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虫斜会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 博客地址:https://www.czyouge.xyz 社交网络:https://mastodon.social/@czyouge

被尿憋死的人

在看到那队全部穿着红色衣服的人走过时,张强便知道自己在做梦了,毕竟现实世界里没人会那样怪异。

那队人为首的是一个胖子,在红色的衣服中看起来略微类似典型的圣诞老人。但旁观者甚至无需细看,便能轻易发现他与典型圣诞老人差别巨大。首先,圣诞老人绝不会用那样目中无人的方式走路——他甚至完全不看前路,只顾仰着头向前走而已。但世间的道路总是崎岖不平的,即使在这场梦里也是一样。似乎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胖子身边簇拥着一群弯腰驼背的人,正前赴后继地在那胖子面前铺设平整的垫脚板。而在这胖子的身后,则跟着一串始终警惕地扫视四周的人。

张强又快速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梦境竟然如此清晰,稍加留意甚至能闻到空气中带着的某种奇怪气味。虽然奇怪,但这气味却绝对算得上是一种香味,甚至可以算得上是诱人了。

也在这时,那仰头走路的胖子得到了身后一人的提醒,忽然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张强,然后举起右手,机械式地左右摇晃了两下。身后的一人立即将一只喇叭放在他的嘴前面。「老百姓好。」那胖子发出的同样机械式的语句被喇叭放大,震动了整片空间。

张强只觉诧异,但毕竟只是梦,倒不至于惊慌,于是他也举起右手,开玩笑地回喊了一句:「老大好。」

不过那胖子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又继续发言:「我们正带大家走在一条光辉大道上,相信很快就能实现我们的伟大目标!」

张强看了看四周,几个围观的人都默不作声,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接着,那胖子身边的人开始鼓掌,那掌声经过喇叭的放大,变得无比热烈,几乎连土地也一并开始震动起来。

胖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再次挥了挥手,便又踏步离开了。

张强望了他们一阵,也注意到了那胖子与圣诞老人的另一个区别:圣诞老人通常面色红润,而那胖子只有一脸当权者和大资本家的颜色。「真是个古怪的梦。」张强想,但很快觉得厌倦了,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想要立马脱离这个梦境,因为他开始感受到下腹传来的紧张感,显然是将要排尿的征兆。

张强知道他是万万不能在梦里排尿的,因为梦中排尿时必然会在现实中引发同步的效果,这种事他在 15 岁时还曾在绝望级的尴尬中体会过一次。而现在他早已成年,要是再经历同样的悲剧,恐怕会让他羞愤至死。

他闭上眼睛,开始强迫自己醒来,就像在因被子沉重而历经噩梦后,神智已醒而身体未醒时强迫自己的大脑调用身体的运动神经。

他还未重新睁开眼就已经知道这毫无效果了,因为他未能体会到醒来时的那种真实感。初醒时的真实感包含一种类似突然走出雾境同时大脑瞬间载入所有真实记忆的感受,会让人在一瞬间重新建立起与过去记忆的连续性,既恍然若失,又似有所得。他现在所体会到的感觉就像是手臂上的某个地方受到了压迫而导致小指血流不畅而暂时失去了触觉一样,是一种失真感。

他再次闭上眼,开始绷紧全身的肌肉,但只不过让尿意更浓罢了,并没有让他成功醒来。

「怎么回事?」张强嘀咕说,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那样的触感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其实身在现实,但环顾四周,他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从何而来,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他掏了全身上下的口袋,没有找到他出门必然会携带的手机——那是他永远不可能忘记的东西。「这里果然还是梦啊!但为什么就是醒不过来呢?」

接着张强忽然意识到了另一种可能性——难道自己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已经陷入了永久的梦境之中?但不可能呀,张强还很年轻,身体健康,不应该这样就莫名其妙地变成植物人的。但人不都是突然之间就变成植物人的吗,像是因为突然而至的脑血管破裂或是宛如玩笑般难以预料的车祸?如果一个人成了植物人,那么在梦中撒尿还会出现现实反馈吗?但既然已经成为了植物人,在睡梦中撒尿想必就能够得到谅解了吧?但植物人会撒尿吗?张强不知道,他的生活履历中还未曾有过与植物人打交道的经历,而空想显然是无法得到任何结果的,何况在当前膀胱紧张的紧要关头,就连空想其实也无法真正做到,总是会被突然到来的便意所打断。

张强按着自己的腹部左顾右盼,似乎寄希望于某个地方能突然出现某个能帮他脱离当前困境的解决方案,比如一个指引、一个征兆、一声鼓励或是……一个厕所。他看到了一个厕所,大约离他不到一公里远,半隐藏在一栋二层的平方小楼后面,只露出一个「男」字。

张强嗯哼一声,同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走到那个厕所再释放自己,毕竟尿床多半已经无法避免,那么就在梦中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张强向前踏出一步,感觉似乎差一点就要渗透出来,还好他及时止步,再通过深呼吸控制住了自己。为了避免再次出现风险,他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血液在压力更大的血管中涌动让他的心跳不禁加快,也让他的前行变成了机械舞步,引来了些侧目与围观。

即便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之中,周遭之物都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但那些目光还是让张强感到更加困窘和紧张——紧张到让他觉得自己的肌肉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他感到脸部发热、头脑也渐渐有了些眩晕,但目标已经不远了,再坚持一下。他注视着那象征目标的「男」字努力前行,试图完全不去想象自己的前行方式在路人看来是多么奇怪别致。

「极限」

张强不知道究竟是这个词先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还是「男」后面那个「科」先进入自己的视野,但不管怎样,目标已经丢失了,而他也已经无法再继续坚持。在这一闪念之间,他觉察到了心脏的颤动,震得头皮发麻,四肢发软,心里发虚,毛发发痒,让他向前扑倒,伴着全身肌肉松弛后下身的一阵湿润和温热,那是他最后的感觉——畅快淋漓。


这是何伟在刑警队的第三个年头,已经耳闻过不少的离奇案件,但遗憾的是自己却从未亲身经历过。这偶尔会让他感到郁闷,但却并不忧虑,因为这就像自己的人生少了一个亮眼的注解一样,但不过就算再亮眼,也终究不过只是注解而已。但今天,当看到新湖街路边死亡案件的尸检报告时,他终于找到了可供自己在未来的人生中在不同场合充当谈资的离奇故事:一个身体健康的青年男性竟被尿憋死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