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照立此

探寻者

无可说

正所谓,名为可说,实无可说。

在我还很青涩的时候,如果有人说,他什么都不信,我会将其理解为某种程度的堕落。

但当我接触这个社会久了,接触这片土地久了,我就会明白,什么都不信固然是堕落,但敢于说出自己的不信,至少在这片土地上,反而是某种堕落的不彻底的表现。

至少这些人还不至于去骗自己,不至于在骗人骗己中颠倒黑白,不至于去吃某种意义上的人血馒头。

在这片土地上呆的久了,人也自觉不自觉的会自我审查起来,不用看我的文字,就知道,在很多关键的问题上,我是在绕着走的。

目前的我,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不太能将自己的胸臆,直挺挺而明白白的,坦露出来。

只能在一定程度上,以一种略为直率的方式,揭露某种有限的丑恶。

其实,我所揭露的丑恶,在我身上,并不能说没有。只是我能够承认这一点,仅此而已。

我曾经读过胡适先生的文章,即使抛开政治立场来看,他们的东西,也能形成鲜明的对比。

胡适的文章,是持平之论,看着很是舒服,然而久而久之,就有一种不解渴的感觉。好像他的文章,并非是中国人写给中国人看的,反而像是外国人,本着基督教式的良知,在劝导着中国国民。

就仿佛胡适之先生的心中,对于中国的丑恶,并不了解一般。

观其生平,胡适先生自然是了解中国的丑恶的,不仅了解,还知之甚深。这就未免让人纠结,让人想胡适先生到底想说些什么,他对现实的妥协,究竟要到何时为止。

我是在斗争哲学中成长起来的人,在我看来,放在中国,胡适说的那些东西,在他那个时代,能否实行,究竟可疑。更不要说和斗争哲学对抗了。

直白的说,我压根不相信,胡适骨子里,认为国人本质上都是好人的这一假设。

我认为那就是欺骗,一种高段位的骗人骗己。jin'ci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