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游戈

故事创造者,言论自由,博客(ZeroNet)地址:http://127.0.0.1:43110/1FoczfX4tQXssoZKaLtyfp5PJ1iMi4rYsE/

绝食

發布於

九月十五日,一个用户名为「普通公民4937」的账号在微博上被创建,随即便发了一条微博:「我将在十月一日绝食一天。」然后这个账号又显然胡乱地关注了一大批账号,直到操作受限。

起初,完全没人注意到这个账户和那条微博,直到某几个被关注者突然想要看看这个头像为一根油条和一根香蕉的新关注者的时间线时,变化也就随之而开始了,因为其中几个账号背后的用户似乎从这条简短的微博中感受到了某种情绪并在该情绪的影响下决定转发它,甚至还有一个账号表达了将会采取同样行动的做法,他转发并评论:「我也来。」

有一个理论,说的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关联中间只隔着五个人,如果超过了,那就是没找对路径。

这条微博也由此得到了新一轮的曝光和关注,也在此时开始出现了反对和质疑的声音。那些声音毫无新意,但就像夏日傍晚群聚的蚊虫,使人心烦意乱,甚至狂暴愤怒;也或许,那正是那些声音的来源想要收获的效果。

一条讨论写道:

博主居心叵测,不过我喜欢。

另一条讨论说:

绝逼是狗日的香港台湾废青,舔你美国爹的屁眼儿!滚!滚!滚!

还有一条讨论说:

在国庆节当天这么搞~虽然没说原因,但大家都知道原因,肯定是表达钪&义】咯、、、、开门,查氺彪

又有一条新开的微博写道:

好像有点意思,算我一个。// 我将在十月一日绝食一天。

这条新开的微博收到了 89 个转发和 64 个评论之后,「绝食」一词在微博上被禁,「普通公民4937」微博账号以及发上述微博的账号也同时消失,相关微博的痕迹也在这个平台上被大范围抹除。

当然,自汉语还不叫汉语时的始皇帝焚书时代以来,汉语已经被审查了两千多年,在审查面前自有它的一些韧性。

在自动化程序的疏漏和工作人员或有意或无意的忽视中,#今年国庆不吃饭# 竟然在「绝食」一词被禁之后刚 24 小时突然登顶微博热搜榜榜首。三分钟后,该热搜词被撤下。之后不到半小时,#国庆不恰面# 又挤进热搜榜第六位,与此同时排在第十位的是 #十一无面包#。

之后不到五分钟,微博热搜榜被重新编辑后固定下来:

  1. 总书记国庆演讲
  2. 给祖国做个生日蛋糕
  3. 中国生日快乐
  4. 国庆节快乐
  5. 我和我的祖国在一起摄像大赛
  6. 长假哪里玩
  7. 国庆宅家做美食
  8. 为祖国献声
  9. 总书记慰问军人
  10. 家乡的美食

但即使没有热搜榜,讨论依然在继续,并蔓延到微博之外,微信朋友圈,潜入已不对新人开放的饭否并在百度贴吧、虎扑社区被用替代词汇热烈地讨论着;当然这些讨论也翻越了网络长城,融入 Twitter、Facebook 和 Reddit,并以文章形式出现在 Medium、Matters 以及各式博客中。亦有繁体中文用户跟风参与,表示将在十月一日以絕食抗議中共。很顯然,在沒有言論審查的地方,意見的表達會遠遠更加直接和簡單。

不过一如既往地,总有一些似乎精力无限的小粉红账号在睡觉之外的几乎所有时间进行谩骂和发送言语攻击。也有一些自称理中客的账户在呼吁不要被舆论误导,因为绝食必然会导致能量供应不足,也就会导致贫血,如果严重的话甚至可能死亡,所以绝食就等于死亡了,更何况还存在政治风险,所以还是不要绝食吧,或者至少不要说出来自己将会绝食。

不过大概因为理性行为本身就隐含着政治立场,于是似乎更受欢迎的理性言论是「科学绝食方法」。那张来历不明的标题为「年轻人的第一次绝食」的绝食教程图片被下载和保存在了很多设备之中并将被很多人遵照实践。

时间是不等人的,它甚至不会费神去区分圣人、罪人和庸人,结果是一场无可避免的民间自发的分布式绝食抗议活动,它将发生在人们的卧室和客厅,是权力在大多数时候还鞭长莫及的地方。

遵照近些年来「同意扣 1,不同意扣 2」的传统,人们开始使用这个排在第一二位的自然数表达自己的意见。而在铺天盖地的 1 下,有政府官员终于忍不住发表了评论:「十一不吃饭就是反党反国家!极其可耻!」不过其实似乎也没多少人在意,因为大多数人早就不觉得那是可耻的事情了,若说什么是真正可耻的,被资本浸润的他们多半会说是贫穷。

不久之后,不知道哪里来了一个提议,说是要在十一当天往每家每户派遣监督员。如果有绝食的,便要扣除信用分,从此变成二等公民或描述更准确的「二等韭菜」。但很显然,这个提议自然是难以有效施行的,毕竟就算加上粉红色的志愿者,也不能保证每个家庭都分配一个警察或监督员。

然后自然是又有了新提议:各街道办应在国庆当天组织辖区内人员吃长寿面,一来为祖国庆生,二来保持大家都至少吃一口食物;若是难以施行,也要派人挨家挨户监督,要亲眼看到每个人至少吃一口食物才行。这个提议看起来就实际多了 ,一个监督员一天就能查完两栋楼;不过由于监督员也需要互相监督,所以还是要两个监督员一组。但可想而知,由于旅游和假期补觉的情况显然是存在的,所以这种做法的实际效果难以得到保证。

不过,已在监视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的中国人自然能找到解决方案。最终定案的措施是微信打卡:首先建立有效的责任问责机制,确保学校、企业、事业单位都有相应的专门负责人;在十月一日当天,每个人都要拍摄自己吃食物的视频并发给有关负责人,这些视频会集中存档,以便清查绝食者(因疾病禁食除外)或未发送视频的人。而至于这些被清查出来的人将面临何种处罚,公告中并未明确说明,仅给出了极具震慑力的「后果自负」。

这个机制将责任转移给了企业和学校,以韭菜的饭碗和学业进行威慑,所以显然行之有效,尤其是当韭菜之间难以有效沟通且又彼此不互信时。

十月一日,微博和微信上分享着各地的丰富美食以及人们享用它们时的愉悦欢欣。

另一些人则拿起了手机,打开视频录制功能,在镜头前做完「被迫进食」的无声口型之后,开始表情痛苦地吃喝苦味食物,有苦瓜、苦丁茶、柚子皮、无糖咖啡、中药材……一个名叫「普通弓鸣4938」的快手账户甚至进行了一场主题为「正能量美食」的直播,他说这场直播的目的是通过行为艺术为祖国庆生,然后穿着手写了「不得不吃」字样白色短袖衫的她在被禁播且销号之前在镜头面前边吞边呕地吃了半坨狗屎。后来有未经证实消息称,那坨狗屎是真的狗屎,而且她/他最后终究还是把那坨狗屎完全吃了下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