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虫斜会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 博客地址:https://www.czyouge.xyz 社交网络:https://mastodon.social/@czyouge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七)

蓝鲸问进

周辉纸羽降落在另一个胶囊状肿大结构上,然后便开始使用切割工具小心翼翼地切割该结构的表层。她切出了一个足够放进脑信号收发器的孔洞,并使用了切割工具自带的分子薄膜隔离结构内舱与外部真空。然后她向其中放入了十几个跳虫机器人,又把脑信号收发器塞了进去。和之前观察到的一样,创口在周辉纸羽禁止切割后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但此时物理世界的操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打入这个结构的系统内部,截获其中传递的数据和信息。

周辉纸羽的跳虫机器人在她的助理人工智能的协调下,将脑信号收发器安装到了肿大结构内舱中人类的后脑上的那种组织上。这套仪器随即也在助理人工智能的遥控下激活,向那连接人类后脑的组织与其中大约 20 岁的男人的颈椎注入了纳米探针。

周辉纸羽创建了一个信号共享链接,然后将其发送到了三人的通信频道中。

蓝鲸问进接入信道,看见了一阵乱码。人工智能应该还在学习目标人类的脑信号模式,这通常不需要太多时间。十几秒后,蓝鲸问进接受到了可以理解的影像和音频。

那是一个巨大性爱牢房。而这个大约 20 岁的男人显然就是这个幻梦中的性爱牢房的主人,一大群丰臀巨乳的富态女人正包围着他并不断地舔舐他,这些女人下身仅着一条若有似无的丁字裤,而且上身全都赤裸着,巨乳上还不时溢出雪白的乳汁。

那男人在女人堆中扭动,然后突然含着眼前的一只乳头啜饮起来。另一个女人则在他的胯下含住了他的阴茎,为他带来唾液四溅的口交。

这样的景象让蓝鲸问进颇感惊讶,他原本以为这些人类是被用作了生物计算机,却没想到他们原来竟在做梦。

「啊!」那大约 20 岁的男人突然大叫一声,如火山爆发一般喷射出宛若洪水的精液,同时所有的女人的巨乳也开始喷射乳汁。很快,这个性爱牢房就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这些液体冲垮了墙壁,覆盖了城市,最终包裹了整个星球。

那是一个宏大壮丽的场景,蓝鲸问进想这个男人可能是一个虚拟游戏场景架构师。然后他对这些数据进行了特征标记,分析了这些数据的传出模式:那些连接着这个男人后脑的类共生组织采用了一种类似人类神经元信号的传输模式,也就是说它完全没有经过额外的编码,几乎能完美地将这个男人的所思所想传递出去。在那个类共生组织中的纳米探针也对这一点进行了验证。但这些纳米探针也发现了另一个事实:这个类共生组织只会单向传递这个男人的思维数据,并不会向其发送任何信息或指令。也就是说这些触手实际上并没有使用这些人类的大脑,它们仅仅是在观看而已。也因此,由于没有反馈,蓝鲸问进等人也无法了解到这些信息究竟被传递到了何处以及目的为何。

「如果地球的十八亿多人都在这里,那就是十八亿个梦境。」蓝鲸问进自言自语说着,接下来就是思考原因了,人工智能永远不可能找到这种前所未有的难题的答案,他只能依靠自己或其他调查者的直觉。

「这个东西可能是在研究人类。」周辉纸羽回应了蓝鲸问进的自言自语。

「很有可能。」蓝鲸问进说,「人类对它而言也许与它对我们一样陌生。」

「它尤其感兴趣人类的梦,这很可能意味着它本身不能做梦。」赛森加入了对可能性的探索。

梦是人类的神经活动在主观体验上的投射,通常只有在人类感官输入降低后的睡眠阶段才会出现。蓝鲸问进想,如果一个生物无法做梦,那么可能是因为它不睡觉,总是对外界有着灵敏的感知,但这多半依然避免不了突如其来的类似于梦境的古怪想象;另一种可能性是这种生物或许根本就没有主观体验,也就是说这些触手所连接的东西或许根本就没有自我意识。蓝鲸问进在三人频道中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并总结说:「如果果真如此,那么联邦政府的外交计划可能无法成功。」

这时,周辉纸羽的机器狗已经重启成功,并移动到了周辉纸羽的身边。

「接下来,我们该绕到这些触手的后面去看看了。」周辉纸羽说。然后她离开触手之地一段距离,命令机器狗打开传送门,又发出了指令让传送门另一边的机器人送过来一个宽度 60 厘米但长度超过 10 米的传出门,接着从这个传出门中又传出了一个直径 10 米的圆形传出门。

