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昱誠

Podcaster,Blogger. 情慾地生活,情慾地創作

品香文化|酒吧不稀奇,你去過 "香吧"嗎|浪活香旅人

發布於

文字 | Barney

圖片 | 矮克特、浪活香旅人提供

請您尋出家傳的霉綠斑斕的銅香爐,點上一爐沉香屑,聽我說一支戰前香港的故事。您這一爐沉香屑點完了,我的故事也該完了。 — — 張愛玲《沉香屑》


l  說到『香』,你會想到甚麼?


家裡的供桌上總是有一些些燒完香的白灰、還是小的時候,媽媽帶你去廟裡收驚拜拜,身穿藍袍的阿嬤總會拿著一大串香在你頭上繞阿繞。


走進位於奇哩岸的一間民宅內,一二樓是中華香道文化推廣協會的台北支部,一樓提供香品販售、二樓則是教室提供相關教學、三樓才是浪活香旅人,一個提供品香放鬆的塌塌米小和室。


接待我們的是 浪活香旅人的主理人 普烏,人如其名,普烏當天穿了一件日式和服綁帶外套,袖口微微露出刺青,有點像來到日本料亭的樣子。


普烏是一個與我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他泡了茶,娓娓道來他與香結緣的故事。普烏的父輩兩代都是在經營線香用品的原料廠,歷經製香產業西進至大陸,大量化學香品取代天然線香、政府禁止焚香政策等,隨著傳統製香產業的沒落,第三代的普烏此時被叫回來接班,又在中華香道推廣協會下學習製香技術,除此之外,也前往日本學習香道,想要探究更多關於香文化的知識。


l  製香產業的轉變與沒落

民國6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國內香的需求量大,台灣鄉下到處都可看到製香工廠,每遇到旺季,各家工廠得從白天趕工到晚上,甚至還供不應求。隨著時代進步,機械製香的速度和數量遠遠超過人工製香,且製香需要在沒有風的場地進行,師父總是大汗淋漓,造成許多年輕人不願意做,台灣傳統的製香業逐漸沒落。

想要了解香的製造過程,可以參考啾啾鞋的這部影片



對於政府禁香這件事,普烏認為不全然是壞事,傳統製香使用中藥材、木料等天然原料,早期還能用香做藥引,因此優質的好香,其氣味可形塑清幽安然的祀神場域;但工業化後,香的製作滲入許多化學原料合成香氣,也強化助燃效果,以增加用量並降低成本,在低價搶市下,「化學香」攻佔民間祭祀場域,尤其開放進口後品質參差不齊,國內又缺乏把關機制,化學香精類香品之所以能暢行開來,也是由於大多數香客只是把燒香作為祭祀的儀式。既然不聞香,不品香,只是燒香、看香,也就自然忽視香的用料、配方與品質。

在聊的過程中,普烏也拿出化學香精(合成檀香油)與天然香精分別品聞,化學香精聞起來很熟悉,有一種香水的味道,其實多數的香水都會添加化學定香劑,讓香味持久,味道也不容易跑掉。


l  從製香到品香

玩香的方式主要可分為燃香、薰香:


全文請至官方部落格閱讀,另外可搭配影片、音頻服用,熱熱喝快快好

讀:

https://www.barneystalk.taipei/浪活香旅人/

看:


聽:

https://open.spotify.com/episode/7Ko9PgBsicDjlPZR7ILgtC?si=y1pfGGKkTUmGtRJzqXlCrg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