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达达

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遗产保护专业毕业生;现居美国费城;故乡昆明,第二故乡香港;社会公义关注者;公众号“所在 PeoplePlace”(id: peopleplace)

我们和香港的关系还有救吗?

本文原发于微信公众号“所在 PeoplePlace”。我做了一点改动放到这里,期望引起更多角度的讨论。

图片来源:TYRONE SIU

赵皓阳的一篇《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传播之广着实让我惊叹。帮他做逻辑和事实检查的好文章很多,比如“驳斥”和“回应赵皓阳”,我就不再多写。不过他的文章能被那么多人认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精准地迎合了一种公众情绪——内地人对香港人无处宣泄的不满和讨厌。

我作为内地学生在香港挥霍了整整四年青春年华,眼看着两个群体相互撕扯并渐行渐远。然而我的所见所闻和得出的结论,与赵非常不同。

香港社会对内地人不友好是事实。我从内地去香港上学的第一天,在商场里用普通话问一个清洁人员怎么去地铁站,她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后来知道了,在香港要受到尊重就得说粤语和英语。有些香港人称大陆的新移民、没有公德心的遊客及为求香港身份证來港产子的孕妇为蝗虫。我的香港朋友说那些言论都不是针对我的,可是新闻和评论里面骂人的时候用的名词是“中国人”或“内地人”,从来不加定语。

香港人在此事上确实无知错漏得令人唏嘘。大多数香港人虽然没有表达过歧视言论,却在默许这样糟糕的事情发生。香港平等机会委员会曾试图通过拟定《歧视条例》来缓解问题,但法令对舆情的影响杯水车薪。如果是在美国,这样露骨的歧视言论,早要被各界批判,为主流社会所不耻。可是香港沉默了。

我想这是大多数在香港的内地人无法与香港社会亲近的一大原因。即使身边了解我的香港人都对我尊重和友好,可是我仍然属于内地人这个群体。试问谁能够坦然拥抱和爱一个歧视你所属群体的社会呢?

从小到大我们都相信着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人和内地人是同胞,可是我们在香港却没有被视为同胞。再加上我们早已习惯了内地媒体塑造的国泰民安之景象,在香港却要面对铺天盖地关于内地的负面言论和报道,难免让人难以接受。我们不自觉地抵触这些挑战我们旧观念的新信息,反而更愿意留在内地人和内地信息渠道的舒适圈里。

可是,如果因为光线刺眼而把眼睛闭上的话,我们永远无法看到事情的另一面,也永远无法真正理解香港以及选择走上街头的香港人。

我总觉着既然来了香港,就应该去了解这片土地和它养育的人们。走出舒适圈的过程确实很不舒服。怀疑自己从未怀疑过的价值体系,承认自己以为的事实并非事实,这些都需要时间和勇气。

我有幸交到尊重、欣赏我,并且能够平等交流的香港朋友。他们跟香港舆论里塑造的香港激进分子形象完全不同。他们大多都是非常务实的人,想要安稳的生活,恋爱,工作,结婚生子。我的一个朋友刚毕业还没入职,就已经开始筹划如何买房了。

可就是这些“揾食为先”(谋生为先)的香港人不去上班,反而走上了街头抗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明明香港与中国的传统文化、血脉、地缘都如此接近,为什么他们在中国找不到归属感?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香港的四年时间里,我慢慢发现,虽然香港人大多是内地移民的后代,但血统或人种,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身份认同。香港人从小接受的教育与我们完全不同,这导致香港人与内地人在着装打扮、言谈举止、生活方式上有很大差异。大多数人仅仅从外表就可以大致分辨出谁来自香港,谁来自内地。

有句话说you are what you read (你读什么样的内容,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香港人和内地人接受的信息重合度非常之低,因为两地人们的信息来源渠道完全不一样。所以在两地成长起来的人,成为了价值观迥异的两个群体。香港人在Facebook和Google上轻易可以得到的信息,内地人除非翻墙是绝对不会在微信微博上看到的。以下是香港本土工作室做的Hong Kong Is Not China系列组图的一部分,是蛮有代表性的香港论述。两地各自使用不同的平台,得到的信息也完全不同。

图片来源:本土工作室

再有,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下,我们对政府执政表现的评判标准相去甚远。内地人甚少怀疑最高权力的正当性,认为政府做出决策的出发点总是好的,出了问题大概是下面的实施者在捣鬼。可是香港不同,香港从未停止质疑。 “一国两制”承诺过会实香港人崇尚的民主、自由、法治,然而现实却狠狠打了一个耳光。先是民主普选的愿望落空,现在又是对逃犯条例侵犯香港司法独立的担忧。香港期待的“一国两制”是“和而不同”,而不是做一个听话的小弟。有人要说香港从来也没有过真正的民主投票选行政长官,现在为什么非要选?可是,难道没有过就永远不该有吗?难道我们会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就没有权利去追寻吗?

香港人非常爱惜这座城。他们明白,这座城是他们延续香港独特文化的唯一选择,而民主制度也是保存这种文化的基础。失了它,就没了根,没了家。然而,他们能真切地感受到强大的力量正在改变香港社会的方方面面。这种改变,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于是他们的坚守也带着无力和绝望。

我能理解香港人的焦虑和挣扎,也能理解内地人的失望和愤怒。可是我不忍看到两地的人们被仇恨挤压得丑陋变形,没有哪一边保留了足够的体面和理智。

如果我们不讨论这个管制系统本身的缺陷,所有情绪只不过指向现象而非本质。粗鲁的对骂除了增加社会矛盾和戾气之外毫无作用。在这样互相厌恶的环境里,有效的交流少之又少,偏见和成见根深蒂固。最后,人们都不再以开放的头脑试图去理解对方,只停留在肤浅的表面攻击彼此。

更可悲的是,该有所作为的政府在这场矛盾中缺席和沉默,甚至加剧对立;能引导舆论的媒体也选择顺应群众的愤怒,互相丑化和渲染,而不深入探讨问题的根源。

虽然单靠理性和节制远远无法解决问题,但我希望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不要停留在呈现给你的片面事实,而去试图倾听不一样的声音,思考到底是什么造成了仇视及对立。

在香港生活或生活过的内地人们,以及在内地生活或生活过的香港人们,我们夹在香港和内地社会之间,也许可以试着去当一座桥梁,而不是一道鸿沟。

我们与香港的关系,还有救吗?

你,愿意救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