在蓝鲸问进和林杰·赛森为周辉纸羽的「钞能力」而惊呆时,一架小型飞船从那个圆形传出门钻了出来。

「和平卫队怎么没有这种东西?」赛森问,他指的是微型传送门。

「其实有的,只是没给你用,少校。」周辉纸羽语带讽刺地说。

「发来传入门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赛森并不介意,「而且可以这样让和平卫队派遣增援。」

「所以我说过,不要惊慌。」周辉纸羽说着,同时向飞船飘去,「我的机器狗已经把所有信息都发给自由调查联盟了,如有必要,我们会请求和平卫队的帮助,但现在还早。跟我来。」


蓝鲸问进钻进了飞船进出隔离舱,舱门在他身后关闭。然后他与另外两人和机器狗一起等待隔离舱充气加压,覆盖在黑色的纳米防护衣下的周辉纸羽就在自己面前站着,蓝鲸问进忽然感到有一些紧张。加压很快完成,他们进入了飞船之中。

在安全椅中坐好后,他们各自的助理人工智能都将纳米防护衣收束隐藏了起来。然后辉纸羽命令自己的人工智能寻找通往他们面前的触手之墙背后的路径。飞船在收到指令后便立即向一个方向飞去,毕竟就算这些触手真的包含十八亿人,对飞船而言也应该用不了多少。果然,不过十秒钟,他们就到达了触手之地的边界。从边界的宽度和幅度来看,这片触手之地应该高 23 米直径为 4878 千米的超扁圆柱体,而在它的背面,亦是和另一面完全一样的触手和连接其上囚禁着人类的胶囊状肿大结构。

周辉纸羽命令飞船在触手之地上空巡游,检查其上是否存在不一样的区域,但最终一无所获,这个整体结构具有非常寻常的同质性!

「这些触手很可能是互相连接的。」赛森猜测说。

「但那样就毫无意义了。」周辉纸羽说。

「也许关键结构是在这堵高墙中间。」蓝鲸问进说。

「我也想要调查一下。」周辉纸羽说,说着便让飞船放出了钻探机器人。

钻探机器人脱离飞船,向触手之墙飞起。机器人避开了其中有人的肿大结构,降落在触手上,然后启动了钻头,开始向内推进。

一时间血肉横飞。创口处的触手更为剧烈地胡乱扭动,似乎是对侵害的条件反射。

不到一分钟,钻探机器人就到达了触手之墙的另一面,飞船也随即给出了对它实时回传的数据的分析结果:除了触手和末端的肿大结构,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这些触手可能是分布式结构。」蓝鲸问进说,「类似于章鱼或比特币网络。」

「这种结构将所有人的大脑或梦境连接起来的目的可能是什么呢?」赛森说,「如果认为这种机制类似于章鱼,那么这些触手和人的整体结构也许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如果类似于比特币网络,那么它们可能是想要实现某种共识,比如创造一个共同的梦境?」

「很好的直觉思考。」蓝鲸问进说,「也就是说其中的每个人可能都是一个节点,但是考虑到梦境数据是从人脑向触手单向传输的,那么各个节点之间其实就不存在互动,共识也就绝不可能达成。」

「确实如此,不过我们检查过的样本还很有限,而且各个节点也可能是分时段单向传输。」赛森说。

「不是的。」周辉纸羽突然说。

「什么?」蓝鲸问进希望她详细说明。

「这些触手、那座塔、消失的地球人,这些都不符合我们了解的常识,我觉得我们也不能基于人类已经了解的东西来推测它。」周辉纸羽说,「光是它无引力作用这一点就违背了我们已知的物理法则。其实我们调查越深入,我就越感觉我们目前正处在一个『缸中之脑』中,这一切都只是幻象。」

「你认为我也是幻象吗?」蓝鲸问进问,但不是质疑。

「我不知道,你是吗?」周辉纸羽。

「我觉得不是。」蓝鲸问进说,「但假设存在一个强大的模拟系统,连我的自我意识也能完全模拟,我又将如何知道我是原本的我还是模拟的我呢?」

「这样说来,其实这个想法也毫无意义,因为我们永远也无法证实或证伪,毕竟你也可以说证明过程是模拟的。」赛森说。

周辉纸羽突然笑了起来:「我们真是三个臭皮匠。」

「什么意思?」蓝鲸问进问,他不知道什么是「臭皮匠」。

「这不重要。」周辉纸羽说,「自由调查联盟已经派遣了新的实验调查团队,他们正在这些触手的另一面,相信我们很快能得到更详尽的分析结果,现在让我们的大脑放松一下吧。」

「我需要跟和平卫队联络。」赛森说。

「我忘了你是个少校。」周辉纸羽说,「你请自便,这艘飞船两个小型登陆飞机,你可以使用它们。」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五)

消失的地球人:蓝鲸问进(六)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