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照立此

探寻者

从语言谈起

中国人对英语的态度,绝对称得上是一言难尽。

语言问题,往往都是政治问题。而英语和其他语言又不一样,它是一个萦绕在所有受过教育的中国人头顶的,无可回避的,政治问题。

从这个小问题上,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种种纠结,种种痛苦,种种自私,种种扭曲。

对这个问题,恐怕都难以用一两句话,三五个点来说明白。只能把它描绘成一团浆糊,一个妖异的深渊,一面扭曲的魔镜。在这面魔镜当中,照出了无尽的罪恶。

汉语是一门相当乖的语言,一门被驯化的语言。被强权驯化、被官府驯化、被暴政驯化、被文言文驯化。

可能有人会不同意我的观念,然而,只要看一下微博,看一下博客,看一下历代的八股文章,哪怕看看被称为自然主义大作的四大名著以及金瓶梅一类的书,里面的扭曲、算计、人性的丧失,就已经触目惊心了。

我们夸赞水浒传这样的书,说它洞明人情。这是对水浒的夸赞,同时,也是对这个社会的控诉,一种委婉而扭曲的控诉,带着虚伪的假笑。

越是污浊的社会,看透就越难,就越需要洞察人心的能力。这种能力,就像长颈鹿的脖子一样,是一种环境逼迫出来的扭曲。不去同情,反而赞颂这种扭曲的人,就已经入在死里面了。

这个国度污浊了几千年,连带着周边,也污浊了起来。污浊之后,不仅不思悔改,反而要用它的污浊,来遮盖这所有的一切。

对于外来的语言,它有一套一致的做法,盗取、换用、掩盖、诋毁,如同食尸鬼一样,把这一切都吃干抹净,然后再冠以蛮夷狄戎的名号,假装是什么上邦。

面对它的语言,英语并不是第一个,是不是最后一个,我并不知道,也并不在乎。

然而正是这种语言,引发了汉语世界爆炸式的变化,就像是火星可以引燃一座草料场一样。

中国人看见了英语及其背后的那个社会,看到了这个社会的能量。这种能量,能够揭开谎言,穿透迷雾,破除一起阴暗的障壁,揭穿所有纠缠在灵魂里的谎言。

谎言是不能和真相碰撞的,谎言自是谎言,真理自是真理。只有堕落的无以复加的人,才会相信什么谎言重复一千遍之类的昏话。能相信这种话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真理。他们见过的,最接近真理的东西,其实是重复了九百九十九次的谎言。

它们果然要信这个,它们理应要信这个,它们活该要信这个。

于是它们能够理解的,只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只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在不得不学习对方的时候,还要憋着一股劲,想着胜过对方,打到对方,改造对方,乃至于凌辱对方。

看看微信就知道了,一些坏人相信,凌辱别人的时候已经到了,纵使搞不过欧罗巴人,拿广州黑人试试手还是可以的。

还有一些坏人,心里揣着明白,嘴上装着糊涂,拿着爆款公众号,割着所谓的韭菜,在经济危机中恐慌并自得着。

第三种,也就是我这样的,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不得不陷入了沉默,只敢在 Matters 这种地方,发一些不痛不痒的抱怨。

如果说罪恶,首要的罪恶就是这个,所谓应试教育如何如何,英语和阶级分化的关系,反而是等而下之的东西了。

把洗脑当成工具的人,不管拿到什么,都会用来洗脑;习惯于阶级压迫的人,能够把所有的不同,都转换成阶级压迫。哪怕再精华的食物当中,都有人能都能找到合胃口的糟粕。

微信上的斗争,无非就是糟粕和糟粕的斗争。

如果有区别的话,无非就是中餐糟粕和西餐糟粕的区别罢了,拿着这个褒贬名厨好坏的人,是什么样的东西,可想而知。

可想而知罢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