車,武裝直升機開進市區,封鎖路段,動用地面部隊和空中部隊對東京進行戒嚴…2019年這些場景出現的並非在東京,而是香港。

見證日本邁向保守的沉淪

日文語境當中,「阿基拉」具有光明的意思,而電影中就有宗教團體奉「阿基拉」為神,其後轉嫁到鐵雄身上,希望他能帶領人民,彷彿無論何時何地,大眾只盼望跟隨強者領導人,能夠隨波逐流就夠了,不需要有個人意志去改變什麼,這一點倒是切合三十年來的日本民風。

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經濟一蹶不起,失落了不只二十年,社會氣氛不斷倒退,從「寬鬆」到「頓悟」世代,年輕人對政治、甚至社會事件變得越來越冷感,只著重個人愉悅享樂,武漢肺炎一役,盡見日本人的荒唐,防疫竟然不及到夜生活消遣重要,身為外地人只覺得傻眼。

「變得保守」更見諸於日本影視作品,就像1988年日本能夠對世界輸出《阿基拉》,講述對未來被支配的恐懼,宏觀又具前瞻性;現在影響全球的日本動漫,是新海誠是《你的名字》,就算涉及要拯救一個註定被毀滅的地方,講述的仍然微觀的互相拯救,小情小愛的相遇,不難感受到三十年來日本人越來越保守的民風。

鐵雄令人可憐又可恨,的確是人類的劣根性。

意外與香港同步的聯想?

雖然近年香港人更愛韓流,卻總覺得香港跟日本的「演變」有謎之相似,可能大家的民主自由「得來太易」——美國人強行塞給日本、英國人強行帶給香港,沒有經過陣痛甚至流血(如韓國及台灣)而得到的民主自由,大家未必懂得珍惜。

像鐵雄這種平時自卑懦弱的小人物,有機會獲得超能力之後,並非「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而是自卑到自大,把超能力用作報復、解決私怨的工具,著重一己之爽快,放眼於香港或日本,人人是「鐵雄」,實在令人沮喪。

此時此刻,看到《阿基拉》各種充滿既視感的場景,包括永無止境的軍隊暴力衝突,人心惶惶而瘋狂的亂象,忽然萌生奇怪的念頭:也許「武漢肺炎」某種意義上亦是「阿基拉」?總會在緊要關頭爆發出想像以外的驚人力量,卻善惡難辨,它究竟是「救世」還是「滅世」?可能只在一瞬間發生。

而我們正在身處這個瞬間漩渦之中。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